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历练之人生游戏 > 004 午夜交心
    夜里,在一艘普通的**号商务船甲板上。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这是队伍离开基地起航的第二天,为了秘密起见,辛瑞选择了乘坐公共商业客轮。夜色已深,客轮上的客人已经休息,只有为数不多的人还在坚持,而辛瑞就是其中之一,躺在甲板望着满天的夜色,魂五在辛瑞身边不远的地方静静的站着,温柔的眼睛温柔的看着躺在不远处懒庸休息的辛瑞。周围除了警戒的魂二,其他也没有休息,四散的分散在周围。

    “今天天不错,既然大家都不休息,我们就聊一下吧!”

    几个人听到辛瑞的话自觉坐了起来。

    “魂三,你说活着的目的是什么?”

    “牺牲!”

    辛瑞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恢复了:“很有趣,这是你的准则吗?”

    “是的,我是一名保镖,所以无论在哪里我的职责都是准备为雇主牺牲!”

    辛瑞点点头:“你是怎么进基地的,可以说下吗?”

    “我没有什么特殊,是个孤儿,后来被好心人收养送到基地培训。”

    魂三简单的诉说自己的经历,虽然表情非常平静,但辛瑞还是觉察到了异常,可以猜测在他的记忆中一定有段不可磨灭的辛酸经历,只是他一直还不敢直面面对,辛瑞当然也不会此刻拨这伤疤,所以听完之后他没有说什么。扭头看到魂四,魂四给人一种很内向封闭的感觉,一般都是在听,他尊重她的个性,有时也会随口问几个问题:“魂四,你的宗旨是什么?”

    “活下去!”

    “活下去!”

    “是的,只有我活着才能完成一切其他的目标。”

    “好!有见地!”

    接着辛瑞的目光转向魂六,虽然魂六是所有女孩中年龄最小的,而且形体也似乎最为娇弱,但是她的眼神却透着无比的坚定,特别是辛瑞在她坚定的眼神背后却总是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异样情愫,这让他莫名的感觉觉得可以完全信任她:“魂六,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和你姐姐应该就是最先站出来的两个女孩吧!”

    魂六听到少爷的问话,虽然惊奇但是却没有否认,很是肯定的点头承认。

    “你不用吃惊,虽然我们在那之前从不认识而且见面的当时你们都涂了泥彩,甚至你们的身高身形也很相近,但我告诉你我看人第一是看她的眼睛,每个人无论怎么伪装,她的眼睛永远是最真挚的!我能从一个人的眼睛,看到她内心的纯净。”

    说完,辛瑞再看魂六,还没有等眼神过来,魂六不由自主的有些慌乱,岌岌低头躲避。

    “看的出你年龄很小,能讲下你进入组织的经历吗?”辛瑞想了下没有继续在同一个话题追究,接着直接跳过,似乎随口选了一个话题。

    听到询问,魂六咬了咬嘴唇终究没有沉默,直接开始讲述:“其实,我们都不是这几届的军人,甚至不是……Z国人……”虽然,魂六最终说了出来,但从她的表现可以看出她心中承受着压力,当说道不是Z国人的时候,她的声音几乎小到不能听见,说完以后头低的更低了,犹如任命一般等待着惩罚时刻的来临。

    时间慢慢过去,可是一切都没有生,周围始终静悄悄的,等魂六抬头偷瞄时,看到的是辛瑞微笑的神情,眼神中似乎还有一丝戏谑的笑意:“这就是你介怀的么?”

    魂六小声‘嗯’了声。

    听到承认,辛瑞又气又乐,也不含糊直接开口做出承诺:“如果是这样,你根本无需如此!少爷不在乎你们的籍贯、出身,也不在乎你们的过往,只要从即日起你们忠心于我,大错可减,小错不罚!还有,我知道你们都是承受过苦难的人,如今你们跟随了我,那么你们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仇,虽然我现在还很弱小,但是我承诺,如果有能力,我会一一为你们出气。”

    辛瑞的保证不可谓不大气,这话一出可是代表着他背负了所有人的期望,听到辛瑞的保证,听着这掷地有声的承诺,魂六原本一丝的担忧彻底消失,剩下的只有彻底的感动,看着少爷淡淡的笑意,小丫头激动的已经热泪盈眶,其他人虽然好点,但是也好不了多少。

    看着小丫头的泪水,看着众人眼中希冀的眼神,辛瑞的心似乎也被触动,但是此刻魂六已经泣不成声,所以他的询问只能看向魂五:“能说说,你们的过去吗?”

