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二零章:那傻哥们

第二二零章:那傻哥们

 
    说得严重一些,完全可以把罗裟和洪七零这场单挑之战说成是一场南袍北丐两位****太子爷之间的宿命之争。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

    在这场狙击战生之前不久,对自己即将开始的卧底生涯充满期待的马鑫,蹦蹦跳跳的来到了幽城网吧。

    虽然什么炎黄第一电竞大学的学历全是马鑫自己花了一晚上加一早上时间伪造的,但有姚冰蓝手里捏着的深蓝秘籍做坚强后盾,对于这份颇具技术含量的卧底工作,马鑫除了期待,是一点压力也没有的。

    老赵跟着刘小宝出动前给网吧管事的打过招呼,所以对外宣称是老赵外甥侄女儿的马鑫很轻松就进到了狂派的训练室,又给洪七零自我介绍了一下,就在训练室里有模有样的展开了数据分析师的相关工作,兴致非常的高昂。

    两人各忙各的,直到吴凯的新老板罗裟带着杂志社全体人员,包括崔昊和新上任的保卫科长等等一大帮人来到了幽城网吧,然后敲开了训练室的房门。

    …

    “李刚出去了?”

    “对啊,你要有什么急事跟我说也行,我叫魏东,是今天的值班经理,如果不着急的话,你们也可以去公共区域等候,我们有免费的白水提供!”

    魏东的口气不无奚落之意,毕竟眼前这家伙虽然慈眉善目的样子,但他带着的一帮人却是凶神恶煞的居多。

    罗裟完全没听到的样子,诚恳万分的道:“没什么急事儿,就是昨天我们的记者给刘队做了个专访,但我觉得还不够全面,今天把人召集齐了,想做得更全面一些。”

    “你是?”听罗裟这么一说,再看到他身后有两人确实背着摄像器材,魏东明显更警惕了。

    罗裟还是一点都不在意,笑嘻嘻的递上了自己的名片,说道:“我叫罗裟,我们铁血炎黄电竞传媒集团虽然处于百废待兴的阶段,但是注册资金雄厚,不信的话你可以查查。”

    这年头骗子多,魏东毫不客气马上掏出手机查辨了真伪。

    罗裟一点也不尴尬的样子,笑嘻嘻不变,十分自然的道:“最关键的是,我们有一颗对电竞公正和爱的心,我们新成立的地球分部、也就是在昨天还叫‘好事者’的那家电竞报社,昨天已经为了狂派和无数无良媒体干上了,只要我们分部这点人能做出更全面的报道,我们就可以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帮狂派做出更加有效的反击…”

    公正和爱都可能是扯淡,但注册资金可做不了假,‘好事者’的倾力相助,更是所有狂派队员和幽城网吧员工都看在眼里的真事,两个狗仔的帮助,在这次‘狂派打人门’事件中,属于是绝对的雪中送炭。

    所以魏东顿时就不淡定了,激动道:“你们就是好事者的人?亲人啊…”

    罗裟更不淡定的样子,感慨万分,就好像是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哥哥,眼泛泪花儿动情说道:“当然!亲人!”

    随即罗裟给魏东来了个大大的拥抱,那拳头擂背擂得吴凯和崔昊听了都觉得震撼和背脊阴疼无比,两人对视一眼,不用说都各自明了对方是个什么意思——这自来熟,昨天也是这样阴咱们的啊!

    但在这之前怎么都没现呢…吴凯和崔昊还不知道罗裟就读的学校叫做上海戏剧学院,而且和昨天早上忽悠了所有人的李刚是住在同寝室的一丘之貉…

    不过他们也自内心的承认,自己想都没敢想过能把狗仔这一行当做到罗裟这种高度。

    罗裟是个很有气派的年轻人。

    没捉到同寝室那只昨天还敢在电话里说自己知道个蛋的弱鸡,也就是李刚,他一点也不生气,李刚迟早会回来的,要收拾他也不差这点时间。

    反倒是因为从吴凯和某个相熟服务生的聊天当中得知洪七零在训练室里练枪,罗裟真的兴奋了。

    搓着手来回走了好几个圈,这才对不明就已的吴凯说道:“凯爷,过来一下,我给你说点事。”

    罗裟真的是个很有派头的年轻人,长得帅,一身装扮更靓,就好像电影明星似的,潮得很让人晕,穿在他身上却又让人看着舒服的那种。

    通过和他一晚上的接触,吴凯大概了解了,这家伙为人处世和他的装扮一样,一举一动派头十足,但偏偏让人觉得一点距离感都没有,完全的自来熟,只要高兴了就一顿的爷叫过去,凯爷…吴凯不得不承认自己被他的真诚喊得心里美滋滋的。

    但当罗裟和吴凯一阵耳语后,他就觉得,这家伙不该叫做自来熟,应该叫做人来疯或是神经病才对。

    和洪七零单挑,还打狙?你以为你谁呢,人家是乱服第一瞬好不好!

    以为给我和崔昊那傻子吹了一晚上你狙击打得很牛掰,你就是真牛掰了啊!

    也就崔昊那傻子被你唬得一愣一愣的…

    但是很快,吴凯就觉得自己才是个傻子了!

    听了罗裟安排的吴凯,把一帮人带去了刘小宝曾经说过他可以随便出入的狂派训练室,眼睁睁的看着罗裟像回了自己家一样,走过去拍了拍洪七零的肩膀,并在洪七零可能是想要跃身而起打人之前,气宇轩昂的喊出了四个字:“南袍北丐!”

    只见洪七零明显是愣了一愣,也是正色回了四字:“北丐南袍!”

    然后,两人就开始了耳语,说着说着还笑了起来…

    “红袍,罗裟。”

    “乌衣,洪七零。”

    “我知道你狙很强。”

    “我听人说你的狙也不错。”

    “恩!?李刚说的?那傻哥们居然学会说实话了?”

    “实话个蛋啊,那傻哥们说什么我也不敢信啊…”

    “我也不敢,哈哈!那你是听谁说的。”

    “半个月前,听一个当兵的说起炎黄现役狙击手的前十排名,其中最不出名的就是你,当时还多问了几句,没想到,你居然是袍哥老大一脉的公子哥,你真是潜得够深啊!”

    “当兵的?”

    “恩,多的不能说,道上的规矩,你懂的。”

    “当然…嘿,可惜你只瞬不开镜,不然真想和你单挑一把。”

    “激将有意思吗,我还听闻你只开镜不瞬呢!”

    “那各出所长,单一把?”

    “当然,你选地图?”

    “好…”

    然后这两人就开打了!

    他们之间这场笑着开始的战斗并不刀光剑影,也不血流满地,却又各自拼尽了全力!他们惺惺相惜,所以,都不想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