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六七二章:乡愁
    “东尼大木,除了八格牙路你还能不能有点新鲜的?既然你觉得吉田秀男该死,你把他弄死得了。托马斯,你给他带路,早点把那家伙弄死我好和东尼大木再去好好赌他个三天三夜,我就不信他能一直赢下去!”

    伊利亚一副鄙夷的模样,把吉田秀男弄死在他说来简直比弄死小泉英夫还更要不值得一提,托马斯生怕东尼大木听了他这谗言,连忙把最大的实话给说了出来:“伊利亚,我的朋友你可别添乱了,吉田秀男要是死了,东方公主号就算能开进千岛星系也绝对是再开不出来了…”

    托马斯之所以想瞒着东尼大木,单纯只是担心他因为伊藤家族的遭遇把吉田秀男给弄死。

    一方面是吉田秀男死了没人可坑,另外一方面这家伙的哥哥毕竟是吉田大雄,是雉菊帝国军方的实权大人物。

    吉田秀男不死怎么都好说,他要是死了,他哥指定得疯了,不是考虑这一点托马斯之前就把伊藤家族这个人情卖给东尼大木了,哪会等现在情非得已了才交代出来。

    对于和族的师承门派观念,托马斯也知道一些,所以他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不过他从根儿上就错了,东尼大木是刘小宝扮演的。

    “该死的人不能死,不该死的人却无人眷念,我们大和民族这都是怎么了,怎么变得如此病态…托马斯,我的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把吉田那些人放了吧!”

    东尼大木的脸色难看的就好像吃了死耗子一样,但其实托马斯舍得让吉田秀男死他还舍不得呢,梦魇那帮海盗不是要绑票?

    绑一个也是绑,绑两个也是绑,绑我的时候顺带把这个吉田秀男也给绑了,还顺带给托马斯消除了隐患,以舰长先生这聪明的劲头,到时候肯定知道怎么把锅全推到海盗的头上。

    等小爷我和想要中心开花的邓帅碰上头,没准儿还能用这家伙当诱饵赚个搂草打兔子,顺带把吉田大雄也给解决掉。

    “另外把伊藤家族的人全部交给我吧,我知道拳赛涉及东方公主号的利益,我也不为难你,你报个数,我给你双份,其中一份就当我对你的酬谢了。”

    “你们当着我的面谈这种见不得人的交易干嘛,我可是正经商人!”

    托马斯无语透了,心想你这个输了钱就喊打喊杀的家伙要是正经商人,那老子绝对是道德达人…

    “你们谈,我先到拳赛那边去了!东尼大木,你很对我的胃口,你和我们的舰长朋友谈完了一定要来啊!不然我就看不起你了!”

    “恩,不赢你的钱就是看不起你!”

    伊利亚翻个白眼竖个中指,傲娇非常的先一步去了,他前脚一走,终于不用再藏着掖着的托马斯顿时就是火力全开,前后不接的一连说了好多话。

    “我的朋友,你不会真想弄死吉田秀男吧?”

    “其实吉田秀男也不算特别的过分,只是让伊藤家的男人打拳赛,对于老人孩子和女人倒是没有为难也没有什么不规矩。”

    “好朋友你必须要考虑到,伊藤家落得这么一个下场,不是吉田秀男有能力办到的,你要是解救他们,我怕你有麻烦!”

    怕东尼大木不信,托马斯在胸口画了个十字,赌咒发誓道:“真的,我的朋友,你得相信我,我不是想隐瞒和欺骗你,只是为了你考虑才没有告诉你伊藤家族的事情。”

    “我当然相信你。”东尼大木双手把住了托马斯的肩膀,真情流露道:“不过你也得相信我,首先我不是蠢货,我不会杀死吉田秀男的,至少结束此次千岛星系之行前不会!”

    “至于你说的麻烦其实也不是什么麻烦。吉田秀男虽然是个蠢货,但也不是蠢得彻底,他找我就是为了我手上的军火,而伊藤家族恐怕就是他可以动用的最重要的筹码之一。”

    刘小宝之前只是觉得吉田秀男还有点小聪明,知道传闻中那帮经受死亡拳赛考验的‘忍者’居然是伊藤家族,刘小宝顿时就把吉田秀男的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更觉得这个至今依然在难忘今宵的家伙还真有点聪明了。

    东尼大木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托马斯怎么还能不明白他的意思,一拍脑门道:“怪不得这个家伙之前花了不少的代价对朋友你屏蔽了关于伊藤家的一切讯息!再加上你根本就没去赌过拳,所以对于这一切,你才没有机会知道!这个家伙太狡猾了!”

    托马斯很想说,要是能早点想通这一茬,老子早和你交朋友了,怎么还会上赶着去被你揍一顿,直接把伊藤家族的消息给你一说,那你还不得对老子感激涕零的!

    当然,托马斯也就这么一想。

    他对于现在的一切非常的满意,虽然挨了一顿揍还掉了两颗牙,但之后全都在吉田秀男一伙身上报复回来了,而且还得了好大一笔的辛苦费,现在还因为伊藤家能够得到更大的一笔钱…这东尼大木,真是大大的够朋友啊!

    又假惺惺的说了些场面话,托马斯就屁颠颠的去办东尼桑交代的事去了,而刘小宝待他离去之后并没有马上出包间,而是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妈,是我,我好着呢…”

    “没有,我和苍井小空绝对只是朋友关系!现在是,以后绝对也是…”

    “宝宝没有太调皮吧?恩,她也喜欢用她幼儿园的同学来威胁我,你得好好治治她…”

    “我今天在东方公主号上的遭遇就是我刚才给你说的这些了,怎么样,精彩吧,不过讲真的,这大名鼎鼎的东方公主号比起妈你给我弄的雁居楼真的是弱爆了…”

    “不说我的事了,妈我是不是有个表哥叫庞胜啊,这个,那个,他应该好像是当了大卖国贼了,具体情况我晚些时候给你发过去…”

    儿行千里母担忧,如果有可能每天打个电话报声平安是秦明月放行刘小宝的底线。

    刘小宝这一个月以来每天都一丝不苟的执行着,不仅是因为母亲要求,还因为只一个电话就会化解掉他所有的乡愁。

    是的,乡愁。

    乡愁,是一枚邮票,是一张船票,是一方墓碑,是一湾海峡…

    于刘小宝,乡愁是一片只需用一个电话就能跨越的星空,至少,现在是的。

    ————————

    好吧,我承认我文青了一把…

    好事成双,再文青一把。

    心有猛虎,逝者已矣;细嗅蔷薇,星空仍在。诗坛最后的守夜人,余光中先生,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