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一八章:谁敢扬臂学螳螂

第二一八章:谁敢扬臂学螳螂

 
    万里无云的清晨,几只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㈧㈠中ΔΔ文网WwんW.『8⒈Zw.COM

    被它们叫醒的刘小宝,赖在床上不想起来。

    看看怀里的人儿,她是这么的美,像是一朵怒放的雪莲,粉里透红的肌肤,一如她那清冽中妖娆般的性感,只是区区一晚上的时间,又哪里够人品味的彻底。

    昨夜,凤凰抱住了刘小宝,并成功挑衅了他。

    当一切的少儿不宜都宣泄殆尽,刘小宝这时想来,那布置好的花瓣浴缸,主动出击的小手,以及施施然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调戏!调戏!

    你不敢?

    你不是想泡澡吗?

    …

    长这么大,终于被人给调戏过了啊…一定要报复回来!

    “凤凰宝贝,昨晚上挺猛的嘛,还敢玩我的枪,今天怎么,装睡?”

    刘小宝嘴上说着,手也没闲着,紧紧握住一团颤颤巍巍的柔软,拨动的不止是顶端的那一点嫣红,更是凤凰的心弦。

    玩你的枪…凤凰脸红透了。

    紧闭着眼睛,心想我就是装睡,我就是不理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看来是真没醒,傻女人…”欲擒故纵的把戏刘小宝多娴熟,如此说着,轻轻的给了凤凰一个吻,慢慢把她放下,依依不舍的转身要起,凤凰果然就上当了。

    被八爪鱼似的凤凰从身后缠抱住脖子的刘小宝贱贱的笑了。

    “想做个早操…是不是啊?”

    刘小宝如此说着的时候,柔若无骨的小手居然还敢在他腰上轻轻一捏,这让心怀不轨的贱人哪儿还忍得住,转身就是气吞万里如虎!

    “…嗯,哦,啊…”

    又是一个战役落下帷幕,不说天地色变,太阳探出头来的时候,明显都比往常羞涩了几分。

    “我的凤凰,你都快让我不认识你了。”

    “喜欢吗…你天天嚷嚷着让我陪你泡澡,人家陪了你还这样,坏蛋…反正都是你!”

    “好,都是我,我坏…宝贝,再抱一会儿我就要起床了,今天肯定会有点忙,不过没事,你睡你的…”

    “恩…”

    或许都有很多话想给对方说,但又都很有默契的就此打住了。

    安逸的气氛,聪明的他们都不会将之打破。

    仔细而又小心的把酣睡的凤凰放得平稳,刘小宝没有去晨跑,只是去院子里静坐了一会儿。

    晨风微凉,卷去了昨夜连番大战遗留下的最后一丝疲倦,神清气爽。

    随着炒股赚钱想法的破产,刘小宝想着把原有计划再加强一下以备不测,所以昨天晚上给武墨布置了一个任务。

    忍辱负重要是能获取足够多的利益,刘小宝倒还想试一试,但股市的情况明显有变,看不懂情况,刘小宝也就把趁机捞一笔的想法暂时性的抛在了脑后。

    如果按套路出牌,刘小宝料想,自己身份肯定为人所知晓的情况下,有人迟早会以此做文章,他也对此算是有了相当充分的准备,但问题是巴洛特利可不是按套路出牌的选手,天知道他会支使着杨天那个脑残再做出什么样的事儿来。

    跟着对手的节奏走,那可不是刘小宝的风格。

    给武墨布置任务,也算是提前多了一手准备。

    敌人不按套路出牌,刘小宝也不是按套路出牌的人,昨天带着一大帮人去吃一顿白食,未尝没有打乱对方节奏,争取掌握的想法。

    那今天继续?当然要继续,不过占便宜又不是xxoo,同样的姿势反复用也能其乐无穷,昨天是吃白食,今天要是不换个姿势,当年在沧海市让各家纨绔都闻风丧胆的刘大少爷是会觉得很没面子的。

    呼吸着新鲜空气,刘小宝也不知道在院子里坐了多久,武墨找来了,那眼神,看得刘小宝很不自在又不知道为什么。

    “我脸上有花?”

    武墨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道:“未婚同居不好…”

    “啊?哥,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面对一脸义愤填膺的刘小宝,武墨摆手解释道:“偷听非君子所为,怪只怪你们声音太大,我就住隔壁,想不听也不行啊。”

    什么话从武墨嘴里说来都是一身正气,饶是以刘小宝的厚脸皮,也被他说得红了一丝,只能是转移话题道:“…战书写好没有?”

    “一副对联而已。”武墨说着淡淡一笑,递了张纸给刘小宝,上面的毛笔字,刚劲有力,犹如龙蛇,其间战意,直冲天际,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打进了刘小宝的心里。

    上联:待吾辈起枪陷贼营,复失地,破十年沉辱!

    下联:看谁敢扬臂学螳螂,杀无赦,立炎黄雄威!

    横批:莫非王土。

    刘小宝昨天给武墨布置的任务就是写一份真正有水平的战书,要用的时候,直接一砸出来,就可以扭转乾坤的那种!

    现在看来,武墨的任务完成的简直是太棒了!

    “好!好一个谁敢扬臂学螳螂!墨哥,话说,要是雷蕾姐看到这个,会不会也给你准备一个玫瑰美人浴…哈哈!”

    得意忘形的刘小宝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完全忽略了武墨就住在他隔壁的事实。

    武墨一听,眼神都直着拐了最少十八个弯儿,激动道:“那感情好啊…玫瑰美人浴?这么销/魂?昨晚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快说来听听。”

    “不说!”刘小宝又嘚瑟又好笑。

    “快点!你这孩子,真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的眼泪是怎么流出来的…那声音,婉转而又高亢,真真是犹如凤鸣九天,听得我和我兄弟一愣一愣的…”

    如此憨直的说辞,一脸促狭的老大哥武墨让刘小宝霎时间就醉了…

    谁特么说他是石佛来着!石佛哪会理会这等凡尘俗事!

    “还是不说了,反正当我把你这张战书砸出来,没准儿你也成了,到时候咱们可以交换一下情报,现在免谈!”

    刘小宝说完拔腿就跑,他怕他再待下去,就要忍不住给武墨交代了。

    试想一下,当正气与猥琐完美融合在一起出现在某个人脸上的时候是多么的让人无从招架,就可以想象,当富家纨绔与市井无赖这二者相映成辉之时,还有谁可以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中午的时候,在各方关注之下,刘小宝又带着一大帮人出了,要去耍出他又一轮的占便宜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