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三五七章:压缩饼干与烤全羊

第三五七章:压缩饼干与烤全羊

 
    乌云在我脚下俯顺地飘逸,透过乌云,我听见喧响的瀑布,峥嵘赤/裸的层峦在云下耸立,下面则是枯索的苔藓和灌木,再往下看,已经是翳翳的林荫,小鸟在鸣啭,群鹿在奔驰…

    这是普希金诗中的高加索,透着恬静的神秘往往会让人突然就很向往,但如果此时有谁把这句诗念给巴洛特利听的话,他肯定会杀人的。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秋天到了,厄尔布鲁士山周围越的寒冷,如果不是任务还没有完成,巴洛特利才没有在欧洲第一高峰周围当木头人的兴致呢…

    厄尔布鲁士峰是高加索山脉的最高峰,亦是欧洲第一高峰,其周围一共有七十七条大小冰川,其中大阿扎乌冰川小阿扎乌冰川以及捷尔斯科尔冰川最为典型。

    巴洛特利此行的目的地,高加索生化遗址正是位于大阿扎乌冰川之下的冻土深处。

    说是遗址,但这里其实从来就没有被俄联邦放弃过。

    虽然据说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进行过生化研究了,但却一直有着外松内紧的安保措施,像是在守护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样。

    巴洛特利当然知道这里有什么秘密,他甚至知道这里面有x元素,他此行也正是为它而来。

    “该死的沙皇战队,该死的狂派!”

    如果只是高加索生化遗址固有的安保措施巴神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但不巧的是,据可靠情报显示,沙皇战队已经在此常驻了两个月之久了,并且还有继续无限期常驻下去的意思…

    大阿扎冰川旁一块巨大岩石后的冰洞里,巴洛特利再一次自言自语的骂着。

    沙皇战队住在高加索遗址并不奇怪,因为他们每次回地球来都会来这里度假,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在地球度过这么久的假,这一切的出点或许只是他们真的想和狂派打场比赛切磋切磋而已…

    沙皇战队当然可以在此随便任性。

    阿尔沙文他们不仅不需要蹲在冰洞里躲避各种侦查设备的探查,而且还有俄联邦最美味的食物可以吃,完了还可以泡一个冰川温泉解解乏啊什么的。

    阿尔沙文是沙皇战队的灵魂人物,他在俄联邦的地位并不亚于巴洛特利在美联邦的地位,与他相比,巴洛特利现在就要可怜得多了,别说任性了,再这样下去,这黑哥们儿就连压缩饼干都要节约着吃了。

    输给洪七零的第二天,巴洛特利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地球,以此成功摆脱了姚冰蓝和凤凰的监控,再然后,才以回马枪的方式杀回了地球,开启了他这一次的高加索之行。

    巴洛特利做得天衣无缝,但人算不如天算,当所有的巧合都和狂派扯上关系的时候,巴神心里就别提有多恨那帮小屁孩了。

    自从一个星期前被霍奇森依照约定偷偷带来了厄尔普鲁士山,这厮抽了个机会就悄悄潜行到了这里,可是当他都快要开始侵入的时候,伊丽莎白给他来了关于沙皇战队的可靠情报,于是他就在这里蹲了整整一个星期,等着沙皇战队的人离去…

    “见鬼的任务,法克的x元素!”

    巴洛特利知道沙皇战队每个人都是操控单兵机甲的高手,也并不怀疑高加索生化遗址里存在着俄联邦现如今最先进的单兵机甲,更不会天真的以为被阿尔沙文他们现踪迹之后不会被这帮人开着机甲追杀,所以即便是一天骂了八百遍,他轻易还是下不了潜入的决心。

    可是继续这样下去窝在冰洞里也不是回事。他是非洲人种又不是爱斯基摩人,实在是无法爱上如此冰天雪地的生活。

    巴洛特利心想,实在不行冒险去沈阳把狂派那帮人给做了得了,不仅完成了对霍奇森的承诺,沙皇战队这帮人没比赛可打,肯定也会滚出地球了吧?

    当然,巴洛特利也就这么想想罢了。

    姚冰蓝和整整两个营的天狼特种机甲兵并不见得就比沙皇战队和高加索生化遗址里的安保力量好惹了,实在不行,他也只有在吃完食物后先离开这里,伺机再来。

    对于所有的艰难困苦,每个高明的特工都有自己的专属法子去解决,巴洛特利用思考美女的方式压下了烦闷的时候,霍奇森了一条短信来。

    “居然敢出炎黄地界!老子在这里喝雪水吃压缩饼干,你们居然敢在乌兰巴托烤全羊喝马奶酒!等你们帮我把全羊烤好了,我再把你们全部捏死,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

    穿过旷野的风你慢些走,我用沉默告诉你我醉了酒,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连风都听不到,哦,听不到…

    武墨轻轻的哼唱着,他依稀想起小的时候妈妈哼唱这歌给自己听的模样,头皮一阵阵的麻。

    转头看母亲,她的泪水已经是如同这草原上的河流一样,肆意的流淌开来。

    故乡,总是这么沉重的词,远离它的时候会思念,亲近它的时候会忧伤,在太久没有听过的故乡歌谣声中,武妈妈的眼泪或许不只是凝结了思念和忧伤,还有很多很多的情绪在内。

    “妈…”武墨伸手去给妈妈擦拭泪水,自己的泪水却又流了下来。

    有过多少的委屈,受过多少的苦难,武墨都已经记不清楚了,这些都成了过去式,流泪,或许只是想把这些过去当做故事讲给故乡听一听而已。

    “好孩子,你是额吉的骄傲,雷蕾很好,额吉很喜欢,她妈妈虽然市侩了些,但哪有丈母娘不疼女婿的,你以后要像孝敬额吉一样孝敬她的妈妈。”

    “恩。”…

    母子俩东拉西扯的聊着,远处的篝火边,刘小宝领着狂派的一大帮人围着烤全羊的篝火胡乱蹦跶着,虽然缺乏艺术的气息,却也算得上是欢快的舞步了,辽阔的草原,寥落的星辰,如诗如画。

    没有乌云,所以当如打雷般的轰鸣声在不远处响起的时候显得是如此的突兀。

    “是机甲集群突进的声音!敌袭!”脚下的大地微微颤栗,身经百战的姚团心头甚至都浮现出了机甲的具体型号,只有美联邦的‘大猎犬’兽形机甲在集群突进的时候才会有如此剧烈的动静!

    巴洛特利,一定是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