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五二一章:特派员

第五二一章:特派员

 
    春夏秋冬交替,乱星北方,以及凤凰小城周围的一小片属于乱星南方的地方,在丐帮的带领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大踏步的前进着。

    作为丐帮的掌舵人,洪飞自然是因此而欢喜的,在乱京吃过喜宴,坐着一直没有还给洪七零的太空驱逐舰,去到凤凰小镇,装模作样的把水淋在了一个有着棕色皮肤的孩子头上,然后就真正的皆大欢喜了…

    …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欢喜不起来。

    最近一年,老巴顿看上去越发的苍老了。

    一句在三百多年前的华夏烂大街的歌词如果由洪飞说给老巴顿听其实非常的应景儿…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一年前,在鱼死网破般的大招放出之前,老巴顿想象过很多后来。

    其中当然包括洪水猛兽一样的难民在席卷北方之后再掉回头来,再席卷南方——会回头的人或许十不存一,但只是北方没饭吃了,总会有人会回来的,届时赏他们两口饭吃,再重新制定规则恐怕不会根本有什么难度,然后一统乱星,过个二十年,乱星绝不止现在这二十多亿人,黄金龙家族自此就有了站上人类金字塔尖的资本…

    老巴顿甚至都为此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然而…都是痴心,皆是妄想!

    所谓的鱼死网破,不过是他费尽心力给生死对头做的一件嫁衣罢了。

    后来…后来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即便南方已经进入秋季,但依然没有大雪纷飞,只是不断掉落的白发对于老巴顿来说却比大雪纷飞更要残酷得多,照这个节奏,再用不了多少天,他就要成为他自己内心里打心眼儿厌恶的秃子了。

    “又在凤凰小镇喝得烂醉如泥了?洪飞,你高兴得太早了!...还没结束呢,既然不能用计谋征服,那就用屠刀征服吧!”

    洪飞自从去年一仗之后就小样得很,对于黄金龙家族的挑衅或是宣战啊什么的选择了视而不见,能避则避的策略,一副小媳妇儿受气包的模样,整天不是在电视上露脸接见各行业的顶级人才,就是在乱星各地飞来飞去的酩酊大醉。

    以至于曾经遍布北方大地的宣传标语以及扩大战果、消灭黄金龙家族之类的口号变得好像根本就不是他这号粗人曾经做下的手笔…

    老巴顿一直等着洪飞又来打自己,但洪飞就是不动手,于是他就尴尬了。打吧,得不偿失,不打吧,难道眼睁睁的看着生死对头成长为不可能战胜的参天巨擎?

    不管老巴顿愿不愿意承认,洪飞现在才是乱星大地上拥有站上人类金字塔顶端资本的那个人…

    老巴顿忍了很久了,要不是头发快要掉光了,他或许还会继续忍耐下去,可是头发要掉光了呀,没了头发的人,就像只剩枯枝的树,离死亡是无限近的,所以必须得在命运不可控之前做些什么才行了…

    老巴顿自言自语后,掏出电话,拨通了早就被美联邦派驻到乱星常驻的特派员的电话。

    特派员是谁,身份是高还是低,亦或者是男还是女,在电话被接通之前老巴顿一概不知,不过在等待对方接电话的时候,老巴顿的心情也谈不上紧张,更不至于忐忑啊什么的,不仅因为他这辈子见过了太多的风浪,还因为到了现在,他只能是歇斯底里了。

    “你好,你是谁。”歇斯底里不意味就一定要大吼大叫,即便头发都快要掉光了,老巴顿还是有着足以穿透话筒的绅士风范,他的声音不大,足够有力,却还又不失礼貌。

    “你好,你又是谁?”对方显然不太吃他这一套,语气轻佻无比,事实也是,对方被派来很明显知道他是谁,但还是如此鹦鹉学舌的反问了,简直就是在调戏他。

    “我是乔治巴顿。”如果是换了老巴顿的孙子霍顿来打这个电话,现在指定已经被对方给气炸了,保不齐要破口大骂来仗嘴炮再聊正事,而老巴顿显然一点也不在意对方的轻佻和不礼貌——这或许就是爷爷和孙子的区别吧。

    “哦,想起来了,是你啊…嘿,老不死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我那嫉贤妒能的上司发配到乱星这种不毛之地来,所以,你准备怎么补偿我的精神损失啊…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巴洛特利。”

    隔着话筒,老巴顿都在自己的意识中看到了对方随着说话而有节奏扭动的躯干以及姿势很嗨的双手…巴洛特利,怎么是他…怎么…特派员是个黑人!?

    “两个美女怎么样?”老巴顿微微皱了皱眉,作为一个从记事起就一直自诩高贵的白人,他在方方面面都对自己的要求严苛无比,或许正因如此,他打心眼儿里比一般的‘贵族’也更看不起别的肤色的人种,而要论最讨厌的,自然就是他觉得懒散赖皮之外啥都不会的黑人了。

    …即便是金枪王,即便一年前在地下城里立下不世之功后全身而退,但巴洛特利还是一个黑人啊,派个黑人来,美联邦,你真的是我乔治家族值得信任的队友?

    巴洛特利对此全无察觉,自顾自在电话那头开心大叫:“太可以了!老不死的,算你识相啊!不过最近是没办法要你这个补偿了,要想收好处,总得先把事儿给做了,你说是吧,巴顿先生?”

    这句话说出来倒是让巴顿对巴洛特利这个传说中的人物高看了一眼。

    要想要好处,总得先把事儿给做了;做错了想扭转局势,总得先付出代价阵痛够了才行,都是一个道理啊。

    “哦,你在做什么?”

    “我半年前就被派过来啦,不做点事是会被闷死的你知道吗?鉴于舆论对咱们这边有点小小的不利,所以我最近一直致力于通信系统的基础建设工作…”

    “很不错。”巴顿打断了巴洛特利,“这个我很感兴趣,但还是稍后再说吧,我还想好好听你聊一聊去年在地球那一战呢,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先来谈谈和你一起来到乱星的那批机甲和太空战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