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四四一章:星尘·往事

第四四一章:星尘·往事

 
    除了阿尔沙文之外,别的老毛子们还不知道何塞和刘小宝已经结成了同盟。

    这样的战略优势自然是要好好运用的,所以何塞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了刘小宝机甲的对外通讯,至于要怎么发挥,是它留给刘小宝的难题。

    刘小宝刚想动手接通和姚冰蓝的通话,却又怔住了。

    是的,刘小宝现在触手就能和他的姚老大进行通话了,这不是福利么,怎么会是一道难题!?

    这就是一道难题。

    刘小宝上一次面对这样的难题,是在高考的最后。

    所以,刘小宝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那时那刻的感觉,所以,故意脱靶的三发子弹如同穿越时空击在了他的心上,所以,刘小宝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姚冰蓝进行通话。

    那一次,我还逃不过命。

    那这一次呢,我能逃过命吗?

    刘小宝进入了长时间的沉思之中,他的眼被如星尘一样遮天蔽日的往事遮挡,他驾驶之下的机甲也好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步伐飘摇。

    被刘小宝捆了随意扔在地上的阿尔沙文也很飘摇,随着机甲颠簸,他整个人滚来滚去,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清楚的看见了刘小宝的失神。

    这是他的地盘,如果他想,他现在有不止一种办法可以趁机恢复自由,但是接下来呢?

    如果脱困,阿尔沙文不知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

    杀了刘小宝,然后被独角兽们杀死?

    不然呢,难不成和刘小宝一起,带着独角兽们突破牢笼,去追寻公开与和爱?

    除此之外不会有第三条路,阿尔沙文现在是知道了,刘小宝这个狂派队长万万不是狂妄就能够形容的,他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让这个疯子妥协和投降,那根本就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要么死,要么辉煌,没有不痛不痒,在刘小宝面前,现实就是如此的难以面对,于是阿尔沙文和以往很多年一样,当对国家的忠诚与自己的良心双双挡在面前的时候,他选择了逃避。

    “你准备怎么做?你现在已经和独角兽成了一伙的,按理说已经可以进行对外通讯了,那你为什么不联系你的姚团长?说实话,你的机甲操控实在是太烂了点,要是有她相助,你们就算走不出这座城,活下去的几率也会大很多的。”阿尔沙文没有选择脱困,他只是选择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了一些。

    和阿尔沙文一样,刘小宝面临的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但和阿尔沙文不一样的是,他不会把头埋进沙子里,再难他也要做出选择。

    沙子是星星的尘埃,而星星的尘埃不一定全是沙子,总有璀璨的光辉存在。

    刘小宝看着眼前如星尘一样的往事,心中竟然有些庆幸,因为要不是他当时做出了艰难的选择,那么,接下来的这一切或许都不会有。

    他会被炎黄第一电竞学院接回中央星,因此他一样也能得到刘家的认可,他的未来会顺风顺水,不会有这么多的波澜,但同时,他的生命中将不会有狂派,不会有凤凰,不会有姚冰蓝,更不会被人从心底里去认可。

    因为上一次的经历,所以即使心里再不愿,但在回答阿尔沙文之前,刘小宝已经做出了选择。

    “或许吧…可我为什么要联系她?你都说了,我走的是一条绝路,那为什么还要拉上她垫背?她是我的女人,我只能呵护她,不能连累她。既然做不到呵护她了,那就随她去吧,以前没我,她不照样活得好好的。”

    阿尔沙文语塞,刘小宝说得如此理所当然,但他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以他对刘小宝的了解,就算是不想拖累姚冰蓝,但他总该为姚冰蓝的安全考虑一下、做些安排吧?这次怎么如此的洒脱?难道是境界提升了?

    刘小宝又不是在修仙,就算境界提升也不可能有如此立竿见影的表象。

    有叔叔刘备暗中相护,地下城里最大的威胁独角兽也尽在掌握,因而,刘小宝早就想明白了,姚冰蓝和自己分开,会比和自己在一起更加的安全。

    理智上这么想,情感却不可能如此理智。

    刘小宝舍不得和姚冰蓝分开,刘小宝也惧怕一个人孤独的去面对未知的未来,刘小宝更知道的是,姚冰蓝肯定也和他一样。

    该与何人说?阿尔沙文?这货大概不能懂吧。

    “何塞,你在吗。”示意阿尔沙文禁声,刘小宝打开与何塞的‘私聊频道’,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一样的发问。

    “在。”何塞小心的把它配偶的角收起,然后回道。

    “能跟我说说你和你配偶之间最浪漫的事吗?”刘小宝抬起了头,通过机甲悬窗看着何塞转向自己的巨大脸庞,居然是有了一种凝视夜空的错觉。

    “浪漫?”何塞费解了一下,然后用非常讽刺的语气与言辞反问刘小宝道:“你觉得被你们人类像种猪和母猪这样的低等智慧生物一样关起来配种的两只独角兽之间也能有浪漫?”

    刘小宝感同身受了一下,觉得何塞比自己惨,然后幸灾乐祸的笑了,接着,他才回道:“肯定有的,虽然那么对待你们的人没有考虑过雌兽愿意不愿意,雄兽想要不想要,但炎黄有句话叫生米做成熟饭,如果没有浪漫的事情,你不会执念于找回你配偶的角。”

    “不是你理解的那样,死亡之后让自己的角回到祖地是最高的荣耀。”

    “借口,你不爱它你会在乎它是否能够得到最高的荣耀?你还可以继续狡辩,当然,我更乐意听到你说浪漫的事。”

    “好吧,我承认我们之间是有浪漫的,你们炎黄有个词叫相濡以沫,但我不想用这个让人怜悯的词来形容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但要让你个炎黄人能感同身受该怎么说呢…恩,我和她是一对洪水之中依然不知所谓的泥人儿,当根本就不认识的我们被人关在一起之后,我们俩想的居然不是人类之后会对我们怎样,反而是因为憧憬洪水过去之后的美好,聊着聊着就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

    然后…何塞停住没说,刘小宝在它夜空一样的巨脸上看见了星光灿烂,刘小宝的眼前,星尘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