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九五章:鱼龙舞(一)

第一九五章:鱼龙舞(一)

 
    “…他拼了命,一边赚钱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废物叔叔,一边努力的学习各种曾经他不屑一顾的东西,三年,他睡觉的时候都会在梦里去思考,电竞该怎么玩才能出类拔萃,他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为着我是谁这个目标,不懈的奋斗着。八 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oM”

    “电竞之路,太难了…同样的感受,墨哥不会陌生,酷哥不会陌生,甚至连刚子也不会陌生了吧,至于刚刚被我打去练枪的七零,他就是这样长大的,他怎么会陌生…”

    …电竞之路很难,狗仔之路也不好走。

    刘小宝的煽情渐入佳境之时,一个狗仔居然也在破天荒的思考该怎么煽情,而不是怎么爆猛料,这对于吴凯来说真是一件十分精神分裂的事情。

    吴凯入行已经有那么七八年了,当然算得上是一个资深狗仔。

    一直没有混起来,原因肯定不止一个,但在他自己看来,他只是没有遇到一个好的机会而已。

    长期狗仔的直觉在昨天就告诉他,这次将会是一个天赐良机。

    他也做好了爆猛料的准备,嘿,他一晚上起码这么想了八百遍,但是他动手筹备的全是煽情,他想帮狂派战队站起来。

    他见过太多战队,如果把狗仔这个职业比作园丁,吴凯就是一个见过太多的花谢花开的园丁。

    花香嗅得太多,他早已木然,也许他见过那么几个卓尔不群的战队,比如昨天刚刚走到末路的‘颠覆’战队。

    但他们要么最终变得和大多数一样,要么毁灭消亡,大环境如此,谁也无力改变。

    张狂确实是一剂猛药,他的出现让一切枯萎都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可说到底也就是迹象而已。

    为了看不见摸不着的迹象,我是不是要赌上一切逆势而为?

    这就是吴凯纠结了一夜的矛盾所在。

    他手上猛料很多,而且都是干货,他是第一个得到狂派专访待遇的媒体从业人员。

    但他内心并不想靠爆料上位,他不想去戳狂派的痛处,不论是那个性情跳脱的队长,还是盛名之下胜利之后依然能沉得下心努力练枪的乱服第一瞬,都让他感受到了蓄势已久的蓬勃朝气。

    亲身观战过狂派不止一场比赛的他觉得狂派能够撕碎一切。

    Rush至上,将冲锋进行到底…这一切都是他觉得穿越火线应有的模样。

    因此,这个资深狗仔准备了一晚上,就等着天亮以后狂派还手的时候他能帮上大忙,届时他的名气必将跟着狂派的声势水涨船高,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但是现实很残酷,随着事态的持续酵,已经肆虐开来的事态走向让他越来越泄气。

    狂派没有还手,至今都还没有还手,已经是万劫不复的节奏了吧…

    好像是从一个美梦中清醒,吴凯逐渐的意识到,这好像已经不是他这种层次的选手能够参与的事情了。

    在沈阳这个地界,在穿越火线的圈子里他还勉强能算个人物,但现在他面对的是一件已经波及到整个炎黄的大事件,他准备的东西,在洪流一般的信息当中,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一个又一个业内大拿,如果说他们是大象,吴凯在他们面前大概能勉强算只蚂蚁。

    “每逢大事必有奸人现世…这是逼哥蚂蚁绊大象的节奏啊…”吃早饭时看到店里播放的李刚新闻布会嘴脸时,吴凯这么自言自语了一句。

    “老板,你这菜刀不错啊,卖给我怎么样?”

    “我花了五十块请人从中央星带来的啊…”

    “我给你一百!”

