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神武仙兵 > 第16章 吸血
    第16章  吸血

    小胡点点头,道:“是的,封掌门好像就是这么说的。”

    谢璧皱眉道:“好像?”

    小胡想了想,正色道:“他就是这么说的。”

    谢璧道:“你确定?”

    小胡道:“绝对确定,因为我耳朵好使,我的耳朵真的好使。晚上睡着了,我还能听见我家猪圈里的老母猪跟一头很白……”

    谢璧冷声道:“行了!封掌门在哪儿?”

    小胡道:“他的尸体应该还在八号宿舍,刚才……”话未毕,谢璧飞身上了楼梯。

    小胡望着谢璧离去的身影,咋舌不下,道:“好厉害的弹跳力呀,世界锦标赛的撑杆跳冠军也没此人这么潇洒利落呀,莫非这就是传说中踏雪无痕、踏地如云的轻功?”

    不知为何,黄芸乍听到“吸血鬼王”这名字时,眉头皱了一下。她见谢璧上了楼,显是怕他有失,赶紧飞步赶去。孰料,小胡拦住了她的去路,悄声道:“姑娘,月黑风高夜也是杀人夜,我已经见过杀人的了,太变态啦!变态啊!你还敢上前?以我之见,你不如趁早回家洗个热水澡,然后……”

    黄芸不待小胡说完,便推了他一把,叱道:“滚开!”随即脚下一点地,拔身上了二楼。

    小胡一见之下,登时瞠目结舌。这时,那总裁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头,轻声道:“傻眼了吧?怂了吧?你还想勾引人家黄花大姑娘呢,没想到人家才是个真正的汉子吧?服了吧?自己能吃几碗干饭,得好好掂量一下,我都替你面红耳赤!”

    谢璧飘身上了二楼,随即推开了八号客房的门,一眼望去,不禁心中一凛。但见满地都是鲜血,夜风吹来,浓浓的血腥气息弥漫开来。血泊中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头发散乱,看不清面目,但却看见了颌下的一丛灰白胡须。

    谢璧疾步上前,俯身一看,便是“啊”地一声,神情讶然,但又透着几许震惊。这人赫然是先天无极门的掌门封力,但见他脸色苍白,双目暴突,显然临死之际还有些疑惑或是惊骇,竟是死不瞑目。

    谢璧伸出手,替他合上了眼,一探鼻观,触手已是冰凉,显然封力早已死去多时。他长叹一声,蹲在地上,半晌无语。

    须知,封力武艺高强,早在年轻时便已威震武林,壮年时期开创了先天无极门。门下弟子众多,俨然可与武学正宗的少林派并驾齐驱,可谓是名动江湖的一代武学大师。虽然江湖上卧虎藏龙,能人辈出,但无论你怎么算,他也是当世十大高手之一。今夜,他居然惨死在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上,且毫无还手之力,总难免让人心生感慨。

    就在这时,黄芸迈步走了进来。谢璧站起身,道:“别看了,我们出去吧!”

    黄芸道:“什么情况?”

    谢璧叹一口气,道:“别问了,总之太恐怖了,我怕你看了,晚上会做噩梦的。”

    黄芸道:“没事,最近一段时间,晚上我老是做春梦,还从未做过噩梦呢,不知为何!”

    谢璧又叹一口气,勉强笑了笑,道:“哪个少女不怀春,这很正常。只是,封力真的死了!”

    黄芸似是吃了一惊:“死了?死透了?”

    谢璧点点头,道:“死得一口气都不剩。唉,他再也活不过来了。没想到他这么要强的一个人,才刚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就……就撒手人寰了,想来真是……”

    黄芸接口道:“他还不算很老呀,咋就这么想不开呢,真是的!即便他真的不想活了,也该想一下老婆孩子撒。唉,他这光棍脾气,真是谁嫁给他谁倒霉!”

    谢璧苦苦一笑:“黄姑娘,难道此时此刻你还看不出他是被杀的吗?”

    黄芸秀眉一蹙,惑然道:“被杀?怎么,他不是自杀的?难道……难道那店小二小胡说的是真的?哦,太恐怖啦!”

    谢璧道:“嗯,的确很吓人。你一个弱女子,住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很不安全的,我是强烈推荐你赶紧回家!”

    黄芸笑了:“回家?这黑灯瞎火的……要不你送我回家吧,好不好嘛?”

    谢璧摇摇头,道:“不行,我还有事呢!”

    黄芸道:“这里这么阴森恐怖,你还要留下来干什么呢,我看还是走吧!”

    谢璧又摇摇头,道:“吸血鬼王作恶多端,今夜让我遇到,我绝不会轻饶,一定要为封掌门讨个公道。”

    黄芸忽然眉头紧锁,低声道:“这吸血鬼王到底是什么来路?”

    谢璧长叹一声,道:“此人才出道不久,但已残害了十几位武林同道。而且,他们之间并无恩怨。据江湖传言,此人在修习一种极其歹毒的武功,唤作‘天吸魔功’,专门吸取对方的内力和武功,江湖中人一提起来,俱是谈虎色变,却偏又找不到此人的老巢。因为,江湖中无人见过此人的面目,更无人知道他栖身何处,他……”

    黄芸截口道:“既然无人见过他的面目,他又怎可能会害人呢!道听途说的事……”

    谢璧道:“见过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黄芸“哦”了一声,微一沉吟,又道:“这……此人叫什么名字?”

