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历练之人生游戏 > 011 王者的启迪2
    “有答案了吗?”玛娜一直在不远处观察辛瑞,现辛瑞长叹一口,才走上来。?(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辛瑞点点头。

    “其实,他们都是咎由自取!死不足惜!否则,就会有更多的人受苦!”

    辛瑞不置可否的苦笑着点头。

    “人有情绪需要泄出来才能真正康复,有人说男人在巨大挫折后,找个女人的身体疯狂一番是个很好的泄渠道,要不要姐姐今天牺牲下。”玛娜似开玩笑的戏谑建议。

    辛瑞抬头看了下,微微拉动面上的肌肉,再次苦笑。

    “呵呵!怎么害怕啊!姐姐让你免费吃,不负责的!男人可是都……”

    辛瑞这次摇了摇头,笑容也大多了。

    “呵呵!对了,就应该这样吗?才多大的孩子啊!姐姐看好你的人品了,支持你以后,采遍天下所有玫瑰!好了,这里并不安全!早点离开,下面还有这么多刚脱离苦难的女孩眼巴巴的等着你呢?”

    辛瑞默默点点头。“审问,有结果吗??”

    “问出来了,他们是黑暗瞳孔组织的外围成员,负责收集黄种年少女孩并稍加强化训练,这些女孩的来历也多种多样,有cx国的,有mL国的,有xJp国的,甚至还有Z国被骗来的。训练多是精神方面的,例如让他们观看其他女孩的体罚惨况来刺激她们或者让她们吃一些不是人吃的食物等等,训练周期为一年,很多不能接受的女孩精神失常后被摒除,最后存活下来的就会被神秘船只接走,每个季度都会有一队神秘的人接走训练结束的人,距离下批接引时间只有不足2个月了,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

    “黄种女孩!仅是黄种女孩吗??”辛瑞敏感的察觉到了关键。

    “绝大部分是的。其他皮肤的也可以抓但大多是作为泄欲的工具或者恐吓训练那些女孩的工具。”玛娜说完有些犹豫的注视着他好一会,像鼓足了勇气才再次开口:“不知道你是想解救她们还是拯救她们?”

    辛瑞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转身郑重的看着身后的玛娜,开口问道:“我询问几个女孩,她们很多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被父母所卖,就是家庭毁灭无法自立,难道世界有很多如此不堪的地方?”

    “很多!”玛娜简单的回答

    “那你说的解救和拯救又有什么区别呢?”

    玛娜对上他的疑问目光,浅浅笑了笑:“解救她们,就是把她们从罪恶中释放出来,现在少主已经做到了,再好点的可以给于她们定量的财富。”

    “那,拯救又如何呢?”

    “理想中只要解救出来,这样她们就可以脱离了苦海,慢慢舔释伤口最终得到重生,但这些都是理想的假设,眼下的社会现实却截然不同,仔细想下-----她们这些人不是被拐卖,也不是暗地抢来的,是明明白白运来的,落到了如此地步,前提就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自保能力,财富就更不用想,有也相当于无。所以要想真正的拯救,先就要恢复她们的自保能力,这是必须条件,然后给于他们活着的信念,这样才算真正的拯救!…………”

    辛瑞听完上下打量了一下玛娜:“让魂五她们上来!”然后转身抬头遥望大海,再次陷入沉默。

    山丘上,魂组的全体人笔直的站成一排,辛瑞就与她们面对的站在她们的正前。

    “如此庞大的组织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几百人可以运作的,我们已经探知这里只是一个分站,以前很多被他们训练的女孩已经转移,而且2个月后会定时有一只神秘队伍到来。虽然我不能猜测他们搜集如此多女孩的用途,但他们既然能动用其他国家的军事力量干扰必然会与他们有利益关系,如今卫星如此达,虽然我们夜袭占领了这里,但一切有可能已经落在别人的监视下,我们有理由相信很快就会有更多未知的敌人赶来,所以现在这里并不安全,而且时间急迫,你们都说说我们下一步怎么走”。

    “如今的处境仍然不安全,我们自身也难保全,我建议按把收缴的东西分给下去,然后原先计划少主继续隐藏试炼!”见大家都沉默,魂二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些女孩呢?”魂四疑问。

    “我们不能留她们,这样目标太大!找个岛屿直接让她们上岸!给他们充足的生活用品,这也算对的起她们了。”

    “不可,少主!”魂四脱口求情,说完却没有说出理由,只是吞吞吐吐的说了句:“她们……她们……太可怜了!”

    “你那是妇人之见!现在这么危险,你可以舍命,但不能要少主跟着冒险!”魂二急忙反驳,一句话让所有人低下头,大家都知道这是她们在基地训练的必修课---雇主的安全是要的责任,但现在又有这么多的不确定。

    辛瑞没有表示看向魂六。

    “无论什么事情,少主都是魂六的中心!”简单几句话,也表明自己的立场。

    辛瑞看向玛雅姐妹:“我们没有意见!”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其实她是想为那些少女求情,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没有立场有意见的。

    魂四一下就跪在地上,深吸口气,仿佛在给自己鼓气:“少主,我们和她们一样都是女人,而且经历和他们一样经历过类似的生活,我深深地记得作为女人那种面对极大困难时的无助,所以我很了解她们的处境。现在世界到处苦难不堪,海盗到处都是,大型行船都屡屡被截,如果现在放了她们很可能会再次被海盗截获,即使他们侥幸回去家乡,家乡也是没有办法保护的!我们这些被贩卖的不是家里养不起没有办法,就是没有父母亲人的,如果放了她们,不管不理,早晚她们还会落下同样的命运,他们的离开可以说就是死路!少主,救救她们吧!我问过她们,为奴为婢她们也愿意!”

    “魂四!你难道忘了保镖的誓言吗?!难道你忘了老主人的恩泽吗?!难道你前两天的宣誓效忠都不是出自真心吗?”魂二上前一步,直接打断她的话质问。

    魂四仿佛做错事情一样,低头不敢再看少主,但她依然坚持继续:“少主,我没有忘记自己的誓言,我的一切都是少主的!但我实在是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也知道自己犯了很多错,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保镖了,我也甘愿少主任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