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终浩劫 > 58.最后一堂课
    刀社之外,围聚着城中的居民,水泄不通。

    今晚谁都无眠,毕竟若是没有满足盗匪的要求,明日攻城就在所难免,而之后会发生什么事,自然是谁都明白。

    “夏大侠,拜托您了。”

    “夏师,还请您为了我们考虑啊。”

    “夏大侠,我会为您立长生牌坊,每日烧香拜佛,佑您平安。”

    “夏师,您是聪明人,要知道形势逼人,何况您功夫绝顶,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

    刀社外,哀求的哀求,哭泣的哭泣,拖家带口的站在夜色里。

    而无邪刀社中,不少弟子的家人亦在其中,他们只能悄悄站到阴影里,一言不发。

    而有些则也反过来劝说自家社长。

    唯独原本极组,以及与夏极亲近的几个弟子此时静静站在自家社长身侧。

    林绝无,李无欢,宁中雀,还有几人也是一只手可数。

    他们站在一起,仿佛站在惊涛骇浪之中,任由劝说的声浪一波又一波的侵袭、袭来。

    凭什么?

    夏师为你们付出了多少?

    你们竟然厚颜无耻的要求他再去送死?

    以一人的性命,换取你们所有人苟存于世。

    站在夏极身侧的几名弟子,心境都开始发生细微的变化,若说之前修习了辟邪刀法,只不过是技艺上的凶残,这一次,则是心灵的变化。

    这些日子,往事历历在目,他们为这座城付出了多少,自是不必言说。

    可是现在所得到的竟然是这般的回报?

    “师尊,您不可以去。”林绝无突然开口了,他声音冰冷。

    他才刚说一句。

    远处就有不少人张口道:“林大侠,你这说的什么话,你们武艺超群,高高在上,若是盗匪攻城,自然有机会存活,可是我们拖家带口,上下老小,可是一个都活不了!”

    “就是。”

    “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林绝无突然哑然了,他看到那一张张火光里的冷漠脸庞,不知为何突然心里升起一股恶心的感觉。

    他心底突然生出一股冲动,那就是拔刀。

    心即是刀,他已经开始慢慢领悟属于他自己的刀意。

    所以,竟不自觉的将手握向了腰间的刀柄。

    他要拔出那把漆黑的刀。

    唯独斩出,才能令心中的恶心消失。

    但他的手背被轻轻拍了下,而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林绝无一惊,猛然侧头,却看到夏极的脸庞,那张脸明亮、干净、怀着风云、天下的无双气概。

    夏极环视了一圈此时还围绕在自己身侧的弟子,唔...表情都很不错,瞧这些模样,似乎是距离入魔不远了。

    懂得顺从自己的心意,而不再管大是大非,不管善恶,就差不多了。

    他决意顺手再加把火,为可爱的弟子们除去最后一道羁绊,于是叹息道:“他们只是手无寸铁的百姓。”

    说罢,他就踏下了台阶,扬声道:“备马,我无需人送,自会出城。”

    人群里立刻又是千恩万谢。

    然后紧紧随着那黑袍少年,如同潮水般推着他往东城门而去。

    只留下那悄然站立的几人。

    沉默无言。

    “手无寸铁又如何?”林绝无突然道。

    “百姓又如何?”他再次自言自语的问道。

    他转头看了看宁中雀,看了看李无欢,看了看其余的几个弟子。

    他们尽管沉默,但眼神却是都极其相似。

    那是压抑着,被心底“从前根深蒂固”的什么所压抑着、束缚着,而无法动弹,但是他们此刻却在尝试着挣脱。

    虽然挣脱之后的世界,也许是黑暗、血腥,或者甚至是入魔。

    但是,这一刻,他们却不在乎。

    看着老师被押走,送往城外如狼似虎的盗匪。

    “草!”林绝无嘀嘀咕咕的怒骂了一句,然后手握刀柄,就要追过去,但他才走了两步,就被李无欢拉住了。

    林绝无回头,眼神露出疑惑和厌恶之色,“你读书读傻了?竟要拦我?”

    李无欢瞳孔里露出极其复杂的神色,他幽幽叹了口气:“我们能做什么呢?”

    他瞧向社长所去的方向,捏紧了拳头:“大势所趋,我们太弱小了,什么都做不了啊!而且师姑腹中怀子,与其将卑微之身追随而去,做飞蛾扑火之姿,不如苟且偷生罢了。”

    说到“苟且偷生”四个字,他长长叹了口气,一行清泪竟从双颊流下。

    三人,以及几名弟子陷入了死寂。

    林绝无咬了咬牙,手臂甩动,挣脱了李无欢,然后头也不回的向着城门而去。

    李无欢仰着头,蓦然哈哈的笑了起来,他突然想喝酒,喝的酩酊大醉!

    去你妈的功名,去你妈的黎民苍生!

    他拖着沉重的身子,隐入黑暗的巷子。

    几名弟子相继离去,似乎各自醒悟,各有去处。

    只剩下宁中雀一身白袍,带着疲惫的神色站在无邪刀社前。

    她伸手轻轻抚摸过刀社门上的铁环,轻轻扣动,发出夜晚里刺耳的响声,惊心动魄。

    “我所想守护的,一直守护的就是你们吗?”她静静反问着。

    远处,人群如潮,推着潮头之人不得不出城。

    但那人却端的潇洒无比,丝毫没有孤身赴死的觉悟,他将腰间之刀抛开,然后一人一马,扬着鞭,没有丝毫做作的出了城,在众目睽睽下,向着远处如山成海的盗匪聚集之地而去。

    悠闲的,仿佛只是去往春日山水间游玩,踏马漫步。

    而此刻,破败城墙,黑暗的角落里,林绝无双手死死扒着墙壁,看着那孤单的身影。

    啊啊啊!

    他突然发出伤兽般的咆哮,拳头骤然捏起,也不运内力护住,重重砸在了冰冷的墙上。

    嘭!嘭!嘭!

    一拳接着一拳,他似感受不到疼痛般,低着头,瞪着眼,将刀扔到脚下,重重踩着,而手却是丝毫不停下这连番轰击的动作。

    直至,城墙上的冰冷岩石留下了血拳印,他喘着粗气才停了下来,双手垂下,而两只手早已稀巴烂。

    他蓦然一脚踢飞脚下的刀,瞧了眼已经不见的身影,以及似是欢欣而舒气的人群,嗤笑一声,面无表情的向着更深的黑暗走去。

    林绝无,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