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历练之人生游戏 > 063 林晓敏的苦难经历

063 林晓敏的苦难经历

 
    东方缓缓升起的太阳驱逐了黑色的夜幕,天空渐渐明朗起来,辛瑞从游戏仓走了出来,现一边正在等待的魂六,很自然的走上前轻轻把她拥入怀里,温柔的说道:“在外这几天,辛苦你和黑虎了!”

    魂六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匍匐在少主的怀里,缓缓的闭上眼睛,也许她所有的寄望就只为这一刹那,虽然不会长久,但美在确时常拥有!在除却保镖身份的小女人心态里,她知道少主的心理永远没有忘记自己,这就足够了!这也是她内心的真实写照。?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W?W).]8)1ZW.COM

    温存了一会的辛瑞,带着自己的小女人步出了房间,现林晓敏已经早早的等待在客厅,辛瑞立刻笑着招呼:“林姐,早啊!”

    在辛瑞出现的第一刻,林晓敏就已经觉了,没有第一时间招呼,是因为她看到了魂六一大早跟随辛瑞从一个卧室出来,立刻有些特殊的想法,虽然辛瑞的私生活跟自己没有关系,但如今自己这次来是有意投诚的,如果再忽略了魂六的这层身份,自己就真的可以说是无能了。正是这一刹那的迟疑,没有让她第一时间开口,听到辛瑞的询问,林晓敏立刻站起身拱了拱身恭敬回道:“辛少爷早!”

    别看‘辛少’和‘辛少爷’只有一字之差,但里面的含义却大相径庭。辛瑞也听出了林晓敏语气的不同,眼神略带诧异从林晓敏的身上快的扫过,最后没有点明,而是笑呵呵的继续说道:“林小姐,这么早来,应该没有吃饭吧,正好我也没有吃,咱们就一块吃点吧!”

    “谢谢!辛少爷!”林晓敏没有拒绝直接应了下来。

    三个人来到餐厅,早饭已经早早置办,辛瑞率先坐了下来,然后向林晓敏邀请道:“林姐,请坐!”

    林晓敏笑了笑,大方的坐了下来,魂六则坐在辛瑞的另一侧。

    没有话语,辛瑞直接开动,期间林晓敏几次余光瞥过辛瑞,辛瑞都当作没有觉,依旧自顾的安静吃着,一顿简单的早餐在一片诡异的寂静中度过。

    用餐完毕,几个人再次回到客厅,这次不准备再沉默了,因为她看的出林晓敏是个性格表现在外的女孩,而且还是个比较单纯、没有太多心思的女孩,然后辛瑞又联想到了昨天初次见面的林晓敏劝自己退出的场景,辛瑞得出一个初步断言:这个女孩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原因很简单---再做玉石导购,却力劝购买者知难而退,如此她的经济来源于哪里?她这么多年的坚持图的是什么?她的力劝是在向当地的所有玉石商人的对抗,如此的冒险,她又是为了什么?如此的女孩,辛瑞也不愿意刁难她,看了一眼有些坐立不安的林晓敏,笑着开口道:“林姐,有些坐立不安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辛瑞刚说完,林晓敏却一下跪在地上:“辛少爷,请你帮帮我们吧!”

    林晓敏的过激举动又出出他的预料,这次他也坐不住了,立刻站起身想把她搀扶起来:“林姐严重了!”搀扶了下,林晓敏没有配合起来的意思,眼睛哀求般的看着辛瑞,辛瑞知道她这是在等待自己一个承诺。辛瑞想了下,虽然感觉有些小胁迫,但辛瑞感觉到她应该是真的被逼上绝路了,衡量了下没有计较这些,还是点点头:“好吧!你起来吧,林姐!如果我能帮的一定会帮你!”

    听到了辛瑞的正面承诺,林晓敏才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此刻的她与第一次见面的形象大相径庭,如本的妩媚、成熟、干练全部隐藏起来,留下的只是一个低着头哭哭啼啼的小女人,也许这才是隐藏在她‘浓妆素抹’的粉饰下的真正自我。

    “好了,林姐!说说你的事情吧!你哭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到底受了何种委屈!”

    听到辛瑞的话,也许‘委屈’这两个字触动了她真正的痛楚,林晓敏鼻子再次一酸,眼看滔滔泪水又要开始,但她忍了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少爷,还记得在吉祥斋招呼你的那个清秀女孩吗?她是我妹妹!”

