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328节:雪线Ⅳ
    罗尼斯坐落在莫格斯丘陵地带,正好压在雪线以北,这座城市在第三次开放时代之间一直默默无闻,直到第三次开放时代,两位传奇草原精灵法师从这座城市中走了出来,他是外乡人,她是原住民,本来默默无闻的两人结伴而行,那是sT1672年,东大6自第二次开放时由玩家们统一的国度因为信仰与阵营取向的原因走向分裂,北方的莫格斯高举良善与秩序之旗,曾经的莫格斯王族,当时的莫格斯大公爵决定与南方那些混乱的亲戚分家。

    “莫格斯人从灰暗年代开始,就不屑与邪恶和混沌并肩而行,这个帝国已经陷入了自毁的倒计时,让它们毁灭它们自己吧,莫格斯人将按照盟约,重新举起莫格斯的凤凰旗!”

    在统一的帝国建立时,莫格斯帝国与中央帝国有过盟约——如果中央帝国能够保持守序和善良之道,那么莫格斯就是最忠诚的公爵领,而如果有朝一日莫格斯人见证了中央帝国的偏移,那么莫格斯人将再建国度,与中央帝国割席而坐。

    于是莫格斯帝国与同样选择执行神圣盟约的金丝雀王国走到了一起对抗中央帝国的权威,战火点燃了,第三次开放时代是外乡人与原住民的舞台,没有什么邪神入侵,也没有什么亡者之潮,人与人之间或是执着彼此的信念与理想,或是忠于彼此的**与本能,最终选择结伴而行或是挥剑相向。

    这两只草原精灵就在这种背景下默默成长,直到在中央帝国讨伐作战的雪线战役中,她们与她们的草原精灵法师团大放光彩,他和她所在的法师团对抗着中央帝国的狮鹫骑士团和法师团,一次次的危险的战斗之后,他和她总能够活着归队,渐渐的他与她的爱情开始在整个法师团和联军流传,这份爱情历经六年,很多法师团的玩家到最后都在有意无意的在战斗中掩护起两位——他与她之间无垢的爱情。已经成了很多玩家最想守护的存在。

    但是在决定南北方命运的悲泣平原战役中,他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给她创造了一个击毁中央帝国浮空炮船的机会,而她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击毁了两条中央帝国浮空炮船……为战役的胜利牺牲了一切。

    她的名字叫‘塔塔图.冷杉’,一个尖耳朵的草原精灵原住民。他的名字叫‘欧艾.奇布林’一个方耳朵的草原精灵外乡人,他与她的事迹传遍了整个北方联军,至少有十位传奇牧师为之祈愿,无数玩家献上了大量的财物与材料,只是想复生这对爱侣。让他与她之间不留遗憾。

    最终无名氏面对万千信徒的祈愿,欣然为他与她重铸了躯体并复生了他与她,而在第三次开放结束的时候,‘塔塔图.冷杉’的意识被剥离成为一个义体aI,她与他的爱情最终修成正果,而他与她的雕像也坐落在整个城市的中央。

    这是无数后来的玩家情侣来莫格斯时必定参观的景点,罗尼斯的仓库区位于城市的东部,是整座城市中最高的一部份,在仓库区的西侧围墙上正好看到城市中央广场,正好可以一览无余。

    因此玛索和悠久的出现完全没有引来任何好奇的关注。就连那些仓库门前的玩家们也只是看了一眼猫崽与姑娘儿,觉是生面孔之后立即为两位脑补上了观光客的身份——没办法,这样的场景见的太多,以至于本应该是闪光弹的场面都变的没有了杀伤力……也对,那座雕像存在的本身就是有情人对单身汪的无声血虐,以至于在有些单身汪的眼中,它的存在就是一种恶意的延展。

