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仙界律师 > 第249章 诸子百家最终的胜利者(5K大章求订阅)

第249章 诸子百家最终的胜利者(5K大章求订阅)

 
    “大王,你的意思是?”

    “这种假死脱身的把戏,也敢在孤的面前使,孤最烦别人侮辱孤的智商。”

    “真的是这样吗?”

    先前东君从未有过这种联想。

    但有些事情,是真的不能说。

    一旦说出口,就会越想越感觉有道理。

    东君此刻就陷入了这样的状态。

    “如果东皇的身份真的能见光,他为何每次在阴阳家露面还要裹得严严实实呢?”

    “最重要的是,一群以楚地神邸为名的门派,为什么要为大秦服务呢?东君,你是哪国人?”

    “楚国。”东君的声音有些颤抖。

    齐林嘴角的笑容越发浓厚。

    “我没有猜错的话,大司命和少司命也来自楚国吧?阴阳家内部,楚国的人应该最多。”

    “确实如此。”

    东君彻底相信了齐林的猜想。

    “他居然隐藏的这么深。”东君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最好奇的不应该是,他为什么要选择现在脱身而走吗?”

    齐林看着东君。

    东君猛然间意识到齐林为什么会对她如此推心置腹。

    她身上的冷汗更多了。

    “大王,我和他不是一伙的。”

    东君握住了齐林的手。

    手心全是冷汗。

    看着东君,齐林眼神闪烁,最终点了点头。

    “焱妃,你应该理解孤的多疑。”

    “我明白,就算是我遇到这种事情,也会多想一想的。”

    联想到这一次猎杀农家,她主动请缨,又派出了大少司命和焰灵姬随行,东君就一阵的后怕。

    如果不是她确信自己没有和太一合谋,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配合太一布局了。

    齐林怀疑她,很正常。

    东君不是爱情至上的小白,认为感情容不得一丝的怀疑。

    她只希望齐林能够相信自己的清白。

    她的表现和解释,给自己加了很多分。

    齐林相信了自己的判断:东君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看来,是太一自己察觉到风雨欲来,想要脱身而走了。不得不说,他没有辜负孤的看重。”

    最初在农家禁地,齐林看到昌平君的时候,是很失望的。

    但在赵高猎杀昌平君的时候,齐林发现了不对劲。

    昌平君太弱了。

    至少,比他想象中的弱很多。

    齐林没有什么证据表明死的人不是昌平君,但他不信,他说不是,那就不是了。

    “楚国有变?需要他回去主持大局吗?”

    跟在齐林身边久了,东君的眼界和格局相比之前早已经不能同日而语。

    她已经开始跳出阴阳家来考虑问题了。

    阴阳家虽强,但最多只能横行江湖。

    想要染指天下,那是痴心妄想。

    但齐林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还记得孤曾经对你说过,韩国王宫,有苍龙七宿的秘密。”

    东君瞳孔张大。

    “月神在韩国的时候的确行踪神秘,她的武功只比我弱一些,我不能对她实施有效的监控。大王的意思是,月神破解了苍龙七宿的秘密?”

    “否则孤实在是想不到还能有其他什么事情可以让太一假死脱身,楚国虽强,但强不过赵国,昌平君深知我大秦的强大,他不会愚蠢到以为楚军能够抵挡大秦的铁骑。”

    “所以,他肯定是找到了另外的倚仗,一个可以让他放弃一切,把全部的希望和精力都放在上面的倚仗。”

    苍龙七宿!

    这四个字,仿佛有一种魔力,让每一个听过它的人都心醉神迷。

    东君就有些失态。

    “大王,要阻止他,阻止他揭开苍龙七宿的秘密,阻止他释放出苍龙七宿的力量。”

    东君现在已经彻底成为了齐林的人,她绝对不想齐林失败。

    齐林眼神闪动,放下了对东君最后的戒心。

    如果东君的演技这么好的话,那他就认了。

    “阻止他揭开苍龙七宿的秘密?孤没有那个兴趣。孤有兴趣的是,杀掉他这个人。”

    “既然他主动安排了一场假死,那孤如果不成全他,岂不是太浪费了他的心意?”

    东君不知道齐林要做什么。

    她只知道,黑冰台在将农家彻底除名之后,并没有收敛锋芒。

    相反,黑冰台大张旗鼓的包围了道家的山门,齐林亲至。

    诸子百家当中,有五家最被当权者看重:

    儒墨道法兵!

    而这五家当中,若说武功最高的,莫过于道家。

    就算是现在名动天下的阴阳家,当年也是从道家分裂出去的。

    而现如今的道家,又分裂为天宗和人宗。

    两派约定每隔一段时间,就互相印证道法修为,功力更深厚者代表道家行走世间。

    现在,又到了天人约战的时间。

    但这一次,道家却迎来了很多不速之客。

    天人两宗都得罪不起的不速之客。

    “大王在灭掉农家之后,又想灭掉道家吗?”