    辛瑞听到这顿了下,并没有过多的惊奇,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

    “我和妹妹原本是hZ市人,三年前的年初我的父亲带着家里的钱来到这里做玉石生意,可是一来半年多没有音讯。由于父亲一直在外漂泊,三月、五月不回的事情也是常有的,开始家里也没有太多心,只是派了一些友人来寻访。直到六月夏天的时候,家里突然来了一批不俗之客,拿着父亲亲笔的签名来接手公司以及没收家里的所有财物。我们这才知道父亲已经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当天我们姐妹就被赶出了家门。由于父亲是孤儿,母亲也只有一个哥哥,不得已我们姐妹只能却投靠舅舅慢慢等待父亲的归来,但那里必定不是自己的家,没有半年的时间,舅母就有些不耐烦起来,开始对我们冷言冷语、多方刁难,为此舅舅几乎每天跟舅母吵架,我们感觉实在呆不下去了,决定亲自来这里寻找父亲。”

    “就这样,我们在舅舅的资助下来到了这里。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我们对于寻找毫无头绪。几个月下来,我们所带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但我们也摸到了一些眉目--父亲的好像跟赌石有关,为了继续探查下去,也为了继续生存下去我们不得找些事情来做。”

    “所以你们明白想真正的了解父亲的遭遇,必须也要融入这行,所以选择了这个行业!”辛瑞已经明白,直接开口说出。

    “是的!”

    “现在你们查到了真相了?”

    “恩!深入这行一年多的时间,我在一个老解石师父的趣闻中听到了父亲的故事。原本父亲到这里是来买玉石的,后来被朋友拉拢来到了赌石会场,参与了进来’。”

    “按理说,你父亲应该是个很有理性的人,如果赌输了最多也就输掉所有的钱,怎么会到了变卖家产的地步!?”

    “这也是我一直疑惑的地方!后来多方打探才知道,他们遇上了一块‘极品毛石’。”

    “‘极品毛石’,毛石也有极品和非极品之分吗?”辛瑞立刻奇怪的问道。

    “少爷,我说的这个极品毛石是带引号的!不知道少爷还记得你探查3号巨毛石的时候的情况吗?”

    “你是说,巨大的裸玉毛石!”辛瑞立刻明白了。

    “是的!少爷!我父亲正是现了这个,所以他和自己的两个朋友一起商议来分担风险买下这个巨毛石,为了以求资金充足,他们还在外面贷了巨额的款子。拍卖那天,这个玉石异常抢手,从21oo万直接近标到1.o8亿才被我父亲三人艰难的拿下。其实这也到没有什么,如果真开出优质毛石,父亲他们还是会大赚的。谁知道天不遂人愿,接到玉石的第二天,三人兴致冲冲的去找人解石,裸露的优质玉石开出后,却是片型玉石,也仅有表面的一层,而剩余的其他部分却全部是毛石。”

    说道这里,林晓敏停顿了下来,语气也舒缓了很多,也许这个故事她不知道重复说过多少遍,或者自己在心里,或者跟妹妹倾诉,如今说完的她如同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事情,情绪变得轻松很多,她抬头看了一眼辛瑞,噙着泪水的面庞露出了笑容:“呵呵!就这样,他们的钱都打了水漂,父亲的两个朋友不堪重负直接跳楼自杀了。这样所有的债务就堆积给了父亲,父亲变卖了所有财产,后又感觉无颜面面对我们姐妹始终没有回去。”

    “那,你们怎么知道你的父亲还依然停留在这里!?”

    “一开始是错觉,我们一直感觉被人跟踪,直到有一次妹妹现了一个落魄的身影,虽然身躯佝偻的很多,但我们知道他是我们的父亲。”

    “既然找到了,怎么不找他回来?”

    “我们办不到!父亲是个自傲的男人,他想在我们跟前保持一点父亲的尊严…………”

    “那你们就这么干等吗?”

    “不!所以我们也在等,等一个贵人的出现。”说完,她直勾勾的看着辛瑞,辛瑞知道她说的贵人就是自己,尴尬的笑了笑,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我了解我的父亲,父亲在我们心中是不动的坐大山,他坚强、自信、不屈、实干、慈祥、和睦!这才是我真正的父亲,我不想他丢失任何一样,但现实打击了他的自信、璀璨了他的慈祥和和睦,如今正在磨砺他的坚强、不屈,我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但我们必须为父亲做点什么?俗话说‘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所以我认为父亲必须靠自己再这里爬起来,才能真正走出阴影!”

    “赌石?”

    “是的!”

    “为什么?我相信有很多人都能提供你一个资金,你们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的资本,请不动其他人。也许只有你可能愿意帮助我们!”

    辛瑞想了下,又看了一眼林晓敏:“为什么这么认为。”

    “感觉,也只能这么解释!如果给别人,我们只能卖自己的身体,顶天也就几万的身价。但给你我们能买到千万以上,因为我们愿意卖我们的心。”

    “奥?”辛瑞迟疑了下再次询问:“这是为什么?”

    “女人可以昧着良心一天天出卖自己的肉体,却不能买卖自己的情感,因为再贱的女人也是有思想的人,我相信女人的情感是需要面对真心愿意全部付出的人才能毫不保留的付出的,而少爷就是我们姐妹两个愿意真心付出的人。”

    这次,辛瑞没有再问为什么了?他走近林晓敏,左手轻轻抬起她的下颌,让她的眼睛正视着自己,林晓敏倔强的没有任何的回避,就这么看着,一分钟,两分钟……,十五分钟过去了,她的眼神从慌乱的闪烁--到执着的坚持--再到坚毅的对视。辛瑞终于下了自己的左手,哈哈大笑起来:“好!你的确值这个价格,我帮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