    听到辛瑞的询问,魂五顿了顿,终于没有拒绝,开口缓缓述说:“少爷,我的家乡靠近大海,那原本是个美丽而著名的渔村,虽然一直不是很富裕,但在只要勤奋就一定能混口饭吃。可是后来一次激烈的战争之后一切都变了,那是八年前的一个晚上,村子的小码头被遭到袭击,停在码头的所有渔船无一幸免,村子上的人祖租辈辈都靠打鱼为生疏于其它营生,这次的变故给存在带来了沉重的打击,虽然如此但是村子没有被打垮,战争之后村子开始自救。可是不久周围海域再次生战斗,而且这次沿用的是高污染化学武器,周围的海水被彻底污染,近海根本就没有了收获,而滑乘如此小船出远海几乎无疑是送死。从此村子没落了,依靠村子供应的小镇也萧条了,为了生存,有能力的人都逃走了,剩余的村民开始变卖自己的一切,小镇萧条了东西当然不会卖好价格,于是大家就瞄向了外来的船只,抓住每次其他地方船只靠近的机会,最大限度地获得口食物,开始的时候还好点,但家里的东西必定是有限的,卖出一件就少一件,而且一些外来船也摸准了这里的情况,大大的压价,村民也只能忍气吞声,很快一些家庭已经家徒四壁,饥饿的男人开始逼迫自己女人卖身,后来到卖自己的儿女,我就是8岁时和妹妹一起被卖的,我们被带到一个小岛上,上百人一起被关在一个地笼里,而每天却只给很少的食物,只有靠抢才能夺的一点,开始我们不敢抢,连续2天没有东西几乎要饿死了,第三天是一个好心的大姐抢到一点救了我们,然后告诉了我们一句话-----活着才有机会,可是好心没有好报,不久的一天,十几个酒鬼闯了进来,要猥琐我们,好心大姐奋力阻拦,最终把他们惹怒,然后十几个畜生当着我们的面把大姐**致死……”说着说着,魂五不在平静,虽然几年基地生活已经让他坚强了很多,但现在想到自己的痛苦的童年她依然无法完全释怀,此刻她的眼里也已经被泪水侵蚀,魂五的诉说也勾起了其他几个女孩伤心的往事,仿佛产生的共鸣,所有人一起低头呜咽。

    “少爷你知道吗?自从好心姐姐走后,剩下的姐姐都不敢在反抗,每天都有很多的姐妹被糟蹋,当时我都几乎绝望了,是姐姐鼓励着我一直在恐惧中求存,如果没有姐姐我不可能活到现在,我不知道已经死过多少次了!”说完魂六向魂五投去了感激的目光,此刻的魂五默默地低着头,似乎不想要辛瑞看到她的柔弱。

    说完这些,魂六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勇气,也许魂六的确是太伤痛了。辛瑞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把依然伤怀的魂六拢入了怀抱,像一个慈父一样轻轻的爱抚着魂六的脑袋,轻声的安慰:“别难过了,一切的苦难都过去了!都过去了!……睡吧,今天过去了,明天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此刻的魂六完全放弃了身为基地优秀人的基本警觉,顺着辛瑞的归拢安抚,哭泣之音越来越低,他的话如同有了魔咒一样,很快怀里传来了均匀的鼻息声……

    “都是苦命的女孩啊?!”辛瑞说的很轻,但语气中还有一丝的哀伤。

    这一切的一切都落入了身边魂五的眼中,但她始终沉默不语,直到听到魂六均匀的鼻息时,魂五也一直没有动作,她的内心一直被另一种神秘的力量牵扯。看最后辛瑞流露的一丝忧伤,她的心也跟着忧伤起来……。

    深夜的风更加冷了,厚厚的外衣依然不能抵挡海风的凛列,辛瑞一成不变的保持原有的姿态搂着魂六坐在地上,如同一尊寂静的石雕。直到凌晨之后,一直徘徊在不远地方的魂五才缓缓踱步走了过来劝说:“少爷!夜深了!”

    听到声音,已经知道来者的身份,辛瑞没有回头,直接问了一个自己最大的疑惑:“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身份!”

    “少主!”魂五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跪了下来,嘴里的称号也变了。

    这一声‘少主’不要紧,却吻合了辛瑞的很多猜测。

    “只有我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就是我妹妹我也没有告诉,只告诉她,你是我们今后活着的唯一!”魂五说完,又连忙补充解说。

    辛瑞点点头:“看的出来,但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呢?”

    “是少主衣服上的挂坠告诉我的!”

    噢!辛瑞有些意外,低头看了下自己衣服上的挂坠,这是很久以前爷爷塞给自己的,自己一直挂在了身上,没有想到却暴漏了自己的身份。

    “少主不用担心,这个挂坠也只有我认识!”

    “"噢?”又有些出乎意料。

    “因为我曾经见过把我们从苦难中解救的老恩人曾佩戴过这个,从那时起我们也誓侍奉恩人为主,但安排好我们以后老恩人就再也没有出现!在离开基地的车上,我无意中在少主的身上现了这个!”魂五小心的解释道。

    “按照你的说法,你是后来才知道我身份的了!”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