    “玛索,你怎么想到的这个办法。”搂着猫崽胳膊的悠久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在论坛那边找到的情报,他们说不下雪的时候会有更多的观光客。”玛索如实的回答道——没有错,论坛上的确有这方面的情报。而且还是阵旧消息,毕竟这已经是第五次开放了。

    “一路走过来,我们现了六个‘愤怒刀锋’的成员看守的仓库,看他们如临大敌的样子。我觉得不像是在做样子,如果仓库里没有大量的物资,玩家们是不能如此紧张的——不是任何的演技都能如此逼真。”悠久和玛索交流着私人截图:“不过我们现在还是无法确认仓库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要不要留下一个岗哨图腾来观察一下?”刚说完,悠久又推翻了她的想法:“不行,岗哨图腾这种东西如果被城卫兵现。我们会有大麻烦……要不,我们去那家店里喝点热饮,坐在二楼那边观察一下怎么样。”

    顺着她的指引,玛索看到了仓库区边缘的那座三层小楼——‘不会动的时间’,满是文艺气息的店名,似乎还是一个咖啡店。

    “好吧。”考虑到观光也不可能站在风雪中几个小时,坐在店里观察是一个更好的办法。

    事实告诉玛索这是一个好办法——那些玩家看到自己和姑娘儿搂着胳膊走向那个咖啡店,其中几个露出理所当然的笑容,这才像是一个真正的观光客不是吗。

    “欢迎光临,两位,你们要些什么呢。”咖啡店的店长是一位原住民草原精灵女性。

    “一杯热牛奶。”玛索做为一只猫,自然也应该选择适合自己的饮料。

    “一杯牛奶咖啡,热的。”悠久的选择有些大人气息,只不过猫崽觉得……算了,不作死就不会死。

    在草原精灵店长指挥着猫姑娘店员准备饮品的时候,玛索和悠久来到了二楼,坐到了临窗的空桌上,二楼除了猫崽与姑娘儿之外,还有一位大地精灵,这位穿着睡袍的大个子站在一个画架之上,似乎正在作画,玛索和悠久一上楼,他转身看了一眼两位,然后就继续起他的工作。

    “这个家伙是谁啊。”开启了私密对话,悠久皱着眉头对着玛索说道。

    “我看过论坛了,据情报说,这个大地精灵才是这家店的店长,楼下的草原精灵是他的夫人,这家伙是一个非常执着于作画的艺术家,平时没事就在二楼和三楼作画,整家店都是他的夫人在支撑,幸好饮料好喝,生意不错,想来不会让大艺术家吃不饱饭。”玛索说出了这个家伙的情报。

    “你这么一说,看,这家店的墙壁上的画……不会都是他画的吧。”

    “没错,就是他画的。”悠久的疑问获取了玛索的立即回答,猫崽端起牛奶抿了一口,觉这牛奶放了一些蜂蜜……真是有些甜腻腻,但却正好是猫崽可以忍受的地步。

    而悠久环视了这家店,最终在一幅画前停下了视线——这幅大型油画上一只猫崽和一位人类女性,他和她都是正对画面,她坐在椅子上而他站着,两人都穿着日常便服,从画面上看女性似乎有了身孕。

    两位笑的非常开心,似乎是在等待着新生命的降临。

    “真是……有些夸张的配对啊。”悠久有些感叹于公猫崽配人类女的配对,她扭头看了一眼眼前猫崽……又看了一眼画作上的猫崽。

    啊,耳朵里的白色绒毛,尾巴上的白尖,看起来就像是父子一样,只不过悠久觉得这两位绝对不是父子——玛索的丹凤眼很明显,而画作中的小猫人并不是,而且这个女性也不是。

    也是啊,白绒毛和白尖虽然少见,但也不是什么万中无一,至少艾琉克他们的大哥,不就是这种外表吗,真是少见多怪了呢,悠久。姑娘儿想到这儿,将注意力收回,她端起了自己的牛奶咖啡喝了一小口,觉里面加了麦乳糖精的姑娘儿非常满意于这种甜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