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二零四章:鱼龙舞(十)

第二零四章:鱼龙舞(十)

 
    老赵沉默着,李刚一时间也没杠可抬,气氛有点凝固,凤凰见机的招呼大家边吃边聊,刘小宝比谁都手快的先抓了一个大肉包子啃了起来。『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

    几口啃了包子,不等凤凰给他擦擦嘴,他就急不可耐的用缓和了些的语气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开始了演说。

    “在东北亚二区现在可能有无数高手坐镇的情况下,类似我们这样的网吧赛冠军队去灭服,就算一个队一天能赢十万,十个队一天也才赢一百万,拿一个月给这十个队天天赢,能赢三千万。”

    “不少了!”李刚捉住机会又想抬杠,却不知这是刘小宝故意卖给他的破绽,刘小宝装得很认同的样子道:“啧,三千万,一个月赢这么多,确实不少呢…但别先忙着高兴啊,我也不说到底能不能赢那么多了,我且就再来算一笔账给大家听一听吧。”

    刘小宝又拿过一碗豆浆一口喝干,架势很有舌辩群雄的豪气,但一脸的贱样却让人压根儿就不想崇拜他,就想在他那张贱脸上好好踩上几脚才是。

    “炎黄治下的日韩两族每人拿一块钱出来都是十个亿,更别说还有个雉菊帝国随时可以充当幕后黑手,这个账说到这儿,谁都会算了吧,几千万,甚至几个亿,对他们来说算个屁啊!”

    老赵笑了,他听到了他想听到的。

    如刘小宝所说,他要灭服,其实并不是年轻气盛,争勇斗狠的要找个面子什么的,他已经看到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要想彻底解决东北亚二区的问题,就必须要从经济上把和韩两族彻底击溃,不然拿了面子又怎样,里子还在,迟早有一天还会死灰复燃。

    但这也是困扰着赵四海的一个难题,这个问题至少摆在老赵面前已有十年了,老赵除了束手无策,还是束手无策。

    之前他确实是对哈尔滨的和族和韩族来了记狠的,但要不是他运气好,姚冰蓝恰好带着部队在地球修整,他就要吃一记狠的了。

    而真正让老赵吃惊的是,刘小宝好像已经有了全盘计划,并且好像还有着十足的把握!?

    老赵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具体准备怎么做。”

    “先别急,听我慢慢给你们分析。”刘小宝接过凤凰已经第五次递给自己的餐巾纸,胡乱把嘴擦了,贱兮兮的一笑后对老赵问道:“面对如此的庞然大物,是不是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老赵眼睛一眯,刘小宝也跟着眯了眯,目光毫不退缩:“或者还有点畏惧,然后把所有得失都想通了,就十分明智的知难而退?谁都聪明,潜意识里谁都会这么想,所以东北亚二区,才能存在十年之久。”

    刘小宝说到这儿,不仅老赵,在座的只要是玩枪的,有一个算一个,都觉得很打脸。

    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的刘小宝毫不停顿,“十个狂派是肯定不行的,那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狂派砸进去呢?能不能让东北亚二区伤筋动骨?我觉得吧,不一定呢。”

    “为毛不一定。”

    李刚这次倒不是想抬杠了,他是真的想知道刘小宝准备怎么干。

    刘小宝把他晾在一边,又吃了个包子,才施施然道:“因为世上连多一个狂派都不会再有,哪儿来千个万个?”

    看似玩笑,但明显是话里有话,李刚不做多想,干脆一个劲儿的死磕着食粮,性格淡定的武墨倒是对此点头不已。

    雷蕾因此有些蒙的看了武墨一眼,武墨朝刘小宝努努嘴,示意雷蕾听这厮继续说下去。

    “要想伤筋动骨,人多是必须的。炎黄最不缺的就是人。或许你们会下意识的觉得,炎黄cF积弱多年什么什么的…但我要说的是,能不能成功灭服其实并不是炎黄cF强弱与否的问题,说到底,只是人心的问题。”

    “我敢保证,在东北这地界,随便捉一个非日韩的枪男出来,都能给我讲一堆的大道理,而且那些个道理都还会是真的非常有道理的。”

    顿了顿,刘小宝提高了音量道:“但有个毛用啊,没用啊,你说得再有道理,再正确,再慷慨激昂,八千里云和月什么什么的,你又不是岳武穆,谁听你的啊,都没人认识你,谁特么听你说什么呢!”

    刘小宝的嘴非常的毒辣,毫不留情,老赵等人面子上挂不住,但偏偏又无从反驳,因为刘小宝说得太通俗易懂了,且句句在理,让他们一点漏洞也找不出来。

    给了自己喘口气的时间,刘小宝等了等,见无人说话,又开始了他一个人的讲演。

    “说到这儿,其实要想成功灭服的话,摆在我们面前最核心的问题其实只有两个,一个是怎么才能让足够多的战队和我们一起去灭服,关于这一点,具体我稍后再说。我先就着刚刚这个问题,把另外一个难点给大家说一下。”

    “街上随便抓一个人来,不管他们说什么,也不论对错,必然都是不可行的。自以为比谁都懂的多,但其实只是坐井观天而已。他们的视线出点太低,低到了就好像我刚刚说的那样,赢个十万二十万,或是赢个虚名,虽然没个毛用,但他们偏偏就会觉得自己已然大功告成了。”

    “然后或拿了钱财小富即安,或是拿着虚名装裱成门面,招摇撞骗到老死的那一天…不要怀疑我说的这个,不是谁都像我一样出身于巨富之家,大多数人都会因为钱财和利益,而改变自己的初心。”

    “在井里的时候,谁的初心都是好的,因为天就那么大一点儿,但就好像鱼一样,出生在井里的鱼要是进入江河湖海,历经大浪淘沙之后能活下来的,少之又少。”

    “人一开始都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和平年代,这样当然可以…而灭服是什么?在我看来,灭服不是单纯的为了面子或是尊严,灭服是战争!”

    “为了活着而活着的人换句话说也就是平民。在战争中,平民再多又怎样,谁都有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和价值观,谁都觉得自己才是对的,一盘散沙,就好像是一群羊,如果没有老虎领着,送上门去,也只能是挨宰的命…”

    “一场战争,只能有一个指挥,怎样让所有战士都觉得我们才是对的,跟着我们走,就是我们灭服这场战争中需要搞定的又一个难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