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四八三章:喊山
    一个多小时后,广袤的高加索山脉的又一个黎明拂晓。

    太阳将要露头,朝霞如血的时候,大地突然震动了起来。

    人脚下飘逸的云朵不再柔顺,直接暴走,更像是在遁逸事发现场;喧响的瀑布瞬间干涸,层峦一座又一座的崩塌,鸟儿飞绝了也再见不到千山;再往下看,群鹿与绿荫纷纷破碎开来,苔藓和灌木争相逃命,夹杂着秋黄的苍翠很快变成了星星点点…

    仿若末世到了,普希金诗中无比高远的高加索,在很短的时间内千疮百孔,哀鸿一片。

    这就是秋天的高加索?这何止只是秋天的高加索!

    欧阳百花的心也像是归寂了一样的萧索,张大了嘴,朝着一座山的方向,就是喊不出来。

    那山在整座山脉里最为威武雄壮,那山叫做厄尔布鲁士峰,那山的脚下,有地下城的唯一出入口。

    就只有那山还没有崩塌,可是欧阳百花非常的清楚表象不代表一切,那山的底下,再朝一个方向去相当漫长的一段距离,就是崩塌的源头所在。

    “妈妈,爸爸在哪儿?宝宝害怕…”

    刘宝宝对发生的事情只是零星的知道一点儿,一直以来,她知道妈妈好像不太喜欢爸爸,她因此困惑过,也有过几次小小的不开心,因而当妈妈说坐着飞机是带她来这里看爸爸的时候,她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的。

    没见到爸爸,倒是航看到了天崩地裂,当真是吓死宝宝了。

    “宝宝不怕,爸爸在的,爸爸肯定还在的…”

    因为被哆哆嗦嗦的女儿唤起了母性,欧阳百花倒是在惊惧之余能说出话来了。

    刘小宝死了没?欧阳百花只关心这个问题。

    一手抱着瑟瑟发抖的女儿,一手拿起了私人飞机上的电话,欧阳百花想了想,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关布元帅那里去。

    “刘小宝死没死?”

    “应该没有。”

    “这么说你也不确定?”

    欧阳百花的眼睛眯了起来,放出了危险的光芒。

    关布元帅视若无睹,他见过了太多沧桑,他当然知道刘小宝肯定还活着,但是他不能告诉欧阳百花这个烈士之后,只因为她的性格真的太烈也太野了些。

    何况,就算他说刘小宝肯定还活着,她就能不伤心了?

    开什么玩笑,刚刚姚冰蓝和凤凰才组团来和他哭了一场呢,这俩对一切都还是了如指掌的那种都那么悲伤,可以想象对一切真相云里雾里的欧阳百花要是知道真相会怎样了。

    与其这样,到不如不说真相,把老毛子们知道的告诉她就好。

    “地狱独角兽说过,不会伤他性命。”

    因为巴洛特利的逃脱,地狱独角兽已经不再可能是什么机密,至少欧阳百花都算是有点了解这种俄联邦在地下城里藏了一百多年的珍稀物种了,所以关布元帅并不顾忌给她说说独角兽们最后的承诺。

    “第二通道真的堵死了?”

    “是的,不然你觉得在俄格边境激战正酣的双方会在一个小时前默契的停火然后各回各家?”

    第二通道已经堵死,而巴洛特利要把秘密汇报给美联邦只需要很短的时间,所以他的生死不再重要,双方没有利益可图,自然不再交战,就是这么简单的逻辑了。

    关布元帅说的欧阳百花都知道,这时候再问这个问题,只因为欧阳百花并不死心罢了。

    “你不知道他到底死没死,那你应该知道,他死了还是活着,我最快多久能得到确切的结果吧?”

    “知道,据评估,至少也得三年的时间。”

    “又是三年…哈哈哈,老天你是在玩儿我!!”

    欧阳百花说老天在玩儿他,实则是在指着厄尔布鲁士山嘶喊。

    她的豪华死人飞机隔音效果自然是不错的,不过那山却真像是被她喊动了一样,震颤之余,长长的一截山峰垮塌,不再于这场灾难之中独善其身。

    “你还年轻,你的孩子尚幼,你的电竞俱乐部正处于起飞阶段…”

    “你放心吧,我不会自裁的,”欧阳百花知道关布元帅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但她真的没有耐心去听,所以她直接打断了元帅,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继而言简意赅的阐述起了她现在意愿:“就算要自裁也该是你那个狐狸精徒弟不是吗?不是她,小宝不会去地下城的!你放心,我过会儿就去找她!”

    面对欧阳百花的威胁,关布元帅眼也不眨一下的道:“我建议你别去,因为你打不过她,把你的七大姑八大姨全叫去也不是她的对手,你花钱雇再多的人也伤不到她,因为她是炎黄星球部队的团长!你不喜欢讲道理,我那徒弟也不是一个喜欢讲道理的人,同样,我有的时候也不喜欢讲道理。”

    其实不能怪关布元帅对欧阳百花心狠。

    欧阳百花虽然已经是孩子妈了,但在涉及感情的方面她却更像是一个未长大的小孩一样,经常不顾及后果的做些幼稚无比的事情出来,伤人又伤己,对付她这样的,心狠一些反而可以让她受到的伤害少一些。

    欧阳百花对关布元帅不算陌生。

    这算是他一个长辈,一直以来也对她和气得很,而现在,他是在把自己当做敌人在对待吗?如此残酷而又无情!

    “你意思是不准备我去找她?”

    关布元帅没来得及回答,‘哇’的一声,自觉委屈透顶的欧阳百花就喊着哭了出来。

    所有的套路都耍不出来,要玩狠的别人可以比她更狠,她不知道除了哭自己还能干什么?

    妈妈哭了,还不醒事的刘宝宝本来就害怕,于是跟着一起嚎啕了起来。

    欧阳百花看向了那山,刘宝宝也跟着看向了那山,母女俩喊着对着那山放肆的哭泣,让关布元帅自觉过意不去,又哭笑不得。

    “回炎黄来吧,我不想你去找她,但我会带着她和凤凰一起来找你,在我眼中你们都和我的女儿一样,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说是吗?”

    欧阳百花能说个不字儿?反正都是见面,她来了到时候想办法把那狐媚子的脸给抓花一样可以达到目的,想到这些,欧阳百花喊得又畅快了许多,那山也像是听到了一般,应声又塌了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