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一五章:鱼龙舞(二十一)

第二一五章:鱼龙舞(二十一)

 
    阳光用了一早上的时间穿刺,把占领苍穹的云层袭得千疮百孔,于是,一缕又一缕的光线终于在这个午后透过云层,洒下一撮又一撮的温暖,把穹顶之下略显阴暗的城市好似分出了阴阳。

    沧海市,从高处俯瞰,竟像是起了苍黄。

    沧海市临海,境内没有任何称得上山的自然存在,如果非要有山,那么,刘家的中心所在,震撼大厦,就像是如今要起风雨的钟山,在一团没有一缕阳光的阴云里,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的。

    群魔乱舞。

    这是陪在刘震撼身边的刘婉云又在楼顶和大哥单独待着的时候,沉默了很久,才说出口的四个字。

    “大哥,如果刘振山当时说他要当家主,你怎么办?”

    云在涌动,大风烈烈,吹得刘震撼的白很是飘摇,他的右手指向看不清的远方…

    苍老的脸,被大风吹得愈刚毅…

    左手送了一块西瓜入画…刘老爷子吃得眉花眼笑,汁液横流。

    “不是群魔乱舞,是万事俱备。”

    刘震撼的回答一如眼前景象一样混沌。

    “万事俱备…那东风是什么。”

    刘婉云举目四顾皆是阴云,淡薄处,被暂时不得而入的阳光照得有些金黄。

    东风是什么呢…是刚刚的冒险,还是别的什么,刘婉云不知道。身在云中,她连时时随着风在变幻形状的云图也看不穿,又怎么看得到更多。

    “刘振山只要敢说他要当家主,我当然让他当,但是,他敢?…”刘震撼冷笑连连的道:“这个哥啊,遇到什么事都要利益权衡,所以他会想,要是在这当口他当了刘家家主,失败了怎么办…”

    “那大哥你刚才还说他是怕挨…”

    看着顾着吃瓜不顾和自己聊天的大哥,打字刘婉云没有说出来,她懂了一点了。

    “是啊,他就是怕挨打。但怕就能不挨打了啊?现在的刘家,不挨打,可能么…我就是要让那些人知道,老子要是挨了打,他们一个也跑不掉。”

    刘震撼说着,把瓜皮扔下楼去,丝毫不会在意,随之急从楼顶落下去的瓜皮,是不是会被重力和风力变成杀人的凶器,震撼大厦方圆五公里,是候鸟成群的湿地森林公园,今天不是对外开放的日子,浩渺无人…

    迎着大风,刘震撼慢吞吞吐出了一颗又一颗西瓜子,就好像是播种的园丁,耐心得一塌糊涂。

    事实是,他今天的吃的瓜,就是他那个往常谁说来都恨铁不成钢的孙子,在多年以前以这样胡闹的方式种下去的。

    “痛快!”刘震撼现在吃得开心,想着过些年或许就能自己就能吃到今天自己种的瓜了,傻愣愣的呵呵笑起来。

    刘婉云也觉得痛快,“刘振山现在肯定已经吐血了,他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被大哥你这么儿戏的一弄,就摔得万劫不复。”

    刘震撼回身坐下,看着妹妹那哭笑不得的样子,呵呵一笑道:“论世故,你大哥我比我们这个堂哥可是差得太远了,但是,人说到底其实只是一种动物,动物的灵魂深处都有着与生俱来的烙印,那个烙印让人只会崇拜有力量的强者,而不是一个虚伪的小人。我今天,只是让围在他身边的那些人看清楚他的本质。”

    “大哥,大盘要开了,你不准备去看看?那股神秘资金,要不要查?”刘震撼已经闭上了眼,刘婉云很怕他就此睡过去,也顾不上什么东风西风,连忙问道。

    “神秘个什么啊,十有**是蜀都罗家动的手,罗家丫头那爹,算是个豪杰,这是他应有的手笔…好玩了,不过还是查查吧,免得你没事儿做,在这儿打扰你哥我酝酿睡午觉的情绪。”

    这就是不久之前,在会议室里,大哥听到我的分析后就放声大笑的原因…这个大哥,多大的岁数了,还像个孩子,你就算再开心,也不用笑得那么毫不掩饰吧…

    回想刚才,那在当时想来一点也不合理的笑,在现在看来,哪是嘚瑟两字就可以形容的,她爹出手,也不等于她就是你孙子的囊中之物了啊,至于你比自己娶媳妇儿还高兴吗!

