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一七章:鱼龙舞(终章)

第二一七章:鱼龙舞(终章)

 
    再晶莹的露水也抵挡不了阳光,再宽广的沧海也终将会变成桑田,精彩而又无比混乱的一天,就快要结束了。㈧ 『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

    夜幕再次降临,不意味着一切偃旗息鼓,很多事情,因为蝴蝶效应,既有轨迹正在改变或是加。

    刘震撼老爷子编写的这一曲东风破,像是一场光蔓延开来的瘟疫,不仅把声称要比他先有重孙子的钱家家主气得晕死了过去,还如他向自己妹妹说的那样,打开了太多人的心门。

    刘振山是被刘震撼这一招吓住了,但有出息的是他儿子,不是他。

    恶向胆边生,刘振山的野心被杀死了,但是,他两个儿子的野心却是打开得彻底。

    有孩子了?有孩子了你孙子把你儿子给绿了就不是丑闻了?更大的丑闻!

    成了一块铁板的刘家能抗住今天,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明天还有这么好的运气?

    待被人爆料狂派队长就是刘小宝,刘小宝曾经的每一块儿斑斑劣迹,都将被数不胜数的敌人无限放大,成为刘家一个又一个致命弱点!

    届时,刘家的锅,不被砸个稀巴烂那才怪了!

    还威胁咱爸,要当众打他!?

    刘震撼,不是有血缘关系,谁特么爱叫你一声六叔!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咱们兄弟不义了!

    珠宝这个是咬不动的,电竞那块也太复杂了…

    整个刘家,除了珠宝和电竞,贸易是最具油水的存在。

    所以,刘振山这对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的儿子就瞄上了贸易这块儿蛋糕。

    再坚固的堡垒,从内部攻破都是最简单的法子,但前提是外部有一个强大的联合者。

    秦家,就很强大啊,在贸易版块,秦家确实是占尽了先手,但要想付出最小的代价,和咱们兄弟联手,是谁都无法拒绝的诱惑吧…绝对的双赢!

    梦想双赢的这对兄弟秘密找上秦明月的时候,秦明月正在看电竞录像。

    小混球还挺胆大心细的啊,这个94背身三连杀,也太步步惊心了吧,很刺激的样子,我要不要也拿这两个送上门来的蠢货试试打黑枪的感觉呢…太邪恶了!

    “里应外合,肢解刘家?好吧,那你们要负责把我要的股票价格压下去哦,剩下的事,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利益么,八二分,混乱星域那边的进出口贸易你们全拿怎么样…”

    心不在焉的语气,漠不关心的样子,还给了这么大的一个好处,让刘氏兄弟欣喜莫名,就差感激涕零了。

    占据绝对优势的秦明月要是对他们热情了他们才觉得有鬼呢!

    于是乎,他们就这样朝着坑的更深处一往无前跳了进去,离开的时候,他们丝毫没有察觉,秦明月已经在他们身后冷笑着拿起了杀人的枪…

    秦明月和这两人说话的时候,真的是很心不在焉的。

    她百分之九十的注意力,都在那个Id叫做青鸾的人身上。

    那是她的儿子,她没有养过他,过往这么多年,她对他甚至可以说是对他不闻不问,权当没有这个儿子,或是根本就想不起来。

    但不知不觉,他已经这么大了,好像也很优秀了,那么,我是该好好的弥补一下他了,就从现在开始吧,先帮儿子收拾了刘家的这两个白眼儿狼!

    …

    同一个星球的另一座城市,新晋成为电竞公司老总的罗素,听说刘小宝已经有了孩子这事儿之后也像秦明月那样愣了很久,一个小时,或是两个小时…或者更久。

    他和她,原来不仅是像自己曾经知道的那样有了关系,还有了孩子?

    孩子…机缘巧合,入夜之时,她看到了一些出现即被淹没的新闻贴,因而给在地球勤工俭学的弟弟罗裟打了一个电话。

    于是,天就要完全黑下去的时候,当吴凯和崔昊将要被一帮黑西装殴打,真正的黑社会公子哥,带着一众金牌打手推开了八卦小报‘好事者’的大门,将他们拿着菜刀也无法匹敌的老板及一帮业余狗腿子,暴打一顿扔出门去,并成了他们新的老板。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中央星某大集团电竞公司的特邀记者了?

