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三三章:那件事

第二三三章:那件事

 
    燥热的傍晚搭配着冰凉的西瓜,让晚风悠悠的小院十分透彻,一如刘小宝此时的心情。㈧㈠中『 』文网Ww%W.ㄟ8⒈Zw.COM

    一个团队就好像是一台机器,每一个部件的就位和更换,带来的都是一场质的改变。

    战队一词,从某种意义来说,其实就是战争团队的简称。

    狂派这台即将开始征战的机器,在这一天至少质变了两次,如虎添翼都不足以形容,刘小宝怎能不得意,但很快,他就得意忘形了。

    “月月啊,真是天助我也,哈哈。”

    吃着瓜,刘小宝傻x透顶的笑容依然无法收敛。

    “宝器,你瓜兮兮的就晓得说这一句。”

    小月儿笑骂一声,抿着嘴小口小口的吃着瓜,十分大家闺秀的样子。

    晚饭后妹妹们吵吵着要看动画片,小月儿认为那很幼稚,于是一个人跑来院子里乘凉,不想刘小宝在这里。

    感受到宝器的得意,小月儿心里也美滋滋的,她当然知道对于狂派战队来说,今天是丰收的一天。

    先是在龙腾网吧去了一笔横财,晚饭前她又被刘小宝配去了给马鑫打下手,马鑫的井井有条和一丝不苟很快就征服了她,小月儿至此终于有了明确的人生目标——当一个像马姐姐那样对战队有贡献的人。

    还有那个把臭屁的洪七蛋击败的泥鳅哥哥,真没想到李哈儿那么戳的选手居然有这么牛的一个室友。

    “你白鲨哥哥呢?”

    “白鲨哥哥是哪个哦?”罗裟的Id是大白鲨,李刚因此给他起了个泥鳅的绰号,特别喜欢给人取绰号的小月儿很快就把这个弯儿绕过来,接着道:“哦,泥鳅哥哥说是要回报社去把工作安排一下。啊,他不会不回来了吧!”

    “不会的,你是没听他和刚子打架时骂的那些话,不然你至少会认为,他比你刚子哥更要靠谱。”

    刘小宝说着呵呵直笑,不仅因为罗裟和李刚凑一起确实挺活宝的,更因为罗裟那可以赢过洪七零一分的狙击水准。

    晚饭之前,刘小宝单独找上了罗裟,简要的说了一下灭服的打算之后就向罗裟出了入队邀请。

    罗裟什么都没说,很是痛快的应下了。

    只是对于他就是刘小宝这事儿罗裟的反应稍有点大惊小怪,让刘小宝稍有摸不着头脑却又觉得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想不清楚你说的那个跟泥鳅哥哥回不回来有啥子关系喃?”

    “面对眼前困境,李刚都不会逃避,他会逃避?”

    “肯定不会!”

    刘小宝和小月儿都不知道罗裟的袍哥会公子哥身份,他们就知道这货很有财力的样子。

    刚收购了吴凯他们报社就马上大笔支出,又是招人又是买设备的,吴凯那家伙都鸟枪换炮了,现在用的照相机不仅能闪光,还会冒烟儿,看那几乎就要散架的样子就知道,那绝对是古董级宝贝啊!

    “你休息一会儿去帮你马鑫姐姐,她今天要分析至少十个东北亚二区的知名战队,任务很重,你得帮她分担一下,顺便好好学着点,她可是炎黄第一电竞大学数据分析系毕业的高材生,要不是你赵伯伯是他娘舅,咱这小庙人家看都不带看一眼的知道吗!”

    小月儿点头道:“那你干啥子,你和吴凯的卡罗莱纳死神椒好久吃喃?”

    “我…”刘小宝傻了,他和吴凯都在有意的逃避这事儿,没想到唯一的见证者小月儿却是牢牢的记着。

    刘小宝和吴凯曾经就狂派需不需要危机公关打过吃一颗死神辣椒的赌,那时,向来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月儿恰好在场。

    事到如今,吴凯早就自的帮狂派声了,要是较真的话,一颗死神辣椒他是跑不掉的。

    而刘小宝原本非常期待,当那些心怀不轨之人喊破他的身份坐等赚钱之时,他振臂高呼灭服,会让那些个宵小内外皆伤到何种程度。

    谁敢扬臂学螳螂,在刘小宝看来,罗裟就是自己拥有十足底气喊出这句口号的最后一块战队拼图。

    整个狂派蓄势已久的反扑,就将从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开始!

    但喊出这句口号,要是当真的话,也太可以算成是危机公关了…刘小宝不动声色的观察小月儿的戏谑表情,几乎笃定这鬼丫头明显就是要较真的节奏,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

    仿佛看到了一颗死神辣椒在向自己无比妖娆的招手,刘小宝居然是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

    不管了,我这次就曾子不杀猪了怎么的吧!

    连爷爷都说,臭不要脸是小爷我的天性,那我就给你个小丫头不要脸一次又怎么的!

    我敢桃花仙子都敢调戏,反了你个薛小月了!

    如此一想,刘小宝故作镇定,十分严厉道:“这个…月月啊,那事就我们三个知道吧?你要是敢乱说,我就…你懂的!”

    心里有鬼的刘小宝是打定主意要给小月儿耍一回横,就差没有桀桀笑出声吓唬小月儿妹妹了。

    小月儿心里也有鬼,被吓个不轻后一头雾水的想那事是什么事?

    小月儿本来就有点怕刘小宝。

    看他一脸狠厉,思维顿时被他这副做派弄得一时间想岔了八竿子远,嗫嚅回道:“宝器,人家早上不是故意要偷听的…”说到这儿又反应点过来了,嚷嚷道:“你自己不要脸还好意思威胁我?要不是你引诱姐姐,我能听到吗!”

    早上偷听,早上我干嘛了,早上我干…那叫引诱!?

    如果是引诱,你也搞错被引诱的那一位了啊!真是冤死我了!

    偏偏很有担当的刘小宝还不准备就此解释什么,他心想,我确实是威胁你,但威胁的不是那件事,是那件事啊!

    但你怎么不仅知道那件事,还连那件事也知道!

    小月儿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让刘小宝果断更傻眼了,只能是张牙舞爪抓狂道:“我是让你不准到处乱说我和吴凯打赌的事!”

    事关凤凰,小月儿反倒是不怕刘小宝了,更加张牙舞爪的咋呼道:“啥子?你意思是我可以到处乱说你和姐姐的事,你太不像个男人了!”

    刘小宝更觉冤屈,心想我要是不像个男人,我就给你解释是你姐姐引诱我了!

    愤愤道:“毛,那个不仅不能乱说,最好说都别说!”

    面对刘小宝前所未有的恼羞成怒,小月儿告诉自己,马鑫姐姐教过自己,遇事一定要淡定,一定要淡定,才能当好一个数据分析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