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九六章:鱼龙舞(二)

第一九六章:鱼龙舞(二)

 
    “你去爆料说我怎么怎么的,然后让我身败名裂?这就是你的弄死我!去啊,‘好事者’这样八卦小报什么时候靠谱过!你说出大天去有人信你!?还弄死我,你做梦呢吧!”

    吴凯对此早有准备,‘啪’的把吃过早饭后买的菜刀拍在了自己的电脑桌上!

    “你…”

    “这个能弄死你吗?”

    吴凯还是头也没转,语气也一点都不歇斯底里,甚至都有点断断续续,因为他把能聚集起来的所有精力都用在了打字上。八 一中★文网Wくw★W.81zW.CoM

    “你个犊子玩意儿你疯了,疯了…你不想想邹茹,你知道她有多爱你,你知道的…”

    崔昊嘴里苦,这样的疯子他惹不起躲得起,但想到那个叫邹茹的靓丽姑娘,想到她开心的笑容,他还是对吴凯好言相劝着。

    吴凯不是狼心狗肺的人,他也知道崔昊不可能也不会让他滚蛋。

    买这把菜刀,是给报社的大老板备着的,那人什么都不懂,为了钱可以没有任何节操,要是不买把菜刀来防身,吴凯觉得到了关键时刻,捏着狂派猛料的自己人身安全将受到威胁,没想到却先用在了崔昊身上…

    “顾不上了…兄弟,老子知道你也喜欢她…如果,如果我在炼狱中沉沦了,你…看到这把菜刀了吗,一百块宇宙币呢!普通菜刀二十块一把,多出来的八十块,全是锋利啊…”

    这贵了八十块的刀锋确实让崔昊头皮麻得紧,而吴凯在拍了菜刀之后就又开始了和几乎整个新闻界的抗争,目不斜视的眼珠子里,分明有什么光芒在闪动。

    “如果,如果…哈…如果你们有一天在一起了,你敢对不起她,老子用这把刀把你剁了喂狗啊…”

    吴凯的哽咽崔昊听到了,他的泪花崔昊也看见了,他好像是在看一具和自己告别的遗体,不过这遗体还会说遗言立遗嘱就是了,“那你还会帮我改稿吗…”崔昊换了个方向,试图继续对吴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呵,你也不一定需要我帮你改稿啊,以前班上你第一我第二啊…”

    “不是啊…”

    被吴凯又一次揭穿的崔昊也哽咽了,再说不出什么来。

    他看见泪流满面的吴凯手上依然不停歇。

    他看见滔天巨浪之中一只小鱼在争上游。

    这报社就他和吴凯两个人,他当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也晓得吴凯手上肯定有猛料,更明白的是,爆了那些猛料,将是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吧…

    但…我去******荣华富贵!

    人活着不单是为了成为某种欲/望的奴隶!

    可大势如此,不想随波逐流,也许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也不一定就是死亡,但对于一个人来说,失去最珍贵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这个挨千刀的千年老二,他连这个都不怕了啊,他…

    莫名之泪流淌开来的时候,崔昊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段路,他用了十来秒将之走完…

    念大学的时候他成绩比吴凯好,长得也比吴凯帅,但播音系那个叫邹茹的系花就是喜欢吴凯不喜欢他,即便她家里反对了这么多年,她还是非他不嫁…

    出了学校两人一起找到同一份工作,他当了吴凯上司,可一开始他自己写的东西他自己看着就是不得劲儿,总要吴凯修改润色一番,才会变得理所当然,然后成为沈阳这座城市之中为电竞粉丝们津津乐道的噱头。

    他一直不明白这一切是因为什么,他因此迷惘着,他原本以为自己还会一直迷惘下去,结果这一次,只是十来秒,他就明白了,不是少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是少了一点勇气,一点倔强,一点剽悍,一点血性,一点…

    我今天要把它们全部找出来!

    邹茹已经是吴凯的了,但人生还是我自己的!

    那么,我就疯狂一回又怎样,我倒要看看,老天给我的那些勇气,那些倔强,那些剽悍,那些血性,那些…绽放出来的时候,到底比不比这个招人疼的千年老二差!

    崔昊抄起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大步走出办公室,来到吴凯身边,拉过一只椅子,‘duang’的往他身边一摆,重重的坐了下去!

    “你干什么!”

    “我承认你买的这把菜刀很锋利,我有点怕它。”

    “那你…就对邹茹好点…不要告诉她我这么说过,不然她会恨你也会恨我的。”

    “那么雷的剧情我不会让它生的…我怕你的菜刀,所以我并不准备给你把这刀悬在我头上的机会。”

    “呃,什么意思…”

    “扯犊子的话以后别再说了,你的女人,关我毛事!”

    “你大爷啊…你想让我那啥不瞑目啊…”

    “切,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吧!”

    “恩?喂,你怎么也蹿出来了啊,你不怕老板让你滚蛋了?”

    “我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邹茹了,也知道她为什么会喜欢你了…先来后到,这辈子她注定是你的,兄弟,刀山火海一起闯过才叫兄弟,举目皆敌,有点刺激,我和你一起刺激这一把…恩,我主要是怕你一个人火力不够,你写一篇,别人写一百篇,淹死你啊…”

    “切,好像多你一篇都不会被淹死了似的…要跟着哥的脚步走就明说,找那么多借口有意思吗,别拖我后腿!”

    “我是第一,你是第二,我们试试谁拖谁的后腿…”

    “弱鸡!”

    “你才是弱鸡!”

    “你鼻涕都快哭到嘴里去了!弱鸡!”

    “你以为老子没看到你刚才把哭出来的鼻子吸回去了,你个弱鸡!”

    …两个人对一百个人的战争,无时无刻不在生着。

    人生的每一步都是如此,顺从或是逆势而为,收到的结果会截然不同,这两个舆论界的战五渣为了他们相信的一些东西战斗着,他们从哭到笑,再过了一会儿甚至还忙里偷闲的听起了古典民乐,听得兴起还跟着惨不忍听的嚎唱了起来。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接下来他们也许会‘死’得很惨,但此刻他们是真正快乐的,死或是飞黄腾达对于他们来说,皆是虚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