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历练之人生游戏 > 020 暗查狂飙 (2)
    啪啪啪……一阵连续的掌声骤然响起,打断了狂飙的思绪,付玉清立刻警觉起来防护在狂飙的前面,冷冷的看着办公室阳台的方位,因为响声正是在那里传出的。<<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好了,随意些吧!能悄然进入而不被我们察觉,我们现在防御不是很可笑吗?”狂飙拍了拍付玉清的肩膀,随意的说道。这话说得很有技巧,如此明面是对于强者的示弱,但更多的是提醒自己人对手的强大以防大家一时头脑热,在面对未知的时候,狂飙的如此提醒再次体现了他的睿智。青年也显然听出了其中的涵义,感觉很满意,不自觉的微微点点头,连说了三个‘好’字:“好!好!好!我说过,你很有眼光!现在我在补充句,我眼光也不错。”

    说着,两个人影从隐蔽的角落走了出来,是一个青年身后跟着一个少女,青年一身普通的蓝色休闲衬衫,配合浅黑休闲运动裤,带着一副墨镜,脸上挂着狡邪的笑容,青年的身后跟着一个美丽的少女,只是少女冷若冰霜,眼神如同鹰般注视着这边,虽然没有任何攻击预示但狂飙却依旧准确的察觉她的危险,相信只要自己稍微动作就必定会遭到雷霆一击。

    狂飙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两人,待看清楚了来人,狂飙心里木然一变,欣喜的一喜直接迎了上去:“见过朦胧少爷!”

    没有想到,狂飙会如此称呼,一开口叫自己少爷,如此的称呼直接坐死了为自己服务的身份,让辛瑞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但这样完完全全的卖给自己难道他就不怕亏了?如此到底是说他聪明呢还是说他傻!想到这里辛瑞没有好气的白了狂飙一眼,没有反对,当然依据辛瑞的对人态度是绝对不会亏待自己人的,所以狂飙还是明智的。

    狂飙刚刚直接如此称呼,这些更多的是他对辛瑞的感觉,他相信自己的感觉所以直接就赌了上去,结果他赌对了,特别辛瑞白了自己一眼让他更加安心不少。既然成为了自己人,那么他们的麻烦也就是自己的烦恼,辛瑞也就不在矫情,走到原本狂飙坐的地方坐了下来,淡淡开口:“看来你遇到了麻烦,说说吧!!”

    刚刚给了辛瑞一个小惊喜,原本以为下面会谈些财务等,好尽快的收入自己手中,这些狂飙也暗暗决定只要能收留全部弟兄权利也就全部放手了,但现在辛瑞直接跳过了。辛瑞问完,没有听到回答,抬头现狂飙等正一脸愕然的看着自己,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不想说!?

    狂飙还有些迷糊,等辛瑞反问才清醒过来:“少爷!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康家看中了我们兄弟几个的实力想拉我们帮他们做事,我们几个以前都是军人,虽然退伍了但骨子里还是有些正气,据我们了解康家可是涉足黄、赌等黑色产业,所以我们就拒绝了。由于这里的老板还有些背景,他们不敢公然进入,但他们不甘心,这不一直想办法给我们制造麻烦逼我们就范……”

    “那黑熊是怎么回事?”

    “那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马前卒,罢了!”

    辛瑞听完点点头,不但没有忧郁反而笑了起来,这让狂飙有些不理解。

    辛瑞现了他的疑惑开口道:“这些都是小问题。康家,不过是一些小角色。”

    康家,不过小角色!狂飙听到辛瑞的话,仔细一琢磨,他可不会认为眼前的少年夸大其词---第一次见面就猜测眼前的青年很有能力,今天真切的感觉到他的魄力,事情绝对出乎所料,想来眼前的青年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但不敢完全确定还有些犹豫。

    知道自己如果要完全收服他必须拿出点证明但辛瑞也不急,他还要考一下狂飙,最后才能确定他的位置。辛瑞慢慢起身满脸笑意的走到狂飙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会:“你以前玩过游戏吧!说说你对游戏怎么看?”

    狂飙知道这是再考自己,也不在藏拙:“游戏必定是虚拟的,大家的组合也只是为了共同的一份情谊或者利益,以前游戏建立的盟会等,出现背叛分裂的不在少数。如果完全变成自己人,最好找到现实中的人。”

    辛瑞对这一点早有认知,当然不会反对,扭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狂飙,露出的慧心的笑容:“那,你有什么建议吗??”

    “组织起来!聚集在起来,从根本上收拢所有人的心。”

    “奥?怎么实施呢?”

    “我知道在cd市下面的ds区边沿,前年开了一块住宅区叫做承顺花园,住宅区的面积不小,已经交付的楼座就有35座,可容纳住户4ooo多户,可是自从去年建设完成后一直销量不好没有卖出几套!如果我们能拿下那里,就可以很好的把兄弟们集合起来。”狂飙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话题急转:“当然,虽然与市价比可以优惠不少,但也不便宜。”

    按照狂飙的提议,这的确不失为一个良好选择,问题最大的也就是现实资金的匮乏,但也不是不能解决的。想了想了想,辛瑞抬头继续问道:“你知道原因!?”

