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三二七章:一句话的交锋

第三二七章:一句话的交锋

 
    廉颇未老固然是好事,但英雄出少年往往才最让人觉得感动与惊喜。?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㈠W㈧W?.㈧8?1㈠Z?W?.?C㈠OM

    神道难,张狂若登高一呼,必然山呼海应,但胜之也在情理之中。

    洪七零挑战巴洛特利就截然不同了,胜利必将会是史诗一般的壮举,即便是失败、即便让人觉得悲壮遗憾啊什么的,但至少也会让人对他肃然起敬,认为他是虽败犹荣。

    不用刘小宝多说,温尚就能把这事想得明白,他也觉得刘小宝这么处理不错,继而问刘小宝准备把具体的挑战时间定在哪一天。

    “四天后吧,第二阶段决赛日的比赛完成后让洪七零大战瞬狙金枪王,赢了是锦上添花,输了也不给大家添堵。”

    两人的谈话到底为止,送别的时候,狂派所有成员每人都给了温尚一个拥抱,马鑫本来是不想抱这厮的,但这厮脸皮实在够厚,压根没有给马副官闪躲的机会,一把将她拥入了怀中。

    “我走了,记得多穿衣服,不要着凉了。”

    马副官心想,这不过七月份的天,叫我多穿衣服你是想热死老娘还是怎么的?

    但胸中还是有暖意在升腾,这些天在内心深处酵的东西,被温尚这句不合时宜的话语完全引爆了。

    “好好比赛,部队见。”

    有些突然间的温柔不需要长篇大论,只是一句话,甚至是一声轻叹,就足以让温尚这样的人永生沉沦。

    直到要离开了,他才现,他不仅放不下狂派,更放不下这个平时对自己凶巴巴的姑娘了。

    “我会的,部队见。”柔肠百转成钢,转瞬之后,温尚放开了马鑫,如和别人拥抱那样,抱过即从她面前走开,只留给她一个硬生生的背影。

    她突然就很想哭,而且是想抱着这个背影哭一鼻子。

    马鑫是西北人,她之前一直不太能够理解,那些信天游怎么能唱得那么悲伤,又怎么可以写的那么浓烈。

    然而,此刻,全懂。

    …

    龙腾网吧,沈阳旗舰店。

    百城联赛沈阳的城市总决选即将在这里开幕,各大参赛队伍纷纷齐聚一堂,好不热闹。

    狂派的位置在最显眼的地方,被众星拱月的一帮人就像是兔子窝里闯进来的大灰狼,参赛队伍不约而同都把注意力高度集中在了他们一行人身上,但偏偏却又不敢靠近他们,好像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吃了一样。

    于是,当有一帮不太像是参赛选手的半大小孩主动走向他们的时候,全场都好奇了。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主持停下了脚步,快要嗨上天的现场dJ突然就嘴里拌蒜了,就连眯着眼睛坐在包厢里的巴洛特利也把眼睛睁大了,想要看看那帮半大的小孩找上狂派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巴神,有好戏看了。”

    对于霍奇森来说,昨晚上纷乱的经历让他犹如回到了乱星,不过好在现在一切都又回归了常态,他的及时赶到以及巧妙的处置给巴洛特利及时遮了一层保护伞,若不然的话,巴洛特利现在不屁股尿流就是好的了,哪儿还能安坐于此。

    “我的老板,你认识这帮人?”

    霍奇森昨夜宣布高薪聘请巴洛特利为他新成立的三狮俱乐部董事会名誉主席,并公开表示巴洛特利胁迫龙腾网吧高层的事情绝对是子虚乌有,因为三狮俱乐部根本就不差钱。

    同时,霍奇森还把请匿名者出手这个大黑锅拉到了自己的身上,表示三狮俱乐部本着和平而又正义的出点,想请匿名者出手,来平息东北亚这一次波及了整个穿越火线界的纷争。

    明明是狗拿耗子,但人就是如此的冠冕堂皇,炎黄各方还真不能就此追究什么了。

    这倒是给巴洛特利解了燃眉之急,所以他叫霍奇森老板,虽有开玩笑的意思,却也有实打实的尊敬在内。

    “他们是现代战队的二线队员,都还是一些苗子,巴神你不认识他们很正常。”

    霍奇森对巴洛特利并不像对山本敬三那样的倨傲,他本来就在想尽一切办法试图把此獠绑上他的战车,杨天闹那一出,让巴洛特利巨尴尬无比,但对他来说无异于天赐良机。

    “现代战队?呵呵,那是有点意思了。”

    现代战队是韩族在东北亚二区的最后依仗,现在他们的人出现了,并且是朝着狂派而去,很明显就是现代要对上狂派的征兆。

    能隔岸观火,巴洛特利心里是有点暗爽的,心中被杨天搞出来的一口闷气也瞬间就好像消失了不少。

    现代战队要给狂派难堪,不仅霍奇森和巴洛特利能想明白这一点,当听着那帮人领头的那一位自报家门之后,在场有一位算一位,都能猜到接下来的大概场景无非就是敌人相间分外眼红什么的。

    果不其然,在自报家门后,现代战队领头那位接着就动了进攻。

    “喂,你没听到吗,我给你说我们是现代战队的队员,我们的战队会在今天的百城比赛中先灭了狂派乙队,你们准备好,收拾了他们,我们就来砸你们在东北亚二区的盘口。”

    刘小宝刚才都没看领头那人一眼,听他喂了一声又说了一遍,才轻蔑万分的把目光甩向了他。

    刚才这人说话的时候刘小宝正顾着给小花妹妹擦嘴呢,小丫头吃个冰淇淋吃得半张脸都是,现在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不给她打整干净会显得很没没有教养。

    最顶级的纨绔在重大场合会很注意教养这回事,但来者很明显不属于这个范畴,说话的语气一听就很没有教养。

    “什么战队来着?算了,你也不用再说了,说了老子也记不住。来而不往非礼也,但不用老子费口舌你也知道老子们叫狂派!想挑战狂派的人多了,你他吗的算哪根葱?”

    刘小宝从来都是那种别人敢做初一,他就要把明年的初一都做了的那种人,又歇了两三秒,等对方领头那人快要沉不住气了,才如此破口大骂了。

    一句话的交锋,高下立判。

    刘小宝的言辞当然和华丽八竿子都打不着,甚至跳脚叉腰指指点点的样子和没教养这词儿更加的接近一些,但赢得的却是满堂的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