    而且,商场如战场,儿女私情,真的就牢不可破,经得起钱财的炮火焚炼?

    “我…大哥,你怎么一点都不急,就算是罗家,就算罗家是要帮我们,但是大哥,贸易公司可是手脚般的存在,你真的就不管不顾,眼睁睁的看着秦家给我们吞了,把刘家变成残疾人,你才觉得好玩么!”

    刘婉云跺脚,刘震撼躺在随着他的身形自动舒展铺开的智能太阳椅上,瘫软得非常之彻底,就好像是一块让人恨不得踩上几脚的臭肉一般让刘婉云生气。

    刘婉云刚要有所动作,只见臭肉把右手食指竖在唇上,高深莫测道:“嘘…听,东风已经起了…等会儿也许会打雷,还会下雨,小云你要是晾得有衣服,你还是快些回去收衣服吧。”

    “哥,风早就起了,知道要打雷下雨你还在这里玩…”

    刘婉云捉住哥哥那只苍老却仍然显得无比调皮的手,摇了起来。

    身在震撼大厦顶楼的刘震撼被妹妹着实是摇得震撼了,这才睁开眼睛不明所以般的突兀问道:“秦家,现在谁老大啊…”

    “除了才当上家主的秦明月,秦家谁还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把手伸到刘家的锅里来捞肉吃!都快四十岁的人了,不找个老公嫁了相夫教子,整天盘算这个盘算那个的,再这样下去,谁敢要她!”

    “那孩子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恩?”这句话很有深意,一直,自己知道秦明月,不过也在三个月前她继任家主之时,大哥居然说她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一直是多久…

    刘婉云看到哥哥随之露出的一丝慈爱的样子,猛的被一种恐惧般的巨大庆幸包裹得密不透风,大风之中,她惊出了满头大汗!

    她是刘震撼唯一的亲妹妹,自刘小宝他爹死后,世人眼中的刘氏家族一直不温不火,到了三年之前,更是完全的蛰伏下来,到得现在,刘婉云想不出除了自己之外,偌大一个刘氏家族,到底还有谁完全的站在大哥这一边。

    无数人给出过无数的暗示,甚至有人还直言不讳的提过,只要她帮着把刘震撼弄下家主的位置,就怎样怎样…幸亏我意志坚定!

    那帮人,这次完了就死定了!

    秦明月,肯定是大哥的盟友!

    好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大哥这一手,差点把自己都给阴了进去!

    但是,她为什么要帮大哥,大哥由得她把刘家的贸易版图纳入囊中,怎么可以肯定不是引狼入室或是肉包子打狗!

    “哥,你认识秦明月?”喉咙里干涩涩的,刘婉云嘶哑着嗓子轻轻问道。

    刘震撼久久没有回答,他又非常舒展的躺了下去。

    直到她看见大哥的眼角有泪溢出来,她才知道,大哥并没有睡着,那他刚才的那句话也应该不是玩笑…

    “试管婴儿,也不是天打雷劈出来的,也是有妈的…小云,有时间多读一下古文吧,昨天,我读了读宋词,觉得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挺不错,非常的应景。”

    “我,你,小宝…”试管婴儿,妈,秦家家主…

    还天打雷劈出来的,这才是真正的天打雷劈…刘婉云好半晌才说了句兴奋透了的囫囵话来:“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大哥真是好算计…但现在夏至刚过两天,离元夕还早着呢!”

    仍然闭着眼睛的刘震撼淡淡笑道:“那是下阕,我说的是上阕…”

    “上阕是什么?大哥…”

    刘婉云又把刘震撼的手捉着摇了起来,就好像小时候流着鼻涕泡泡让大哥给他买糖吃一样的撒娇。

    “不知道了吧?所以我说你该多读读书了,小宝都知道读兵法了呢…流氓,还是有文化才是真牛x啊!”

    “讨厌,我才不要当流氓!”

    刘婉云甩掉刘震撼的手,气呼呼的坐上了自己的那把椅子,也躺了下去。

    知道自己再卖关子妹妹就要真生气了,这才用他觉得非常之千古风流人物的语调,徐徐的来起了诗歌朗诵…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小云,你说,如果你是秦明月,你现在最想知道什么?”

