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零六章:鱼龙舞(十二)

第二零六章:鱼龙舞(十二)

 
    自三百多年以前,cs风靡于人类社会,就诞生了这样一句名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㈧㈠中 文Ω『Δ 网Ww』W.8⒈Zw.COM

    在此时的老赵想来,刘小宝这贱人不着痕迹间向所有人给出两条路,一是跟我去灭服,听我指挥;二是离我远点,别来烦我。

    而会被刘小宝的甄别掉的那部分人,就是猪一样的队友。

    这世上有相当一部分人,自己错了,却总喜欢在潜意识之中把错误想方设法的归咎于别人,最后只认为自己是对的,才会觉得事情是符合于常理的。

    常理当然不是这样,这世上根本没有这样的常理。

    分阴阳,有对错,世上没有完美的人,也不可能有绝对完美的任何事物。

    当一个人只有对没有错,那和阴阳不分、雌雄同体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这样的人,不论技术好坏,真的都是猪一样的队友,跟着去灭服,只会是累赘。

    刘小宝这一招,将完全掌控并充分利用这部分人的心思。

    误解了狂派还觉得是狂派不对的那部分人,神不知鬼不觉,就会走上了刘小宝给他们设定的另外一条路——离我远点!

    这确实是最有效的办法,但也太极端了吧,这孩子这样下去是会出大问题的…会不会是自己想的这样?很短的几秒钟内,老赵心头闪过了无数的念头。

    强行把所有念头归零,赵四海在等着刘小宝说下去,他要再听听再作打算。

    在座的每个人也都在等着刘小宝说下去,他们还没想明白刘小宝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怎么会故意去让人觉得自己是错的?

    “当所有人都认为我们都是错的,在真相揭晓的时候,才会有人自内心的认为我们是对的。”

    “觉得我们对的那些人,自然会跟着我们走。而另外那些人中大部分会始终不会承认我们是对的,他们会认为只有他们自己才是正确的,那么,为什么要跟着错的我们去灭服?

    “不来正好啊,我就是不想让他们跟着来啊…那样的人,灭服也用不着他们。”

    刘小宝对贱得无与伦比的对每个人都眨了眨眼,才又道:“而有一小部分人,虽然嘴上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错了,但当内心认识到错以后,他们会比一开始就心生愧疚的那部分人更加信任我们,到时候,我们指哪儿,他们就会打哪儿,并带动所有觉得我们是对的人快的凝聚在一起!”

    刘小宝终于把他的设计全盘托出。

    计划很完美,简直无懈可击。

    没人再能反驳些什么。

    而老赵高兴之余,更多的是担心。他很想对刘小宝说些什么,在他看来,这些心计,绝对不该是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年轻人应该具备的东西。

    他还只是个孩子啊,他过往的人生,到底沉重到了什么程度?他为什么会对这一切如此娴熟?

    他还这么的年轻,他应该还不知道真实的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要吃大亏的啊,温室里的游泳冠军要是没野游过就敢去挑战长江黄河,被淹死也不奇怪呢…老赵思考着,刘小宝继续说着。

    “人生下来不是吃草的,人生也不是一口井,人生是一条河,我让所有人在不自知的情况下都明明白白的看到了这条河,继续当鱼,还是一跃化龙,继续当羊,还是当吃人的猛虎,我其实给了所有人机会,让他们自己去选!”

    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赵四海想的那么糟糕。

    至少在今天看来是这样的。

    谈笑间,刘小宝想到了三年前的今天,想到了很多他故意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往事。

    那天,用药物封存他记忆之前,老爷子语重心长的对他说过一番话。

    …

    宝,你生下来就是龙,天生就能覆雨翻云。

    听爷爷这么夸自己,以为峰回路转的刘小宝嘚瑟非常。

    但你还没有见过江河湖海,不知人世间真正的繁花似锦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你无法无天,没有任何敬畏之心,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连爷爷我也救不了你。

    刘小宝蒙了,感情你老人家觉得这不是害我,是在救我啊?

    现在家族里的那些人都容不下你了,但爷爷永远不会的…爷爷趁机提议把你的记忆封存,其实是给你一个机会,把你的人生归档为零,让你变成一条小鱼,未来是鱼是龙,你自己选…你会原谅爷爷的吧?

    选毛啊,我生来就数不尽的荣华富贵,还需要选什么,那些老不死的容不下我,你都不护着我,还要把我记忆也弄没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那些老货会笑掉大牙的啊,还假惺惺的为我好的样子…

    时刻寸步不离守在老爷子身边那个死瘸子拿了一个大号针管走向了刘小宝,惊恐至极的刘小宝终于是哭嚎起来,他开始求饶,他低声下气的让他自己都鄙视自己,他从来没有那么的下贱过。

    但不论他怎样,平时什么都顺着他的爷爷却只是笑眯眯的在他身边看着,束手无策的刘小宝见哭没用,最后骂骂咧咧的吐了躲也不躲的老爷子满脸唾沫…

    那时的刘小宝可不懂什么鱼啊龙的,他就知道自己要被弄成没有记忆的小白鼠,去乡下当一个谁也不疼,谁也不爱的孤儿,刘氏孤儿…

    难道没有女人可玩,没有钱财可以挥霍的人生才是繁花似锦么,爷爷你用这套说辞骗骗别人家的三岁小孩还行,但你难道忘了么,我是你教出来的!

    生于商贾之家,从小你把尔虞我诈给我当故事讲,所有的所有我早已理解的透彻,你骗不了我的,但你还是好意思用这么烂的谎言来骗我,你这个骗子,我不会原谅你的!

    …

    原来我曾经并不是完全懂了。

    那么爷爷,这次以后,你会原谅我的吧。

    不要什么蓝天鹅绒毛的床垫,你给我打个电话过来,问问我过得好不好就行了,骂我两句也行啊,你不要当我不存在啊,这么多年了,你也很想我的吧,那你怎么还当我不存在一样…

    刘小宝淡淡的笑着,眼泪不自知的流得满脸都是。

    那些肆意流淌的体液,就好像三年前,那个深深宠爱他的老人脸上挂着的口水一样打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