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五七九章:十八般武艺(十七)

第五七九章:十八般武艺(十七)

 
    “这还不功利?!”

    不论婚姻关系实际上是如何现实的一种人与人之间的特殊关系,在公开场合与一些不是很熟的人谈论起它的时候,人们总是会从婚姻就必须得是纯粹的这一立足点出发,不然就好像是在当众脱裤子耍流氓似的。

    因而在现在这个招聘会现场,为了某种目的而结婚的谈论当然是功利的。

    但秦明月却对此说了NO。

    李飞云当然知道她这样的存在是不会无的放矢的,那么李飞云当然也就可以认为秦明月现在等于是在当众替刘小宝把未来有可能会出现的负面影响给提前抹了。

    你帮他就帮他吧,但做人留一线啊!

    肉都吃了还不想给我留口汤,连事后的影响你都要帮他摆平,都不给我事后给他添恶心的机会?

    我虽然和你不是很熟,但这货也不是你的亲儿子啊!你凭什么这么帮他啊,难道你们女人都爱刘小宝这一号的?

    如此一想,嫉妒心爆炸的李飞云也不管秦明月不秦明月了,直接就给秦明月怼了回去。

    李飞云倒是气得都快冒烟儿了,秦明月却巴不得有个捧哏的,所以也不生气,还是如一开始那般,用非常淡然的语调说出了她给出这个论断的立足点。

    “如果是因为感情到了而结婚,当然不能算是功利。比如上个月我们秦氏旗下的明月集团和宝贝集团组织过一次混乱星域员工和炎黄星域员工的联谊会,然后到今天为止,据我所知已经有上千对新人组成了幸福美满的家庭。”

    秦明月说得有理有据的,红眼病犯了的李飞云却万万不能苟同了。

    “这和我们现在说的有什么相关?秦!阿!姨!”

    李飞云哪儿还能保持风度,说话的口气都开始恶狠狠的了。

    哪怕是在刚才李飞云都不敢这样的,但有个刘小宝给他绕山路十八弯就够让他憋屈得慌了,没成想这秦家家主居然是一百八十个弯的节奏,这让他心生恐惧之后倒是勇敢了一把,一心只想快点和秦明月也撕破脸早点走人了事,也好不再继续承受这非人的折磨。

    “别人不知道你应该知道,我刚才提到的那两个集团的任何一个员工,都用不着以和别人结婚的方式来获取炎黄公民的资格。”

    “那又怎样?”

    “所以我刚才就想问问你,若是秦氏下瞎的无数集团公司和刘队长即将创办的电竞大学成为战略合作伙伴,你刚才说的那些问题还是问题吗?”

    “…”

    秦明月并不在乎李飞云勇敢还是懦弱,生气亦或是开心,她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帮亲儿子刘小宝解决困难来的。

    即便是没想到结婚改变身份这一取巧的招数,但就好像她话里话外透出的那种让人无从去怀疑的自信一样,她完全有实力不耍任何花招就帮刘小宝解决掉李飞云刚才提出的若干问题,不费吹飞之力。

    李飞云再傻也听出个所以然来了,而刘小宝则是不断的骂自己刚才简直太愚蠢了。

    电竞公司刘家是没了,但珠宝公司刘家多得是啊!

    那么多公司每年可以让多少混乱星域人转变身份?只要有了正常人类世界的身份,那接下来是继续供职于珠宝集团还是去打电竞谁管得了!?

    “呵呵,他秦阿姨啊,贸易你是这个,但电竞您未必就玩儿得转了。”

    李飞云正在窘迫之时,又有人加入了战团。

    只见说话那人快步朝会场中央走近的同时朝着秦明月竖了一个大大的大拇哥,其身后跟了一大票小跑跟随的保镖,再加上他头发梳得跟古董电影里的发哥似的,若是来段激昂的音乐,没准儿众人都会以为是赌神登场了。

    当然,说话这人长得不帅也不是很有气质,看上去又还有点老了,不然大家恐怕也勉强可以接受他装这一回掰了。

    但不论装还是不装,来人的出场至少在表面上显得气势爆棚也就是了。

    “哦,是吗?”

    秦明月头都没回,还是轻轻的语调,但就是这种平淡,却会让旁观者觉得她就像一座永远不会被撼动的山岳一般,根本就没有因为来人怎样而做出丝毫的改变。

    “这货谁啊?”刘小宝斜眼一瞧来的那人,大惊失色对雷焅如此问道。

    刘小宝倒也不是被来人的气势所慑才对雷焅有此一问,而是觉得这人这X实在是装得有点太尬了点,刘小宝自问都够见多识广的了,但哪怕乱星的土大款这年头都不会装这种土得掉渣的掰了啊!

    “你问我我问谁啊,也许是哪个旮沓新冒出来的一个土豪?”刘小宝觉得尬雷焅也汗毛立得慌啊,他自问都够老土的了,但这突然冒出来替李飞云承受火力的家伙居然比他还土了八倍的样子,无疑让他很有见鬼之感。

    “小贝,你知道这货是哪个路子来的不?”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虽然挺看不上如此做派的土鳖,刘小宝还是想把来人的路数给摸清楚再做定论,于是连忙又把亲妹子拉过来问了起来。

    虽然秦明月看上去完胜这家伙的样子,但人家牛是人家的事儿,大不了事后叫两声姐姐套套近乎了事,总不能完全把事儿撇给人家来帮忙的啊!

    “好像是李飞云他爸?嘿,他还真好意思啊,自己不行把他爸叫来,哥,咱们小时候和人打架都不带这样的吧?”

    “你个丫头别把自己说得好像多厉害似的,咱俩没爸没妈的,小时候和人打架你倒好,往我身后一躲了事,你哥我除了能被人锤得鼻青脸肿的,想叫爸妈来帮忙也没得叫啊!”

    “哥,人家哪儿一躲了事了,人家明明是拉开距离扔石头去了!而且你哪次鼻青脸肿了,我怎么不记得,我就记得每次都是你把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好不好!”

    “又不是放魔法需要时间念咒语,扔个石头你还拉开距离,直接拿着砸啊…”

    …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虽然兄妹俩的说话声音不大,但已经足以让他们身边不远处的秦明月把他们所有的谈话听进耳朵里去了。

    她定定的站在那里,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表露,就好像压根就没有听到一般,但实际上,内心早已是山呼海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