    “东风,秦明月就是东风…”吗?刘婉云还在思考,就听他哥非常抑扬顿挫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宝马雕车香满路…如果你是刘振山,你现在最迫切想要查实的是什么?”

    “是…”

    “秦明月最想知道,她是有了个孙子,还是孙女。我们那蠢货一般的堂哥后悔之余肯定会怀揣着侥幸心理去查,我说的那个孩子,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没用了,他的软弱让他已经失了人心,拿不回来了。”

    以为自己已经完全看明白的刘婉云惊得坐了起来!

    “如果你非要大哥给你个答案的话,那么,这就是东风了。”

    刘婉云目瞪口呆,震惊无言。

    “如果你是一个深爱小宝的女子,如果你得知他和别的女人,真的是有个孩子的,你会怎样?百花又会怎样…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

    风,大风!

    吹得刘婉云根本就没有听到上阕的最后三个字。

    雷声,风雷动!

    也或许刘震撼根本就没有说出那最后的三个字。

    天要下雨,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理由,更是非人力可以阻挡的!

    那到底是什么?答案很简单,是人心…

    闪电密布的震撼大厦顶楼之上,不透明的顶棚,慢慢合拢,风声雨声皆被格挡,漫天光影般的危急也仿佛和这里再无关系,飘摇的天台,就这样静谧成了午休的卧室。

    “小云,躺下,闭上眼试试。”

    刘婉云乖乖的又躺了下去,大哥还是那个大哥,那个会给自己买糖吃,有问必答,什么都照顾着自己的大哥!

    有他遮风挡雨…我这些年是操的哪门子的心!

    闭上眼的刘婉云心中暖暖的,很踏实。

    “你看到千树花开没有?”

    是啊,这么猛的东风过后,有什么理由不花开千树!

    “看到了…哥,宝马雕车香满路又怎么解呢?”

    刘婉云没有等到刘震撼的回答,听着耳边逐渐如雷的鼾声,闭上眼,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放松着进入了睡梦之中…

    …

    欧阳百花给刘小宝生了个孩子?

    刘振山火急火燎的走出震撼大厦,怒气冲冲的立马差人去查这个事儿了。

    但其实这已经不重要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当时只要他说他要当家主,刘震撼是肯定会说话算话的,但这还有什么用呢,有些东西,就是临阵那一哆嗦,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卖。

    上车之后,稍微冷静一些的刘振山后悔非常的刘振山连忙分别给两个儿子打了电话,让他们就算亏损再多,这次也要倾力而为。

    刘家还是那个刘震撼当家主的刘家,刘震撼还是那个起狠来六亲不认的刘震撼…风雨飘摇之中他还可以当众叫嚣着要打自己,要是真把锅砸了,那混小子事后清算起来,肯定会把自己剥皮抽筋的吧。

    刘振山只是整个刘家的缩影。

    不要端着刘家的饭碗,想的却是怎么把刘家的锅给砸了!

    今天的这个会,原本刘震撼是被问责的那一个。

    表面上看来,他不过是用殴打威胁了一个刘振山而已。

    实际上,他只是蛮不讲理的把刘振山想要抬在刘家人面前的锅给砸了!

    不需要他说什么,也不用他像刘婉云那样如热锅上的蚂蚁那样殚精竭虑、家族内部四处求援,感受到家主之威的刘家所有人,又因刘振山的狼狈,想到刘家的锅要是真的被砸了的凄凉,就这样疯狂的转动了起来…

    刘家,在过往二十年,成了一盘散沙,而刘震撼只是趁势,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就将之聚沙成塔!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刘家家主,从来都是人中龙凤才可以当的!

    而一些刘家老辈人告诉自己的直系亲属,刘震撼曾经说过,他其实是一条鱼,食人鱼…刘振山那种连顿打都怕挨的软蛋…以后敬而远之吧…

    ——————————————

    本章四千字...哈,算上章节尾的唠叨,正文至此就过五十万字了,鱼龙舞这个系列那些不太满意的细节,这几天我也修改得差不多了,呼,浪浪我算是能松口气,还有四天才上架,我至少应该还会更一万字,章节尾的唠叨加一起也没这么多字吧,嘎嘎,用尽全力的写免费五十万的承诺,我算是没有失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