    谢璧叹道:“不知道。众人只知道此人喜欢吸食对方的鲜血,跟传说中的吸血鬼似的。也许这就是他修习那邪门功夫的必经之途吧,这也成了他的人物标签,所以江湖人便送了他这么个奇葩的诨号。”

    黄芸点点头:“原来如此!吸血鬼王?一听这外号,就知道此人很张狂啊!”

    谢璧道:“没错。再狂的家伙,我谢某人也见识过,但我还真没见过他这么狂躁的!”

    黄芸不禁一怔,道:“怎么回事?”

    谢璧突然一拍桌子,冷声道:“他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谢某人的眼皮子底下作案,简直没把我谢某人放在眼里。若是让我找到他,必将他彻底铲除!”

    黄芸吁了口气,走上几步,挽住谢璧君的胳膊,柔声道:“璧哥,你别这样行吗?”

    谢璧一愣,满脸诧异,道:“你帮这厮说话?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黄芸啐了一口,娇嗔道:“璧哥,你说什么嘛,人家的心里只有你!我只是不想你跟别人打架,我不想你受伤害!”

    谢璧眉毛一扬,道:“怕个毛!我是谁?剑神,你知道吧?那就是说的我,我怕谁?!”

    黄芸柔声道:“我知道你很有本事,可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强中自有强中手,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谢璧很认真地道:“我不怕。”

    黄芸嘟起小嘴,娇声道:“我怕嘛。”

    谢璧叹一口气,道:“你们女人就是这么胆小,真是个胆小鬼,有我在这儿呢,你怕个球!这样吧,你先回房歇息,我去查看一番。”

    黄芸撒娇道:“不行,人家怕嘛。我一个人在房间里,万一那吸血鬼……”

    谢璧“哦”了一声,道:“明白。那你就留在我的身边,哪里都不要去,我保证你是安全的。”

    黄芸鼻子里发出一个字:“嗯。”

    谢璧又道:“那吸血鬼王……”

    黄芸忙道:“璧哥,夜已深,请不要说鬼,我害怕怕!求你啦,不要离开我好吗?”

    谢璧沉吟道:“那……好吧。”他在房中来回踱了几步,忽道:“封掌门虽然死了,但血液还未凝固,看来吸血鬼王就在附近,我必须出去看看!”

    黄芸正要开口,忽听一人叫道:“谢大侠,你在哪里?快出来呀,出事啦!”语声急迫。

    谢璧当即一个箭步,掠到门外,只见院子里站着十几个人,有那总裁和店小二小胡,还有几个也是这客栈的伙计。当先一人居然是黄夔,那声叫喊便是他发出的。

    黄夔见到站在楼梯口的谢璧,连连招手:“谢大侠,小谢,你快下来呀!”

    谢璧不禁一怔,道:“出了什么事?”

    黄夔道:“你别问了,十万火急,大事不妙啊!”

    谢璧没再说什么,脚尖一点地,飘身落在院中。紧接着,黄芸也跃下楼来。

    黄夔疾步上前,神情有些惶遽,颤声道:“谢大侠,我要告诉你一个噩耗!”

    谢璧心头突地一跳,沉声道:“到底什么事?!”

    黄夔道:“你知道先天无极门的封力吧?”

    谢璧道:“知道呀,怎么啦?”

    黄夔道:“就是在这家客栈外我们遇到的那个独臂老人,我还送给他了好几两散碎银子呢!”

    谢璧忽然有些不耐烦,道:“封掌门呀,我当然晓得了。老黄,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黄夔脸色一黯,凄声道:“他……他死了!哇,封掌门呀,你为什么说死就死了呢,你活着呀。呜呜……你死得好惨啊,我真是心如刀割……”

    “好了!”黄芸忽道,“黄大侠,封掌门已经死去这件事,我和璧哥都知道了!”

    黄夔狮子眉一蹙,道:“知道了?那……那你们为何不说呢,你们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呢?!”

    黄芸脸色阴沉,突然说出一句很奇怪的话。她道:“黄大侠,封掌门为什么会死?”

    黄夔闻言却并未惊讶,只是叹一口气,道:“有些人是必须要死的,这就是江湖!”

    黄芸沉声道:“哦?”

    黄夔道:“世上有一种死法叫做死得其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他的死能对别人有利,他的死去就是值得的,对吧?”

    黄芸张了张嘴,却终未说出一个字。

    谢璧忽道:“封掌门一生致力于武学的研究和发扬光大,勤勤恳恳,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更没有过真正的仇家。死在他剑下的都是些恶贯满盈之徒,他一怒拔剑是为了伸张正义,而没有私心,所以他是好样的,他是个烈士!老黄,你刚才说他的不幸死去对人有利,我倒想知道会对什么人有利呢?”

    黄夔微微一笑:“这还用说么,当然是吸血鬼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