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三八章:风声
    月在追云,小院静谧,恍惚只剩风声和蛐蛐在嚷嚷与呢喃。Ω㈧㈠  『中Δ文  网WwΩW. 8⒈Zw.COM

    又是一天到了尾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生在繁华之中的人们或许只有当黑夜降临的时候,才能品味得到几许安逸和平稳。

    坐在院里的刘小宝,做出了两个决定。

    拿着第二个锦囊里的内容想了很久,刘小宝终于还是决定把之放一放再做打算。

    大战将起,很多事情刘小宝必须得放一放。

    另一个决定,是要征服。明天,刘小宝决定明天开始这次征服,他要灭掉东北亚二区——在心理层面把那些不服炎黄的蛀虫杀死,或是征服。

    在此之前,有些隐患必须得提前解决掉。

    洪七零到现在还不知道要灭服的事,纸包不住火,稳住他情绪的任务,刘小宝全权交给了凤凰负责。

    十点多的时候,凤凰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去训练室里把洪七零叫来了小院里。

    “我练枪去。”坐在这里吹风的刘小宝见凤凰给自己使了个眼色,知趣的走了。

    “你找我什么事?”

    刘小宝走后,洪七零那四个几乎都要冒出寒气的蓝色瞳孔告诉凤凰,眼前这个人随时都有杀死自己的可能。

    这和洪七零以往对凤凰的态度相差很大,凤凰知道这是为何,没有在意,开门见山道:“小宝他们马上要…”

    “在你说事之前,我有问题要问你,不确定有几个,因为你的答案随时可能会让我杀了你。”

    洪七零的声音冷冰冰的,凤凰眼角余光瞟见刘小宝房间的窗帘非常诡异的动了一下,于是笑着走向那窗外的石桌坐下,并示意洪七零也坐下。

    “我听见哥的房间里好像有响声?他在里面?”

    “他不是说他去练枪?风吹的吧,小宝,小宝,看,没人。”

    凤凰把头凑到窗户边,把窗户推开了一条缝隙大喊两声后做了这个结论。

    刘小宝对凤凰的有喊必应让洪七零终于完全放下了戒备,狠厉的说道:“你不怕我杀你?”

    凤凰用笑容作答,“怕,可我更多的是高兴,他有你这样的兄弟,谁还能暗算他。”

    洪七零背对刘小宝的窗户,坐在了凤凰对面的石凳上。

    他的腰板挺直,双手放在膝上,很有谈判的范儿,“我不高兴的是我怕你会暗算他,你需要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这也算是问题?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可以让自己依靠的人就在窗帘后守着,凤凰非常的放松。

    洪七零冷笑:“因为你姓薛。”

    凤凰笑笑,没有接洪七零的话茬,不容置疑道:“我不会暗算他,太复杂,不是一个理由就能说清楚的事,但如果你想听,我可以给你从我的事说起。”

    洪七零嗤笑,“你的事你不给刘小宝说给我说?成都的老吴他们言之凿凿,军方深度调查的资料也是清清楚楚,你不过就是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土姑娘,可你居然姓薛,还是净衣派的人。”

    “这有什么问题?”凤凰奇怪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我乌衣派被你净衣派暗算得还不够惨吗,你让我怎么信你!”说是这样,但洪七零还是耐住了性子,他倒要看看这个薛凤凰能耍出个什么花样来。

    原来是这样,凤凰摇头笑骂道,“你信不信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信我,而你信他,小屎孩子。”

    凤凰的笑声如微风拂过那般微弱,力度却堪比凤舞九天涅槃时的凄鸣,好似微风吹动了云彩,任凭洪七零杀气再重,也消灭不了她想要的生机盎然。

    洪七零苦心营造的气势被风轻云淡的凤凰瞬间穿刺,直至无影无踪。

    他的凭仗是可以杀死她,而她的凭仗就在隔壁洪七零却并不清楚。

    但至此洪七零终于是醒悟过来,不知不觉间,主动权已经被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牢牢的抓在了手里。

    月影婆娑,不算明亮的色彩淡淡的倾泻在她身上,落在洪七零的眼中却好像是圣光在洗礼她,她的样子没变,但是的她的气质正在不断的升腾,让他莫名有些敬畏。

    这种感觉,洪七零之前只是在面对刘小宝的时候感受过,他因此确定,这个女人和刘小宝一样,都是人精级的货色。

    但他也很不明白,这两个人精为什么会蠢货一样的毫无保留相信对方?

    “我不是小屎孩子。”彻底败下阵来的洪七零像个被姐姐责怪的小孩,羞恼非常,哪儿还有什么杀气。

    凤凰知道自己必须给洪七零把有些道理讲一讲,不然就算给出一万个理由,他也听不进去,如此的话,窗帘边那个人就偷听不到他想听的事情了。

    “百年前,乌衣派实权人物尽皆被流放混乱星域,你们从来没有说过,但心里肯定觉得自己很惨吧。”

    “难道不是?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想我就此谢谢你们净衣派把流放的机会让给我们乌衣派?”

    “好,那我问你,兵临城下的时候,死和活着,哪一个更容易。”

    “不说话?我告诉你,死更容易,死相当于解脱。”

    “你们被流放,你们也许会死,但是你们解脱了,我们不一样,为了活着,我们很多时候连尊严都不敢有。”

    凤凰的语气是平静的,但她的情绪是激动的。

    而洪七零是错愕的,“这些往事就是把净衣派和乌衣派所有人都叫来恐怕也说不清楚,我们就不要再谈了吧。我不说话,是因为我在想,你们为什么会那么相信对方。”

    “这大概还得从我的事说起。”

    凤凰分明看到刘小宝的窗帘又动了,心中好笑却也没有表露什么。

    洪七零背对着刘小宝的房间,并不知道隔墙有耳。

    “说吧。”

    “我十四岁那年,还在上初三,一觉醒来,我身在大山深处,只有一个哑婆婆守着我,没有邻居,没有学校,没有偷偷爱慕我的男同学,没有千纸鹤或是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我曾经拥有或是向往的一切都没了。”

    凤凰无泪,如刘小宝麻木倒在雨夜冰冷的大街上,痛苦的事情已经不足以让她落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