周一,就听说安盈进了医院。

    这礼物他就一直没有送,想着今天安盈出院再送给她的。

    可是现在,他的礼物跟沈墨的一比,似乎真的是太小儿科了。

    他将自己买的那份礼物紧紧的捏在手里,面色很不自然。

    苗若兰一跑进来,就看到屋子里有一个消毒柜,她腾腾腾的跑过去,也不知道把什么东西塞了进去,然后打开了消毒柜,这才笑眯眯的跑了过来。

    她歪着头看着陆天磊,“唉,你不是也给盈盈买了生日礼物嘛,怎么不送哪?”

    陆天磊很不自然的说:“我,我哪里有给她买礼物啊,没买。”

    “唉呀,我都看到你买了,你上课的时侯还拿出来看过了,你拿着那个红色丝绒面的盒子在傻笑呢,快拿出来。”苗若兰嘻嘻的笑着,要从陆天磊手里去抢。

    陆天磊有些暴燥的道:“你上课不好好听课,你偷看我干什么?”

    苗若兰瞪大眼睛,“我哪里偷看你了,我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看你好吧。”

    “你光明正大的看我做什么?不是,主要是,你看我做什么?还说要好好学习,你上课不好好听课,你瞎看什么呢?”

    苗若兰就哈哈的笑了起来,“你当我想看你啊,你上课就跟个傻逼一样的,把那盒子都能举到自己的脑门儿上了,还怪别人看你啊,你去问问班里的同学,谁特么没有看到。”

    陆天磊:“……”

    安盈在旁边看着他们俩斗嘴,弯唇轻轻的笑着。

    沈墨则在那里收拾东西,拉着安盈坐到了沙发上,递了她一杯热水,“该吃药了。”

    安盈接过水和药,看也没有看,沈墨递什么药给她,她就吃什么药,他递多少,她就吃多少。

    她就是这么信任沈墨。

    吃完药,安盈走向陆天磊,站在他面前伸手,“拿过来。”

    陆天磊耳朵都红了,干干的说:“拿什么来啊?”

    “礼物啊,这么多年,我的生日礼物,你都欠下来了,这一次的礼物你还不舍得给,真是太小气了。”安盈淡淡的说道。

    陆天磊急着解释,“没有,我不是不舍得给,只是……”

    他抬头悄悄的看着一眼沈墨,发现他并没有往这边看。

    他居然在帮安盈把衣服往衣柜里挂。

    他从来都不知道,沈墨竟是这样一个居家必备的好男人。

    他轻咳了一声说:“下次,下次我再送你……”

    话还没有说完,被他捏紧在手里的那只盒子被安盈抢了过去。

    她轻轻的打开盒子,看到里面躺着一对很漂亮的耳坠子,翠绿的翡翠镶着金边。

    看起来很漂亮,也很富态,可是安盈却觉得有点不适合她。

    不过安盈也没有好意思说出来,只是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笑了笑说:“很漂亮,应该很贵的吧?”

    确实,陆天磊这份礼物可是花了三千八百多块钱买的,当时他把他的压岁钱都拿出来了,可是还差了一点点,他还向爸爸借了一些。

    当时爸爸盘问了许久,他说的理由爸爸都不接受,后来他只能实话实说,说是给安盈买礼物,爸爸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很快就把钱打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