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三七章:浴室里的歌声

第二三七章:浴室里的歌声

 
    罗裟一听要跑五个小时的图,双眼一黑,险些吐出两口黑血来。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现在都晚上九点多了,五个小时那还不跑到半夜去了。

    尤其让罗裟不忿的是,你让我和武墨或是雷焅一起跑图也好啊,为毛偏偏是李刚那只弱鸡。

    但人在屋檐下,罗裟现在是狂派的新兵蛋子,队长说什么他就得做什么。

    刘小宝不完全是故意要整洪七零,回来的路上,他收到了姚冰蓝过来的深蓝秘籍。

    一共三招,姚冰蓝还真弄了个锦囊程序,三个锦囊一个比一个漂亮,每一招都加了密。

    不过解密一点都不难,就拿刘小宝率先解密的这个锦囊来说,输入‘我是贱人’这四个字就可以看到锦囊里面的内容了。

    千万不要因此误会刘小宝特喜欢诽谤自己,主要是另外两个难度太高了,一个是用过9o分贝的音量完整唱一遍《征服》,从开始到最后,有一个字唱音不到九十分贝就必须重来;另一个是手写五遍《出师表》,过五个错别字儿就自动回档,从头开始再写,直到达标为止…

    什么不到危急时刻不要打开全是扯淡,现在不是危急时刻,什么时候才是。

    这个密码就更是扯淡,刘小宝要是有钱直接就请个黑客来破了,但问题是如今他囊中羞涩,无奈而又屈辱又能怎么样,只能是忍着心碎和蛋碎把难度最低的这个锦囊先给解了密。

    看到这个锦囊中装的是一大篇文字而不是视频什么的,刘小宝稍微有点失望,不过很快他就觉得,自己骂自己那一句,是相当物所值的。

    这一招,详细记录了古代职业俱乐部的基础训练方法。

    其中跑图占据了相当之重的篇幅。

    从一个人跑图,到n个人跑图,不同人数、不同位置的组合有不同的跑法。

    就列如步枪突击手和狙击手这个组合的跑图方法,就细微到了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样的动作才是最简洁有效的,甚至什么时候换刀,什么时候换枪,看见敌人该怎么打,没看见敌人是否应该穿射,什么时候谁扔什么雷,都给出了明确的要求。

    这样完整的一份东西,就好像一本小说的细纲一样,刘小宝敢保证,要是把这招拿去识货的职业俱乐部兜售,卖几个零花钱花花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时间仓促,让所有人都从基础练起是一点都不现实的事情,但让菜鸟李刚和新丁罗裟两人好好去抱一抱跑图这根佛脚刘小宝却是觉得非常的有必要。

    这两人是大学室友,又是大三的老鸟了,三年时间让刘小宝都能帮同桌张紫算大姨妈的时间了,要说这俩贱人住一个房里三年不把对方刨根问底,打死刘小宝刘小宝都不信。

    而且这两人在狂派队内将要扮演的角色也将会非常的互补。

    之前洪七零打狙击枪的时候,因为大家相互间的了解都差不多,刘小宝并没有特定谁去当洪七零的贴身侍卫,一般都是李刚当炮灰,他和武墨还有雷焅,谁方便谁再帮补一下位就ok了。

    听着不错,但其实这样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整个团队的战斗力挥。

    不仅李刚的利用率没有达到最大化,另外三人,只要是在洪七零没有被击毙的情况,每个人都有一小部分的注意力牵挂在洪七零身上,种种加起来,要是能得出个具体数据,整个狂派因此被拖累的战斗力肯定会非常的让人触目惊心。

    这个问题下午的时候刘小宝就和老赵还有马鑫一起深入探讨过,也一致认为得从基本功这块儿入手解决,不过当时并没有能够得出一套可行的方案。

    打开这个锦囊,以上困惑全都迎刃而解。

    刘小宝虽然好奇剩下两个解开难度相对更高的锦囊里装的是什么,但一方面这确实很有难度,特别是写五遍出师表那个锦囊,刘小宝回来时在公交车上无聊的时候数了数,前出师表758字,后出师表764字,加一起就是1522字,这么多字,手写五遍,还平均每遍只能写错一个字,刘小宝想想都觉得晕厥。

    那就试试《征服》?刘小宝一脚把罗裟踹进训练室,奔回了自己的房间,进入浴室,引吭高歌至少半小时后,终于是解密了又一个锦囊。

    …

    石佛也有三分火气,武墨现在的火气不是三分,几乎就要到了十分。

    要不是雷蕾还盘腿坐在茶几的另一端,武墨早就冲过去踹死刘小宝了。

    武墨今天鼓足勇气,趁着宿舍区没人的晚饭后,准备好了茶,穿戴得非常浓重,甚至还破天荒的上了胶,这才一本正经把雷蕾叫到了自己的卧室。

    茶都喝成了白开水,踌躇几番,脸红得都要憋过气儿去了,表白的话刚要说出口,刘小宝的鬼哭狼嚎就开始了,而且这一嚎就是半小时还多。

    “呆子,你把我叫来是不是想给我表白。”

    当武墨想要的浪漫被刘小宝这只畜生活生生的弄成了浪费表情的时候,再也拿不住的雷蕾只能是主动出击了。

    一次的阴差阳错之后,再一次的失之交臂,然后再来个天大的误会,两个可以白头偕老的人就成了永远的平行线,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雷蕾不要那样的桥段生在自己的身上,连一点可能性都不要有,所以她很爽快的把这句话说出了口。

    武墨除了浑身一激灵,还是无法言语,不过这难不倒雷蕾。

    “我喜欢你,你想和我好吗?”

    武墨疯狂点头,如同上了条的招财猫。

    他的眼红得就好像是要下雨的阴云那般浓烈,自己想表白,结果弄成喜欢的女孩对自己表白,他的心稍有歉疚,更多是感动。

    我喜欢你,这句话触动了武墨的魂魄,一如他第一眼看到雷蕾时的那样,一直往南方开,一直往南方开,南方其实不是南方,南方是未来,那里,温暖如春,繁花似海。

    见这个男人眼里泛起了泪花,雷蕾伸出手,身子前倾过茶几,握住了他握紧的拳头。

    当他的拳头舒展开来,他的勇气也随之绽放,他说,我也喜欢你,我要娶你。

    换来的是她的狡黠一笑和哼的一声娇嗔,武墨也笑了。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武墨突然觉得,刘小宝刚才那难听的歌声回味起来居然还有了几分滋味,那就不踹死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