    “是的,少主!这个小区坐落在距离城区3o里的地方,置身旅游山区,进山依旧是一条泥泞小路,没有路人就进去的少。据我所知以前传言国家将修建一条国道经过小山附近,区政府也准备大力开旅游,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国道计划取消了。”

    自己只是简单一提,狂飙就能给自己说出这么多,看来的确是个人才,辛瑞思考了一会,满意的暗自点头,可是嘴上的考验却没有结束:“如果我能满足你这条件,你能给我拉起一支多少人的队伍?我说的可是绝对忠心的游戏精英,不是乌合之众。”

    “前我带着兄弟们玩游戏都是小打小闹,为了消磨过剩的精力,最多的时候我们工会人员也过了十万,其中精英1万,这次我决定全部精力投入游戏,我相信能做的更好……”狂飙偷奸耍滑没有正面回答,而且一边说一边还偷偷的注视着辛瑞的反应,只是辛瑞始终波澜不惊,让他琢磨不准。

    “有没有准确数字。”

    辛瑞虽然是询问,但是在狂飙听着却是对自己的质问,是对自己偷奸耍滑表达的不满,于是他不敢搪塞了,可是也不能随便报个数字吧,不得已狂飙只能曲线救国,带着谄媚看向辛瑞,道:“少爷给个数字吧,狂飙誓死完成。”

    看着狂飙讨好的谄媚,辛瑞先是一愣,接着又感觉有些无奈,摇头苦笑不已:“你啊!”如此的逼迫,狂飙也没有随意虚报,辛瑞对此还是满意的,于是他也没有继续再为难他,眼神为之一变忽然变的狡獬起来,显然有了更好的主意:“告诉你,在我手下的人都必须自食其力,我对于你的要求就是在游戏中秘密组建好一支不少于五万人的队伍,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五万人必须完全是自己人,这个担子可是不轻的!而且我不会提供你充足的资金,更没有人手调配给你,你现在要考虑清楚!”

    狂飙仔细的分析------狂飙玩过游戏可知道游戏的烧钱程度,特别这个游戏更是富豪群聚,只买7个游戏仓就让自己倾家荡产,如果真要在游戏中突出展那可需要天文数字。在这样的前提下,想要招揽任谈何容易,况且还不是小数目!虽然自己也有自己的一个班底,但以前玩就是最鼎盛的时候也只有1oooo人,而且还是资金充裕的前提下,而现在资金没有保障,这让自己如何为知?狂飙感觉压力倍增,但又仔细想想自己身后的少主,这可是级的人物,既然自己跟着他自己的眼光也该更高一些才对!根据自己的感觉,少主绝对是个可信的少主,既然有这个目标,少爷绝对不会真的什么也不给的……眼前是个天赐机会,但同样面临巨大挑战,为了兄弟们…………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狂飙脸上的汗冷出了再出,出了再冷!最后终于狂飙有了决定,上前一下跪在辛瑞的身前:“狂飙愿意为少主做马前卒,死而后已!”狂飙不可谓不睿智,称呼也从少爷变成了少主,如此显然表示彻底的追随,如此辛瑞岂能慢待?

    “奥!?不再考虑下了,这个游戏可不同一般,具我了解---世界百强有8o%的都参与了进来,里面的变数可是很大的。”辛瑞也听到了称谓的变化,他没有提及,反而似笑非笑的继续引诱道。

    狂飙不犹豫,直接说道:“请少主成全!大丈夫宁可轰轰烈烈一日也不愿碌碌无为一生,自从我带兄弟们出来就是想有所一番大作为,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但现在上天我们遇到了少主,我们岂能错过!”

    付玉清也是个聪明的人,虽然不晓得这年轻人的能量,从老大的反应他已经明白了很多,所以他毫不犹豫带头直接开口声援:“请少主成全!老大说出的是兄弟们的心声。”

    听到这里,辛瑞收敛了笑容,走上前缓缓扶起两人,重重的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你是个能抗事的汉子!你的兄弟跟着你很幸福!”

    狂飙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默默的听着。

    既然要收复,自己必须要拿出一些诚意:“不错!我收下了,你以后可以跟我混了。”

    一个年轻人拍着两个中年如此‘大放厥词’,在外人看来辛瑞实所谓嚣张无比,如果一般人特别是混**之人遇到绝对会直接暴躁,但狂飙却仔细的听着,一脸平静没有丝毫的改变。

    辛瑞再次点了点头,在游戏相遇的时候就知道狂飙是个能忍的大丈夫,但游戏中却不能确定他的现实表情。今天再次试探,辛瑞看的出他的不平凡---能忍的人不少,但做到毫不变色却不是常人所能,再加上他天然的憨厚伪装绝对是…………,如此,对狂飙的评价又加重几分,他相信凭借狂飙的聪明绝对不会暴漏自己的身份的,所以辛瑞不再隐瞒稍稍表露了一些自己的身份:“我姓辛,如今西城仍旧保留完好的旧城地块其实就是我姥爷家的,现在已经转在我的名下。”

    狂飙听完感觉脑子一震,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脑子快的运转:对于在cd市地面混这么久的他怎么会没有听说过西城旧城区:cd市的**可是很多有很深关系的,但任何**却不敢踏入一步,后来才知道这里背后的势力放话不许任何**进入;其二,因为顾及背后的势力,这个旧城区这么多年存在于繁华都市的怀抱却无人敢强制拆除,这无一不显示背后势力的庞大,后来通过以前的老领导才知道买下这里的是有深厚军方的背景的杨家,杨家这种级家族狂飙可知道他的能量恐怖,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物自己却遇到了,这不能不说是个天大的幸运。

    虽然想这么多,真算起来也就十多秒的停顿,狂飙从震惊中醒来,原本的恍惚已经完全消失,进而多出的是激动和坚定。少主能把这些告诉自己,完全是对自己的信任,既然辛少悄悄的告诉自己,就是不想公开,所以他更不会说出来,狂飙走近辛瑞单膝一跪:“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