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九八章:梅花三弄(上)

第二九八章:梅花三弄(上)

 
    乱星只有一片大6,赤道以北,正值隆冬时节,清晨的寒风携带着鹅毛大雪席卷大地,让人分外眷恋温暖的被窝。? 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

    洪飞是被古琴的琴声所惊醒的。

    若不是这样,他或许会睡到正午才起来,那么,他便不会在最好的时候看见大雪之中的满树梅花竟迎着寒流开得如此艳丽。

    没有百花与它争,它的对手从来都只有它自己。

    洪飞看得有些痴了,甚至都忘了之所以开窗,是因为他准备要骂人的。

    为了住所周围的安保措施,洪飞可是花了巨大的代价,但如今居然都让人进来弹琴了,为此杀几个不作为的蠢材都够了,骂人倒还是轻的了。

    听着琴,洪飞想起了洪七零。

    战天胜地仿佛就是梅花的天性,就好像是活在乱星的人一样,降生于这世上先必须要做到的就是战胜天地,不然即便是亲生父母也不会给你成长的机会。

    他的儿子恨他,他知道,儿子根本不理解这条法则。

    况且,洪七零也并不知道,这个叫洪飞的男人之所以没有给洪七零亲妹妹成长的机会,并不是因为他重男轻女,而是因为他妹妹天生肺弱——这在别的地方或许不是问题,但在乱星则意味着在户外同等的缺氧环境中,别人可以活下去,她却只会在痛苦中死去。

    不巧,乱星北方的海拔普遍很高。

    那时他的境遇让他不敢奢求自己可以把女儿呵护成温室里的花朵,所以纵然心痛如刀绞,他还是把女儿遗弃在了荒野之中。

    妻因此自杀,儿子至今不肯叫他一声父亲…这是他毕生的痛,他从来不为人道,只是在一些时候想起,让心中的遗憾更盛几许罢了。

    尤其是在想起洪七零的时候,或许看到他的双瞳中藏着的仇恨之时,他的心会疼的好像要停止跳动一样。

    但洪飞从来不屑于解释,而且像每一个父亲一样,尤其不屑于向自己的儿子解释。

    不过随着洪七零的长大,洪飞也是越来越头疼了,索性趁着星球部队主动找上来的机会,把他送出了这个残酷的星域。

    祖上说,星域外到处都是平原和春天,那么我的孩子,去春天里长得强壮无比,再回来对抗乱星的寒冬吧!

    如此想想,那不知是谁弹奏的琴音听了都觉得更加萧瑟了几分。

    “帮主…”被窝里的小妾显然是被窗户呼啸而入的寒意冷醒了,看到洪飞的背影,她心跳得很快。

    披散的长被雪染白,随着风乱摆,他却巍然不动,野性非常的他简直就是怀春少女梦里的白马英雄,让人恨不得就死在与他的缠绵之中才好。

    没有姑娘不愿意如此死去,然后再活过来。

    连在一起说,就叫死去活来。

    洪飞不过刚刚四十岁,正是威猛的年龄,小妾已经不记得自己昨夜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多少回,她就想马上再死去活来一回,于是她百媚丛生的如此叫了一句,期望洪飞会回头,期望他会像一头猛虎一样扑到自己身上。

    可是,没有。

    他应该是没听到吧?如此想想,洪七零名义上的小妈大声了些,“帮主,你怎么了?人家冷…”

    “冷就把杯子裹紧点!”洪飞冷冷的回了一句。

    “人家要抱抱嘛…”

    以往,洪飞若是被这狐媚子这么挑逗,怕是骨头都要酥了,但此时却没来由的烦乱不堪,重重的冷哼一声,低声咆哮:“闭嘴!不然老子把你扔去喂狗。”

    小妾吓坏了。

    她以为她忘了这个男人到底是多么的凶残,但原来那只是自欺欺人的选择性遗忘。

    他是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的乱星北方之王,有人说,他手上的血,比北方的雪还要厚!

    他生气,只是因为那狐媚子的声音纷扰了琴音。

    不过,当这女人被他喝止住之时,琴音骤停。

    一个红色长袍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中,像是梅花在随风飘零,艳丽到了极致般的清素。

    身影走近了些,洪飞看清这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女孩迎着他的目光停在了窗前,沉默的望着他。

    “你是谁?”洪飞问道。

    “洪梅。”女孩又接着补充道:“你的女儿,父亲,你不会忘了你给我取的这个名字了吧?”

    “…”洪飞仔细一看女孩的长相,依稀可见她幼时的模样,虽然没说什么,但心中却陡然激动了几分。

    “就像你没有把我掐死,却给大哥说你把我掐死了,大哥也会骗你。”

    这倒是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过洪飞却突然轻蔑的笑了起来。

    “父亲你笑什么?你不信的话可以亲子鉴定的。”女子有些激动,脸色也变得潮红了一些,还可以见得一丝悲怮的感觉。

    “洪梅,死去的人还能活过来?”洪飞逗弄般的笑笑,转头对被窝里的小妾说道:“如果想看我杀人,你可以继续在床上窝着,不然你马上给老子滚得远远的。”

    小妾闻言,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你为什么不信?”女孩有些郁闷的问道。

    “我儿子会骗我,但他应该不会骗刘小宝吧。哦,你大概不知道刘小宝是谁吧,我给你好好说一下,让你死个明白啊…”

    “呵呵。”女孩用银铃般的笑声打断了洪飞,这让他有点不爽,也对这人的来历更有兴趣了。

    他也笑了,他在等女子给他解释。

    “大哥给刘小宝说,反正都把人给弄死了,说多了也是假慈悲。”

    女孩用非常调皮语调说的话在洪飞听来犹如炸雷,这是刘小宝和洪七零之间非常私人的谈话,他知道这些,都是星球部队告诉他的,那这女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父亲你肯定觉得奇怪吧,不用奇怪,你想一想,大妹失踪那年大哥也才五岁啊,呵呵,一个五岁的孩子,把一个两岁的孩子扔在冬天里的荒郊野岭,会不会认为这孩子死定了?他一定会的,因为就连你都这么认为了。”

    “啊?”洪飞张大了嘴巴,是啊,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切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洪飞眼睛一眯,沉声说道:“西出阳关!”

    “梅花三弄…父亲,女儿送给你的曲子,你还喜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