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三六八章:驶向未知的船

第三六八章:驶向未知的船

 
    或许只是因为被那句‘你能成熟点吗’伤了男人的自尊,但更可能就是想一亲芳泽,刘小宝亲了姚冰蓝,并还在持续着。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就像拼死一搏的战场冲锋一样,刘小宝不用想都明白,亲吻姚团这事儿半途而废的下场肯定比一条道走到黑更为悲惨,所以刘小宝下意识的使出了浑身解数。

    或许因为女人的直觉,姚冰蓝之前对这样的情形并不是完全没有预想过。

    刘小宝的胆大妄为在姚冰蓝看来是绝对没有上限的,所以姚团甚至还提前想过怎样应对。

    她曾经以为,当这贱人把口头说说的调戏在自己身上付诸行动的时候,自己的第一反应会是痛揍其一顿。

    甚至她还想过,要是被他算计了,手脚都被他束缚住的话,用咬也要给这个贱人一个无比深刻的教训。

    可是,他现在分明没有捉住自己的手脚,也没有使用麻绳什么的道具来给自己下套,自己的手脚就好像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一样,有力气,却使不出来。

    被抽空的脑海逐渐被一种惊慌和羞愤交错的情绪填满的时候,姚冰蓝还在骗自己,她对自己说,我把牙齿张开好了,把他那四处乱钻的舌头放进来,这样才能咬疼他。

    于是她无力的随着刘小宝舌头的力道张嘴。

    接下来的一切当然不可能按照姚团设想的剧本去展。

    在她去想咬这回事儿之前,她的舌头已经被纠缠住了,奇妙的感觉无限放大,再次淹没了所有的清明。

    下意识的不认输让姚冰蓝也把自己柔软的舌头动了起来。

    系统控制飞行的机甲里,两人就这样开始了一场香艳的攻防战。

    姚冰蓝曾经以为自己初吻的时候一定会很笨很笨,但实际上却截然相反,就好像吃饭不用人教一样,自然而然的,她的手像刘小宝的手一样,时而紧紧抱住对方的头,时而又换做揽着对方的脖子,但不论怎样,都是那么的用力,像是在拼命,像是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嘴里一样。

    当一个战场陷入僵局的时候,高明的军事家往往会启动无比前瞻的上帝之眼,开辟出新的第二战场来分出胜负。

    男女亲热不是打仗,刘小宝会把手去向两座山峰大概是他习惯了的连招,而也正因如此,已经勉强算得上半个军事家的姚团才会对刘小宝突然开辟第二战场措手不及,更无从反抗。

    海蚕丝的军装张弛有度,被姚冰蓝穿着就好像长在身上一样的严丝合缝,现在刘小宝的手伸了进去也丝毫不显得突兀,好像是专门留了一条通道给其似的,让它可以肆意的挥。

    到了无法呼吸的时候,刘小宝暂时把嘴撤离,睁眼看到的是桃花仙子就连紧闭的眼皮也成了桃花的颜色,颤栗不已。

    同时,姚团大喘气的同时娇娇的哼了一声,像是冬雪在融化的声音,给刘小宝再次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一级通话请求,一级通话请求!”

    刘小宝都在扒姚团裤子的时候,烦人的电脑合成音像下课铃声一般的响了起来…

    两人像是被老师捉住的坏学生,对视一眼后都推开了对方,很有默契的像什么都没生过似的各自收拾了一下,这才把通话接了进来。

    “丫头,你应该还没和巴洛特利交火吧?怎么都累成了这样?”

    请求通话的是关布元帅,他看姚冰蓝的神态无异于是刚刚经历了一场耗时良久的鏖战似的,又见刘小宝也是这副德性,眼睛里分明还有火苗在晃动的样子,随便想想也知道这两人之间生了什么,当下带着三分调侃的如此的问道。

    姚冰蓝当然因此而脸红,不过她本来就脸红,再稍微红一点也看不出来,装作不懂师父话里的弦外之音,姚冰蓝问什么答什么的说还没有。

    关布元帅虽然老不羞,但也不是没底线的,哦了一声也就揭过了这茬,转而对刘小宝说道:“把两个鸡蛋都装在一个篮子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一切既成事实之前,你还有下船的机会,而我将可以保证你能安全返航。”

    “下船?”刘小宝不明所以。

    “是的,这场战争就是大海,你所在的机甲就是一艘驶向未知远方的船,而你的存在,对这艘船的航行其实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说得悲观一点,只能是在其沉没的时候平添一条人命而已。”

    “你是谁?”

    “关布。”

    元帅并不知道刘小宝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所以他除了回答自己的名字以外也没有任何多言。

    他之所以给刘小宝开了这么一扇门,想保证他的安全只不过是捎带的事情,最主要的是他要亲自考验一下刘小宝的品格到底如何,值不值得自己这个傻徒儿和他亲热成了现在这副小女人的模样。

    “原来你就是元帅大人,果然没有我妹妹想得那么英明神武。”

    刘小宝撇嘴的样子让关布稍微有点嘴角抽搐,虽然他早就习惯了张狂,但被一个后辈如此不留情面的当面评价还是头一遭,想说点什么在自己徒弟面前挽回点面子,刘小宝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人生也是一片大海,我在这艘行驶于战争的船上,同时也在一艘行驶在我自己人生的船上,我于战争或许真的可有可无,但是对于我自己的人生却是肯定不可或缺的。”

    “耿直点,别说得这么绕。”

    关布听懂了,会这么问是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傻徒儿还是一片迷茫的表情。

    刘小宝在再次开口之前深深的看了姚冰蓝一眼。

    人是高级动物,有复杂的逻辑思维,却又会被本能所驱使。

    思维在过往这些日子不止一次的告诉刘小宝,你已经有凤凰和欧阳百花外加一个可爱的女儿了,不能奢求得更多,可本能最终还是把他引领到了现在这一步,面对既成的事实,刘小宝从来都不会退缩。

    “我现在在她的机甲里,而她现在在我的心里…”

    “你真肉麻。”关布元帅鄙夷道,而他眼中的姚冰蓝已经完全融化,眼红红的,看得出来她是在忍着不让自己感动的泪水流淌成河。

    而刘小宝也是万分感慨的想,项羽也不想乌江自刎来着,我这么肉麻还不是你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