    以后遇到什么摆不平的,就报袍哥会罗裟的名字?

    还摆不平就让这个大个子上,他叫凌泰山,以后就是咱们集团地球办事处的保卫科科长了,他今天也就热了热身,要是真的动手,蛋黄都给刚才那些王八蛋打出来你们信不信…

    刚刚见识了凌泰山的功夫,点头如捣蒜的吴凯和崔昊还没把这些个信息消化完毕,真伪也都还没分清楚,最近忙得连网都没时间上的罗裟在他们打开的电脑上看到了炎黄瞩目的狂派事件…

    独自消化了一会儿,又问了吴凯和崔昊几个问题,罗裟一个电话打出去就开始了破口大骂。

    说什么和你齐名简直就是老子的耻辱什么什么的,狂派收了你这么一只弱鸡,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你把脖子洗干净别跑,老子明天就杀上门去弄死你…

    听得惊魂未定的吴凯和崔昊一愣一愣的,心想,听这口气,这太子爷好像是要和另外一个黑帮青年翘楚开战的节奏啊?那人还是狂派的,狂派的谁啊!

    …

    姚冰蓝早就知道欧阳百花给刘小宝生了个孩子,上次把他抓起来的时候就差点给他说了这事,她对此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她很想给刘小宝打个电话。

    明天…明天你个臭不要脸别去龙腾网吧吃白食了,巴洛特利已经给杨家爷孙出了坏主意,准备在明天的饭里给你下泻药!

    要不要打呢,要不要打呢…如此纠结着,夜就已悄悄的漆黑如墨。

    “马鑫,你去狂派当个数据分析师怎么样?”

    “呃!?”

    “简历什么的今天晚上你自己搞定,明天有赵四海接应你…有问题吗?”

    “没有…是,团长!”

    …

    欧阳百花也已经知道了巴洛特利将要给刘小宝布下的坏招。

    现在孙平汇报给姚冰蓝的消息,都会再一份给她,但她并不觉得要通知刘小宝一下,得知自己终于名正言顺的她只认为这是喜上加喜的好事儿——让你不来找我,拉死你活该!

    但她不得不承认的是,孩子这个大招由刘老爷子来放,威力可比她放大了太多,反正不管放不放,孩子在,大招就在,任你再是什么凤凰桃花仙子什么的,此招一出,天下无招!

    …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一颗流星划过夜空,逆着东风,奔向了西方。

    不知名的树林里,按着中田浩二如同狗熊拍树打了一分钟有余的王强很没悬念的完成了团长十来个小时前交给自己的任务。

    就好像巴洛特利不会想到姚冰蓝会派王强来杀了中田浩二一样,东风阵阵的夜里,总会生一些连始作俑者也意想不到的事情。

    巴洛特利,刘小宝,刘震撼,各自都放出了,或是已经准备好了东风。

    给诗歌爱好者武墨布置好了一个还算重要的任务,狂派队长刘小宝从训练室走回卧室的这段时间,稍微有点郁闷。

    他郁闷的可不是他当爹这件事儿。

    他还他已经当爹了,更不知道有很多人都听他爷爷说,他已经当爹了,他郁闷的是预想之中借股票捞一笔的愿望看来是要落空了。

    股市的走向和他设想过的完全不一样,投资需谨慎,所以他纠结了一下午,终究还是没有把李刚爹妈留给他的钱砸进股市里去。

    觉得已经煮熟的鸭子没了,现如今已经完全掉进钱眼儿里的刘小宝不郁闷那才怪了。

    让刘小宝更郁闷的是,下午的时候他去中央星的服务器找人谈事儿,雷焅和老赵也跟去了那个服务器打混战玩儿,然后晚饭的时候,聊了少年狂的老赵就提出了他天马行空的非分之想…

    打开门,今天的卧室有点不一样啊,都十点多了,凤凰怎么还不睡,端着个洗脸盆像个小媳妇儿似的在我房里,是有什么事要给我说说?