    道家人宗逍遥子站了出来,对齐林充满了敌意。

    齐林回忆了一下,这货貌似是日后反秦的先锋,和燕丹他们走的极近。

    这一次的天人之约,也是他代表人宗赢了。

    看着逍遥子,齐林的笑容变得十分古怪。

    “如果道家全都是你这种人,孤不介意灭掉道家。”

    不然留着给大秦的士兵徒增伤亡吗?

    齐林一句话,就让人宗上下如临大敌。

    这个时候,天宗的阵营,忽然出现了一位白发老者。

    “大王驾临道家,贫道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看到天宗掌门北冥子领着一个小女孩出现,齐林的眼神终于亮了起来。

    如果说盖聂在这个世界的实力是坐五望三,那北冥子的实力就是坐三望一。

    天下间若说有谁单对单是东皇太一的对手,那北冥子的机会应该是最大的。

    因为,他够老。

    而活的够长,本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北冥子,孤需要你为孤做一件事。”

    “大王,道家上下都乃闲云野鹤……”

    北冥子没有说完,就被齐林打断。

    “孤不想听这些废话,如果你不答应,那道家就是下一个农家。”

    没有人怀疑齐林能够做到这一点。

    所以北冥子只能屈服。

    “大王,不知您具体有何吩咐?”

    “你随孤来。”

    齐林没有和道家其他人废话的心思。

    他们也帮不上忙。

    道家的高手其实不少,如果能够整合天人两宗的话,那比起阴阳家也不遑多让。

    但面对太一这种顶尖的高手,一般的高手其实是作用不大的。

    而且齐林又没想过针对整个阴阳家。

    有东君和甘罗的帮助,阴阳家在外的大部分力量,其实现在都已经忠于帝国了。

    其他的,无非就是阴阳家隐藏的核心力量。

    这种人不会太多,齐林不认为他们会有太大的能力,太一的希望也肯定不会寄托在他的身上。

    所以,其实目标很小。

    “大王,您要猎杀东皇太一?”

    饶是北冥子常年修道,心境已经臻至这个世界的巅峰,此刻也觉得十分意外。

    不是说阴阳家忠于帝国吗?

    东君把齐林猜测的太一的真身向北冥子解释了一遍,北冥子越听,神色就越凝重。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很多行为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齐林和东君对视一眼,东君黛眉微皱。

    “大王,道家其实一直在暗中渗透阴阳家,阴阳家每年都要处死几个道家的暗探,这两家其实是水火不容的。”

    “的确如此,因为阴阳家是从道家分裂出去的,而东皇太一其实也一直在窥伺道家秘典,我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北冥子没有否认。

    在东君面前,否认也显得有些侮辱别人的智商。

    齐林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少司命是道家的人吧?”

    东君睁大了眼睛。

    北冥子的杀机也一闪即逝,但随后整个人就又恢复了垂垂老朽的状态。

    齐林嘴角出现了一抹笑容。

    虽然没有直接得到答案,但很多真~相,本就不是必须要通过对方回答才能够认定的。

    看着北冥子牵着的小女孩,又想到在阴阳家已经成功上~位的少司命,齐林抚掌赞叹道:“道家后继有人啊,未来可期。”

    事实也的确如此。

    在嬴政死亡,秦国被灭后,取代秦国的汉朝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供奉道家的。

    这种情况,直到汉武帝时,才发生了改变。

    也就是说,虽然现在诸子百家争锋,但在这个时代,笑到最后的,其实是道家。

    是这个看着随时可能老死的北冥子。

    是北冥子手上牵着的这个小女孩——晓梦。

    是外面那个在齐林面前都敢叫嚣的逍遥子。

    是在阴阳家已经成功上~位的少司命。

    咬人的狗不叫,道家现在低调的几乎让人遗忘,但只有齐林这种人才会知道,看似平和清净的道家,内部又是怎样的暗流汹涌。

    若真的是清修隐士,又何来的日后大汉以黄老治国?

    人呐,一旦踏入江湖,谁都别想独善其身。

    “北冥大师刚才似乎想要杀我?”

    “不敢,大王,老朽刚才只是失态了,请大王恕罪。”

    北冥子没有否认刚才的杀意,他似乎很明白,齐林是他现在不能得罪的人。

    齐林也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纠缠。

    “将功折罪吧,孤不喜欢和人废话。孤要太一死,你是否愿助孤一臂之力?”

    北冥子没有迟疑太长时间。

    “大王有命,老朽自当遵从。只不过老朽现在年老体衰,未必是太一的对手。”

    “鬼谷子、盖聂、再加上孤的黑冰台,这个阵容,足够了吗?”

    北冥子心中一颤。

    “那太一死定了。”

    没有人能够在这些人的伏击下活下来。

    若说有,那只有齐林。

    千军万马当中,他们想杀到齐林面前,还是很困难的。

    但以这些人的实力,想杀进阴阳家,却并不困难。

    北冥子和鬼谷子,本来也都是坐三望一的超级高手。

    就算是单对单,太一面对他们也未必就是百分之百的胜算。

    “北冥大师所牵着的这个小女孩,是你刚收的弟子吧,孤没有记错的话,她叫晓梦。”

    北冥子神色不变,但心中已经翻江倒海。

    他收下晓梦之事,就连道家天宗都没有几个人知道。

    齐林已经知道了。

    黑冰台对道家渗透到了什么地步?

