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七九章:居高临下

第二七九章:居高临下

 
    “这家伙被我骂的时候不是脸皮挺厚的啊,怎么被小鬼子骂两句就这样了?”

    狂派自成立以来的每一场比赛姚冰蓝都有看,再加上对阵克里斯那场单挑,不管再大的场面,刘小宝都没有如此大失水准过。八?一?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

    这场比赛和之前所有比赛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刘小宝挨骂与否,所以姚冰蓝理所应当的如此认为。

    “那他之前几场比赛的表现怎么样?”还没看两局比赛的温尚问道。

    “还行吧,一如既往的猥琐。”

    姚冰蓝的用词非常准确,温尚马上就完全接受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你说是不是因为挨骂?”姚冰蓝补充问道。

    温尚一时间也有点吃不准,直接给出了解决办法:“不管是不是,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换下来,他这个样子,什么忙都帮不到,完全就是添乱。”

    “谁换他,你换他?现在?”

    “是的,我需要我的装备,键盘和鼠标,不然就算我上去也是于事无补。”

    “你的装备在哪儿。”

    “我家,我的房间,床头柜里。”

    “给我五分钟,我让人去给你拿来。”

    “好。”

    …

    凌泰山突然就感觉到了危险,这是他奉命镇守训练室大门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一个向他走来的精壮小个子像是一把出鞘的剑,居然让他在炎炎夏日之中硬是感觉到了几许寒意。

    小个子这个形容当然是相对于凌泰山自己来说的了,平心而论,一米八五的王强当然是算不上矮小的,不过在身高过两米的凌泰山面前,确实只能算是一个小个子。

    “你是谁。”

    王强并不回答他,只是在离他大概两米的地方停住了,目光冷冷的盯着他,动也不动。

    两个人之间就这样陷入了沉默之中。

    大概三分钟后,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的王强继续向前,说道:“让开。”

    “凭什么?”

    凌泰山双手往胸前一抱,他并不怵这个小个子,危险的直觉反而让他自内心的兴奋,他想和这个小个子打一架,痛痛快快的打一架,所以他想先挑拨起他的怒气再说。

    但他今天是不会如愿的。

    “凭我。”冰冷的女声响起,身着上校军装的姚冰蓝缓步走来,她身边跟着拿着鼠标键盘的温尚。

    “你他…”凌泰山突然就闭嘴了,然后乖乖的闪到了一边。

    他脑子反应慢不意味着他是脑残,星球部队的军装他还是认得的,他很庆幸他没把妈字说出口,不然的话,要是挨一顿打他还得立正敬礼,外加赔上一个灿烂而又阿臾的笑脸。

    温尚抢进了门去,姚冰蓝在凌泰山面前停住了。

    “蹲下。”姚冰蓝命令道。

    凌泰山眼睛一瞪,但还是照做了,他个子是高,蹲下后还是比姚冰蓝矮了一截。

    “怕我扇你吗?”姚冰蓝装作看不见凌泰山的瑟瑟抖,但又居高临下冷言如此问道。

    凌泰山点点头,看姚冰蓝脸色突然变得不善,又连忙摇了摇头。

    “回答我。”姚冰蓝声音轻了点,但却更加冷酷严厉,一种血与火之中磨砺出来的气势喷薄而出,压的凌泰山真真是如同被泰山压顶一样压力无匹。

    “您要扇就扇,我怕不怕又抵什么事,我还能反抗不成。”凌泰山委屈极了的模样,向来瓮声非常的嗓音里居然带出了一丝儿哭腔。

    姚冰蓝哪儿会吃他这蹩脚透顶的装可怜,戏谑笑道:“给我装?据不完全统计,你这个袍哥会的一流红棍一共犯过两百多次故意伤人罪,足够我把你流放到混乱星域五十次还多了。”

    “但我还没被流放。”凌泰山也火大了,心想,这女人连做人留一线都不懂,是怎么混到星球部队上校军官军衔的?哥都如此委屈了,你还不让我求个全?

    “只要我想收拾你,你就不要想着你家罗老大还能罩着你,不然我连他一起流放。”

    五次故意伤害罪就要被流放,炎黄律法是如此规定的。

    姚冰蓝现在说这个,是要把凌泰山仅存的侥幸心理都完全打消掉,不然他这么大一条汉子,委屈得都要哭了的样子,真的很让人肉麻。

    果然,姚冰蓝放了这句狠话,凌泰山才不敢委屈了,他被流放啥的他都可以捏着鼻子认了,但要把自己老大也捎带上,他是万万不愿的。

    但她怎么才会放过自己?凌泰山真的抖了。

    “不要抖,自己做的事情就要自己扛,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把事办好了,以前的帐,在我这儿一笔勾销,而且,谁要再找你算账,得先过我这一关。”

    “您是?”

    “星球部队天狼单兵特种特战机甲团现在归我管。”

    姚冰蓝如此说了,凌泰山才终于明白了来人的身份绝对不止是上校军衔就能概括的,于是他才更庆幸自己果断认怂了——他大概知道一些有关于眼前这个漂亮女人的传闻,传闻她即便是在特殊的星球部队之中也是非常特殊的存在。

    “有什么吩咐您说。”

    “把你在地球能调集的人手全部给我调集到这座城市来,归我指挥。”

    “没问题。”

    “那你还蹲着干嘛?等着我扇你?”

    凌泰山一个激灵,站起身来像是一条大难不死的兔子一样的跑开了,至于想和王强打一架的心思,早已是抛到了九霄云外。

    待他跑远了,姚冰蓝才问王强道:“不用枪,单挑你打不打得过他?”

    “报告团长,胜负应该四六开吧。”

    “对自己这么没信心?那你觉得你和巴洛特利是多少开?”

    “三七?”

    “那你和朴焕泰呢?”

    “一九?不,我赢的可能几乎为零,那老爷子的刀和刀法都太犀利了。”

    “哦,那你和这个凌泰山的胜负,差不多也是一样的,你可能不知道,他的母亲是古唐门的人。”

    “玩暗器的?这傻大个居然这么心灵手巧?”

    “不然你可以试试,唐门年轻一代没谁是他的对手,若非他是外姓人,唐门门主的位子迟早是他的。”

    王强这才有些不自然的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完全没有这个兴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