    应该是的,我这套路多深啊,东北亚二区被灭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那我的凤凰,你该是会和我坦诚相待了吧?

    刘小宝如此想着,顿时所有的烦恼都没了。

    接过凤凰递给自己的洗脸帕,一边擦着脸一边非常抑郁的抱怨连连:“凤凰,你说,就海叔那双只擅长抠脚的手,他也好意思说他能顶替七零!?”

    “海叔就是说了啊,怎么样嘛,他行不行啊?”

    “我觉得,和小月儿或是小花顶替七零几乎没什么区别吧…真的,刚才我们四个带他去打战服,不是被他挡死就是被他卖菊花,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后腿狗,他还大言不惭说是对我们的考验,擦,明明就是他菜得一比好不好!”

    “真的啊?”

    “嗯啊,明明就只有打手/枪的命,偏偏生了一颗打狙击枪的心,那老年狙望远镜你是没看到,能把人给气死!”

    “好了,海叔他也许是闹着玩的呢。”

    “我就怕他当真了啊…美女,今天穿这么靓啊,来我亲亲。”

    这些话刘小宝当然只可能给自己说,因而凤凰莞尔一笑,顺手接过刘小宝递回来的毛巾,白了他一眼,走向卫生间的时候,脸红红的,眼神却是更加的坚定了。

    洗了脸的刘小宝精神清明了些,看着凤凰的背影竟是有些痴了。

    这女人,大晚上的穿个露背蕾丝装来我的房间,这不是引诱哥犯罪啊…刘小宝很有什么也不管就冲上去按翻再说的念头,但理智和冲动却在他的大脑之中天人交战。

    “小宝,你快来一下…”

    恩?是卫生间漏了还是怎么的,怎么听着有着惊慌失措的感觉?

    刘小宝连忙收拾心绪,不明所以的跑了过去,才进卫生间的门,刘小宝刚刚来得及看见满浴缸的花瓣,他的唇就被突然扑进自己怀里的凤凰用嘴堵住了。

    哆哆嗦嗦的软玉温香,那只哆哆嗦嗦的小手,就那么坚定的去了一个它绝对不该去的地方!

    “小宝…傻着干嘛,你不敢?”

    我不敢?挑逗,不…这是挑衅!妖精,你个妖精,我倒要让你看看我敢不敢。

    “看我怎么惩罚你…别捏!”

    “就捏!”

    “好啊,逼我出绝招是不是啊,看我双龙出海!”

    奔腾而又荡漾的双手明目张胆的攀上了那两座想了很多天都没来得及好好探索一番的高峰…

    “我认输!…轻点,别咬,嗯…”

    刘小宝轻车熟路,却又有些陌生的,开始了他对凤凰的惩罚。

    冲动的闸门大开,洪水一样席卷了所有的清明。

    人生是一条河,河里,有鱼,也有龙。

    从浴缸到床上,从卫生间到主卧室,从骑马到被骑…宝马雕车香满路!

    午夜梦回,夜里挑灯看枪,那人还在灯火阑珊处…啧。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蓦然回,落红点点,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刘老爷子或是任何别人都没想到的一夜鱼龙舞…鱼龙舞!

    ——————————————

    本章推荐:羽泉《辛弃疾》。

    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全文如下: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个系列的铺陈可能让很多朋友都觉得繁复,或是因为长时间的写生活戏,难免觉得偏题啊什么的吧,不过看到这儿,应该觉得值了吧!

    为了推凤凰,我可是煞费苦心啊,自从和颠覆的那场比赛后,到这一章为止,我总共废稿量,最少过了十万字,原因只是浪浪我不想拖戏,又想把这次推倒写得精彩,好看,和出乎意料一些。

    十万废稿还不算我重写的章节字数,我也赖得去计较那么多了,反正就算略显仓促,这也是我在这本书里能做到的最好了,毕竟这是本电竞为主的书,虽然电竞离不开生活,但也不能把青椒肉丝弄成肉丝青椒了…总之,浪浪我还算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