    北冥子不敢想象。

    “大王果然博闻广记。”

    “孤很喜欢她,东君,先带晓梦去王宫住一段时间吧。”

    东君看了看北冥子。

    北冥子没有拒绝。

    他也不敢拒绝。

    东君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对齐林传音道:“你是要组一个萝莉军团吗?”

    齐林瞪了东君一眼。

    北冥子的嘴角一抽。

    ……

    十天后。

    阴阳家,星宫。

    太一手中举着一个造型精美的盒子,仰天狂笑:

    “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

    然后,砰!

    星宫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齐林让墨家研制的炸药。

    不要怀疑这个时代有没有炸药,连机甲都有了,炸药算什么?

    “大王,能炸死太一吗?”

    “当然不能,但太一的那些心腹,应该全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忠于帝国的阴阳家弟子,自然早已经转移。

    一分钟后,从烟尘里飞出一个身披黑袍的人,身上的气息极其强大。

    不用齐林招呼,北冥子、鬼谷子、盖聂他们就已经围了上去。

    “北冥子、鬼谷子、盖聂……是你们,不对,是谁在针对本座?”

    “嬴政,是嬴政。”

    太一的反应很快。

    但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就算是他在巅峰状态,也不会是这些人联手的对手。

    更何况他刚才还受了不轻的伤。

    不到二十分钟,大概率是这个世界武功天下第一的东皇太一,成功嗝屁。

    赵高揭开了太一的面具,看到了他一直隐藏的真身。

    没有什么意外。

    “大王,确实是昌平君。”

    齐林点了点头。

    其他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们相信肯定能够杀死太一,但他们还真怕被太一拉几个垫背的。

    还好。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

    赵高反手一剑,插~进了北冥子的腹部。

    而鬼谷子抬手一掌,更直接渗透到了北冥子的心脉。

    北冥子怒目圆睁。

    “尔敢?”

    “太一,第一次假死,你就没有骗过孤。同样的把戏,再来第二次,你以为孤会上当?”

    “你怎么知道的?”北冥子死死的盯着齐林。

    “因为,道家对阴阳家的渗透,实在是太容易了。因为,阴阳家弟子的转移,实在是太容易了。因为,杀死太一的过程,实在是太容易了。”

    “整个过程,没有出现一丝意外,就是最大的意外。”

    不应该会这么顺利的。

    虽然齐林不认为太一是自己的对手,但也绝不应该这么不堪一击。

    最重要的是,他明确的知道,笑到最后的,是道家。

    “布了这么久的局,把天下人都瞒住。若不是孤,还真有可能让你成功呢。”

    齐林眯起了眼睛。

    他还想到了一些事情。

    不仅仅项羽是楚国人。

    现在的沛地,日后的沛县,此刻也在楚国境内。

    所以,刘邦、吕雉、萧何……他们都是楚国人。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喊出这句话的楚南公,也是楚国人,还是阴阳家的客卿长老。

    阴阳家从道家分裂?

    道家分为天宗和人宗?

    阴阳家和天宗支持大秦,人宗支持项羽?

    其实,阴阳家和天宗支持的,一直都是刘邦吧。

    可惜,刘邦,被自己杀死了呢。

    当然,现在来说,刘邦不重要。

    太一需要的只是一个合格的帝王人选而已,没有刘邦,李邦王邦也是一样。

    这些事情,嬴政是不知道的,齐林是根据嬴政的记忆、现有的情报以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综合推断得出的结论。

    他并没有得到完全的证实。

    但很显然,他相信自己的推断。

    “阴阳家和道家有仇应该是真的,两方的最高首领应该也交手多次。孤唯一不确信的,就是你到底是北冥子还是东皇太一?你们是谁杀了谁,然后取代了对方?”

    听到齐林问出这句话,很多人都心中一惊。

    这是他们先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

    但有些事情,一旦被说出来,就很容易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这重要吗?”

    北冥子身上爆发出强绝的气势,直接震开了赵高和鬼谷子。

    但他伤口出喷涌的鲜血证明了——他现在的处境并不好。

    齐林点头,“确实不重要,孤只需要确定,你是站在孤的对立面就好了。”

    这是一个局。

    一个太一针对齐林设的局。

    他想从秦国脱身,所以用昌平君的身份假死了一次。

    但他没想到齐林的反应这么快。

    所以他很快痛下决心,用东皇太一的身份假死第二次。

    然后,用北冥子的身份重新潜入帝国。

    如果能够成功,他的收益将是惊人的。

    甚至,他真的有可能掌控“嬴政”的生死。

    但这一次,设局的不仅仅是他。

    齐林也开始设局了。

    世界上,毕竟不是只有一个聪明人的。

    “可惜了月神,一个愿意为你去死的女人。”

    东君神色大变。

    “太一,你很不错,如果不是遇到了孤,你很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当然,现在就不会了。”

    “杀!”

    刀光剑影。

    齐林来这里走一遭,当然不是为了成全别人野心的。

    ……

    本章5000多字,不分章了,继续求订阅,明天结束这个世界开新世界,可以提前预告一下,是个神话世界,很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