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四四六章:轮盘(下)

第四四六章:轮盘(下)

 
    阿尔沙文一个人的牺牲换取攻占第九街区是值得的,但是这个结论的成立建立在独角兽们还活着的前提下。

    要是独角兽们全被杀没了,整个地下城对于俄联邦来说都没有了存在的必要,遑论是区区一个第九街区?

    “雅辛说得对,萨芬肯定是疯了,我们不要管他,至少先弄明白第六街区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现在必须尽快和莎娃他们联系上。”

    布特尔斯基这一下倒是真的有点组长风范了,帕夫柳琴科都还没有发表意见,他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对于他这个决定,帕夫柳琴科当然是认可的。

    信念的建立需要漫长的时间,而崩塌,往往只需要一瞬间。

    布特尔斯基三人之前和许多俄联邦的电竞玩家和机士一样,都非常的敬仰萨芬这个老前辈,以至于他们这一次会被萨芬轻而易举的忽悠了。

    他们不会继续崇拜一个被他们认定已经疯了的萨芬。

    然而,轮盘依旧还在向前。

    “沙皇,信号检测显示,他们又在进行远距离通讯了,您违抗了弗拉基米尔的命令,所以极有可能他绕过了你正在向他们下令,为了防止节外生枝,我们要不要干掉他们。”亲卫一号如此问萨芬。

    “让他们滚到最后面去就行,至于要走要留都与我们无关,因为他们根本不值得我们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我们的目标是第九街区!”

    萨芬的话,冷酷非人,根本不会被任何正常人所理解。

    万事皆有因,曾经那个让人值得崇拜的萨芬会变得如此非人,期间发生的事情是不会为常人所知的。

    在很多年以前,萨芬这个名字被萨芬自己和俄联邦政府一起塑造成了无数俄联邦机甲战士心目当中的最高信仰,这样的塑造曾让萨芬觉得他自己就是真正的沙皇。

    然而他不是,他只是电竞沙皇,他自以为拥有的那些无限澎湃的力量连他最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了。

    那个他深爱的女人,是美联邦的间谍。

    不顾他的苦苦哀求,号称军神的俄联邦第一元帅格奥尔吉签署了对那个美丽女间谍的枪毙令。

    后来,萨芬就成了现在的萨芬,而现在,莎拉波娃所爱的伊利亚,是炎黄的间谍。

    …

    “姚,你冷静一点!我不想和你打架!”

    姚冰蓝的追击到了第七街区不得不暂停下来,在这间歇,莎拉波娃终于可以在三人小组通话频道里气喘吁吁的如此叫道。

    在地形复杂的地下城,要追击疯狂逃窜的独角兽们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追到第七街区才跟丢目标,姚冰蓝当然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

    始终把操控手速维持在一个巅峰的状态下对机士的体力和脑力消耗都是非常恐怖的,一颗心全系在刘小宝身上的姚冰蓝停下来后尚有眩晕的感觉,更别说比她还稍有不如的莎拉波娃了,要不是有团队通讯联系好让他们知道姚冰蓝的方向,莎娃和伊利亚早就掉队了。

    “我也不想和你打架,但是我要做的事,没人能够阻拦,让我觉得很有好感的你也不行!”

    姚冰蓝的暴躁是可以被人所理解的。

    即便她使出了浑身解数,但独角兽自己的地盘实在是太熟悉了,追逃双方一进入第七街区的地界,独角兽们化整为零四散一跑,地下城里机甲雷达又不像在外面那么覆盖面积巨大,在最多只能覆盖二三十公里的情况下还遭遇了超乎姚冰蓝预料的反雷达干扰,以至于她很快就在第七街区追丢了何塞。

    “那你至少说说你要做什么吧?”

    莎拉波娃完全能够理解姚冰蓝,因为她不止一次的幻想自己会让现在的姚冰蓝一样,奋不顾身的爱一次。

    “伊利亚,你觉得我应该冷静吗?”

    弗拉基米尔元帅已经给莎拉波娃下令,命令莎娃务必要稳住姚冰蓝,不能让这个疯狂的女人对独角兽们造成不可挽回的伤亡,所以莎拉波娃顾不得休息,还喘着大气就开始劝阻起了姚冰蓝,可姚冰蓝根本不接她的话茬,反而是把问题抛给了伊利亚。

    莎娃没有因此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她只是替伊利亚感到难办,毫无疑问姚冰蓝在她看来就是一个烫手山芋,现在这个她都无法解决的烫手山芋找上了伊利亚,伊利亚能搞得定吗?

    “不冷静又能怎样?何况,我看独角兽们并没有伤害刘的意思,不然就他那小体格,何塞根本就用不着和他比什么俄罗斯轮盘赌,直接一个小脚趾头也踩死他了,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听莎娃的。”

    姚冰蓝问刘备觉得自己该不该冷静其实有相当成分的责怪意味在内,责怪他根本就不担心自己亲侄子死活,不然怎么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而刘备的回答也非常的巧妙,他把事实摆在了姚冰蓝面前,并且直接给出了他的看法,给她一个冷静理由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回答她自己为什么能够冷静。

    “士可杀不可辱!你看到了,那只老不死的独角兽分明就是在侮辱他!”

    “是啊,那他为什么没有一头撞死呢?我觉得是因为他非常的明白,只有活着才能一雪前耻这个道理。”

    相比姚团急促的爆发,刘备同样及时的劝阻显得如此到位,让姚冰蓝再说不出什么富含攻击性的话来。

    “那就这样干看着?”

    说了这句,姚冰蓝整个人都瘫了,不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身体上,前所未有的无力将她席卷,可以说,此时她整个人都是碎的。

    刘备当然不会允许姚冰蓝就此沉沦,刘小宝没有明着说把姚冰蓝托付给他,但刘小宝的意思自始至终都夹带在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当中,刘备又怎么可能不懂他是个什么意思。

    那个小混球的托付在此情此景下尤其显得重于千斤,刘备根本就会允许自己有任何一丝的有负所托。

    “与其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旁观者,我觉得你倒不如试着把发生的一切理解成一场主动找上你的轮盘赌,如果你足够勇敢,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赌你害怕的那种结局不会降临在刘的身上。”

    轮盘赌?是的,轮盘赌!

    只不过是没有像刘小宝那样,遭遇一把巨大的左轮手枪而已…姚冰蓝好似被粘回了原形,猛得坐起,如往常那样端正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