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历练之人生游戏 > 010 王者的启迪1
    仓库的灯光比外面的更暗,辛瑞隐约看到仓库边沿的一个暗门,打开才现下面有一个更大的空间,足有一个球场大,这么大的空间却被站着挤压的人群挤满了1/3,少说也有2ooo多人,有些特殊的是这些女孩几乎全部是黄色人种,房间的一角高高堆积的人类排泄物,气味充斥着整个大厅。〔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人群现了辛瑞的进入,害怕的瑟瑟抖。

    另一侧的墙角有很多刑架,几个裸体女人被固定在上。慢慢的靠近一看,顿时毛骨悚然,几个白人女子被吊绑在上面,浑身都是鞭痕,一个红头的女人四肢大开,拷在一张类似手术台的鉄床上,旁边几个笼子里,养着很多白鼠,红女子的下体,已被折磨的血肉模糊,翻开她的眼皮,瞳孔早已放大,刚刚断气不久。

    其他女人见我过来,都抬起头,慌乱恐惧的看着我,以为又有人过来折磨她们,全部哆嗦着,央求哀告。“坚持住,很快就会有人来解救你们。”辛瑞安慰着她们,他们相信与否还是一个问题,但现在只能说这么多。

    “你不用害怕,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会给你个痛快!”辛瑞说的是实话,瘦高个也明白无论是自己还是被老大救都已经没有活的希望,他叹了口气,微微点点头。

    “弹药库的女人是被你折磨的对吧?”

    他既摇头又点头,想来折磨女人的不止他一个。

    “老鼠是你放进红女人身体的对吧?”。

    这个家伙双眼沁出了眼泪,噗噗的往外流淌,已经默认了一切。

    知道自己想知道的已经知道,辛瑞没有食言手中的匕一挥,瘦青年罪恶的一生就解脱了,他的行动当然也被柱子上绑着的几个少女看的明明白白,她们绝望的眼神中有了一丝的颤抖。

    辛瑞还没有深入就听到一个粗框的声音传了过来:“竟然有人潜入,老六,快打开武器库,我们去拿武器”

    “魂五,你守在这面,我去收拾他们。”话音还没有落地,辛瑞已经来到外房。

    “老六!老六!你听到没有!”房门被推开,一个黑大汉从外面闯了进来,看到弹药库的门已经打开,就直接往里跑。辛瑞站在背后,手中白光一闪,黑大汉呜咽两声,往前迈了两步才轰然倒地。

    又一个身影紧跟着进了房间,看到辛瑞,来人双手一报:“主人,大厅的所有人都已经解决!”

    “好,弹药库已经安全,立刻全面捕杀!”

    “是!”魂二接到命令转身出去。

    忙完终于有了空余,辛瑞转身有些尴尬的看着不远处的魂五,此刻的魂五已经接过了自己的衣服,不在赤身裸体了。

    辛瑞有些犹豫,想到没有女孩的同意就这样……即使是迫不得已,没有情感经验的他不知道以后怎么处理这些关系,慢慢走到魂五身边辛瑞低声说道:“对不起,刚才^……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对你的侵犯……”。

    经过几天的相处,聪明的魂五感到了少主处事的稳重但也感知了少主情感单纯,所以她很容易就猜出了少主的想法,直接开解道:“不,少主,你不应该烦恼,我和妹妹都过誓---今生我们姐妹的身体和灵魂都给了少主,少主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对不起我们。”

    看到辛瑞还在犹豫,继续说道:“少主没有入过社会也许还不明白,现在的社会‘情人’已经公开法律化。在贵族圈,甚至能养活更多的情人已经成为很多贵族显赫的资本。有一些家族为了子孙繁荣,从小就培养侍寝的侍女,就是结婚后侍女也明确的存在,像我这样的脏身子……少主不嫌弃已经就是我的荣幸了,所以……所以……”

    “不……,算了,让我想下!吩咐下去--留下头目其他人全部杀死!”辛瑞站起身,走上前轻轻抱了下魂五:“去吧!”

    “是”魂五应声而去。

    辛瑞折回弹药库,知道已经基本安全才解开绑着的几个女孩,也许由于女孩的伤比较严重,也许捆绑的时间过久刚脱离绳子的束缚,女孩无力的半躺在地上,看着几个女孩惊恐未定的神情。

    很快魂五就找了些食物,立刻分给了几个女孩,开始都不敢去接,但经过同是魂五女性的鼓励其中一个女孩开始尝试的拿了一点,没有得到任何惩罚,女孩胆子变大不在估计很快几个面包疯狂的被抢食。辛瑞看着眼前的一幕最终还是留下了泪水。

    等到她们分食完毕,魂二开口安抚:“你们不用害怕,我们和你们很多人类似,曾被人抛弃,被所有人看成利益交换的商品,所以我们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同病相连的人,只是我们幸运一些被人收养了…………”,此刻的魂二没有说什么自己救了她们等等一系列话,他觉得这样更能快的取得彼此的共鸣。

    一番话很快取得了效果,其中一个银女孩听完辛瑞的话,如同获得强大的鼓励一般,唯唯诺诺的抬头遮住的脸庞,虽然眼中的神色依然充满疑惑和彷徨,但已经很欣慰了。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为了不会太大的引起波动,辛瑞判断出女孩有些像是h国人,所以直接用h国语先试探性的口气问道。

    银少女显然听懂了明显一愣,也许长久的恐惧,令她对突入起来的礼貌极不适应,少女惊慌的眼神快掠过辛瑞以及旁边魂五,看到没有威胁后,才微微的点下头。

    当然此刻的辛瑞深知处理之法,绝对不会问到任何实质性的话题的。

    得到女孩的答复,辛瑞脸上露出了和蔼的微笑:“你多大了?”说完,用眼神观察着她的变化。轻轻的一声问候,当传入女孩的耳朵,话语冲击女孩的神经,女孩飞快的眼神扫过了辛瑞又扫过了魂五,得到魂五点头的鼓励,女孩这次不在沉默,颤颤微微的吐了几个字:“十九!”

    让女孩如此恐惧,这些女孩的心灵到底受多久的折磨,辛瑞心理再次泛起一阵难受但很快强制自己又压下来,继续用柔和的语气问道:“你叫什么呢?”

    “摩莉尔!”

    “你来多久了?”

    “一年零3个月!”摩利尔如实回答。

    ………………

    经过简单的询问,辛瑞已经知道女孩来自h国一个小山村,从小与母亲相依,后来母亲有重病不得以女孩出去筹钱被骗,离开家乡已经有3年多的时间,母亲生死不明……

    等辛瑞到出了山洞,岛上的暴雨也已经停歇,除了永远躺在地上长眠的弟兄,所有人都已经集中起来,岛上剩下的几个头目一个不少都被抓获,有魂组人站持枪看押着。

    “少主!”看到辛瑞过来,守护的魂九上前施礼。

    辛瑞点点头,让她退下,然后转头扫过排列成队集中在一起少女,也许经历了太长时间的折磨,所有的女孩都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骄傲,没有人言语更没有人反抗,甚至抬头看一眼的勇气似乎都没有,所有人全部选择低头沉默,就这么窃窃的赤裸裸的站着,身上不着寸缕,女性的**毫无保留的暴漏在外面。辛瑞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的怒火愈演愈烈,恨不得将所有参与的坏人千刀万剐方才解恨。

    扭头扫过捆绑在墙角的几个赤裸男子,辛瑞的心理有了打算,深深吸了几口气放才按捺下心中不断滋生的瘧气,转身踱步走了过去:“我不是个仁慈的人,但你们的罪恶更无法饶恕,如果你们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让你们少受些折磨!”

    辛瑞的一番话已经决定了他们自己的命运,说完仔细查看他们的反应---五个人眼神明显暗淡很多,有人低下了头沉默不语;有人怅怅唉声叹气,看来他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也许此刻他的心最为平静;剩下三个人听到后相互对视,似乎若有所思。

    辛瑞向魂三示意一下,魂三从最后三人中调了两个带走,接着看了一眼留下的三人又撇了一眼一旁的玛娜悄悄点点头,转身离开。

    “姐妹们,还记得我吧,早上的时候我跟你们一样还是囚徒,可是我不甘,中午的时候我趁机逃了出去,可是却依旧没有逃脱,原本是必死的结果,但是上天怜悯送来了好心人…………这么久的被欺压,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难道我们就真的甘愿继续这样吗?……姐妹们都拿起勇气来……”其实在出洞的路上看到满地的尸体,所有女人心里已经相信了眼前生的这个事实,所以随着玛娜一声声的呼喊,终于有人被唤醒,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等辛瑞转身离开的时候,原地只留下自女人喉咙深处的愤怒咆哮声和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叫声。

    凌晨,小山丘上,风雨刚过不久,辛瑞独自坐看着远方的边境哨站,在靠近被称为最严防的边境防区却是最残忍的黑暗瞳孔的基地,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天大的讽刺,感觉如此的不真实!辛瑞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空虚,使得自己开始怀念在基地的日子,往昔的情景历历展现在眼前。

    第一次失手杀人,当时他内心万分自责,感觉自己是个罪犯,害怕师父会责罚自己,不敢面对自己胆小无助的跑到林雪妹妹那里寻找安慰,雪儿却鼓励自己要敢于面对,等辛瑞找到时师父,师父却十分高兴的告诉自己--自己长大了。

    记得以前辛瑞迷惑的时候,和现在一样曾反复问过自己:“何为对与错!”,自己却找不到绝对的答案。

    询问师父,师父猜出了辛瑞的挣扎劝诫自己:“世界的运转是由法则约束的,而无论高级进化的人还是低级的生物,必须要遵循的第一法则就是‘生存法则’,所以对与错没有绝对!从大局而言绝大部分的生存向往就是对,个别的反抗阻碍的为错;从个人的而言,就会分很多:聪明人会劝诫自己争取生存就为对,其他都无关紧要;强者会告诉自己,保障自己的生存安全就是对,危害自己利益的就不对;霸者会警示自己,自己的意志都是对,违背自己意志的就是错……。”

    辛瑞同样的话语问过林雪,雪儿没有正面回答,但雪儿的话却一直滋润辛瑞挣扎的心,让辛瑞永远记住了那刻,脑海刻上了雪儿的话语:雪儿的心完全属于哥哥,哥哥的对与错就是雪儿的,哥哥荣与辱永远有雪儿一起分享和承受。如果有一天你背叛了世界,雪儿就是你的同党……如果有一天全世界背叛了你,至少你还有雪儿。

    ……………

    想到了师父临来的话,想到了所有被困女孩空洞的眼神…………

    …………

    姥爷常说---佛曰:杀一人而救万人是大善,杀一人而救千人是小善,杀百人而为百人是伪善,杀百人而为一人不为善,杀百人而为自己乃是大恶!如今的辛瑞终于有所明白。

    ……

    杀人的厌倦……无助的眼神……家族的期盼……父母的关爱……心爱女人的无私……,辛瑞的心在悄然增长……,为了守护自己该守护的一切,自己不能称为仁者了,那就让自己称为霸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