    温饱后又成交了一把菜刀的吴凯心想,难道就因为自身渺小,就不作为?…

    炎黄时报头版:深度剖析乱星人的性格色彩。

    周一见网站头条:当丧钟为狂派而鸣。

    **论坛头条社论:如果所有的电竞战队都变成职业搏击队。

    炎黄婚恋第一门户:内讧的狂派队员已经纷纷‘出轨’…

    …

    …坐在电脑前,随便一刷新,都是关于狂派的负面新闻,吴凯双眼一红,不是哭的序幕,而是疯狂的前奏!

    老子就是个不入流的狗仔,那又怎么的吧,老子这次和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业界没良心’拼了!

    ‘不屈的狂派!’

    ‘火线骨头狂派!’

    ‘今日的乱服第一瞬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张狂?’

    沈阳的一家地方八卦小报,在茫茫宇宙放个屁也不响,这些吴凯都知道。

    但我必须要捍卫一些东西,吴凯和无数媒体疯狂新闻贴对着干的时候如此想着,他想起了七八年前,那时的他也就二十岁出头,刚刚大学毕业,就毅然决然选择了穿越火线专项记者这条路。

    那时他能拿到手的工资是八百宇宙币,如果他选择当英雄联盟专项记者,他能拿两千块的实习工资,试用期后会飙升到五千,还不算各种奖金…

    梦想和情怀让年轻时候的吴凯视金钱如粪土了,所有人说他傻的时候,他在心中嘲笑所有人知道个蛋!

    他妄图从最低谷见证炎黄穿越火线项目一步步的崛起,再次成长为世人眼中的东方泰坦!

    这是一个属于小人物的野望,过了这么多年,连他自己都觉得当初的自己是个笑话的时候,他疯狂了,为了被他自己都嘲笑的初衷疯狂了!

    挡在他面前的,不仅有敌人,还有他的顶头上司…

    “吴凯,你不想干了?”

    “孙贼!你别特么的威胁老子,没老子帮你改稿,你个渣能走到今天!”

    “你…我劝你别疯,老板知道了会让你滚蛋的!到时候老子想保也保不住你!想想你的未婚妻吧,如花似玉我见犹怜…她家里本来就看不上你,你再没了工作肯定得鸡飞蛋打啊…”

    “孙贼啊…崔昊,咱俩相处到今天也有那么十来年了,你别拦着我,别去给老板说,他一般不关注这些的,等他知道的时候我也尽力了…然后等这次完了老子认你这个朋友,请你喝酒。”

    “如果我不呢!”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你不的话,我分分钟弄死你。”

    看着目不斜视的吴凯侧面的狰狞,崔昊眼皮直跳,他没见过这样的吴凯,但想着让他悬崖勒马,崔昊即便心中震动,还是想再说些什么。

    ————————————————————

    今天叨叨几句。

    一样东西,不论好坏总要有正反两面才是符合道理的,所以开书四十五万字以来,我一直因为没有人骂我和批评我而很焦虑,上本书挨骂过表扬,我倒是觉得踏实,这本书到现在,没人骂过我,给我的感觉就是曾经的刘小宝一样,生怕自己哪天就会摔下来...今天中午回来一看,嘿嘿,起点这边终于有人骂我了,原本还有点高兴,但定睛一看,我觉得这骂我不能接受啊。

    那人说:QnmLgBd,写的剧情又是女的一哭猪脚就手足无措...跟着还给我讲了点三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弄得我都怀疑自己的智商状态了...我记得我好像没这么脑残过,就算写过,也会给出站得住脚的道理才是嘛,毕竟十多年前刚看网文的时候,就记得一个大神级作者说过一个理论,你可以写老母猪能如豹子一样矫捷的上树蹲着,但是你必须写出为什么来,还要让你自己相信和读者相信,不然你就不能那么吹。

    那我这是写老母猪上树没给理由的节奏了?于是我马上去翻看已经表设计到女主流泪的章节。

    翻了一会儿真没现我这样写过啊,至今为止,我把刘小宝的性格都写得特分裂,他怎么可能是那么有同情心的人,狂派最温文尔雅的武墨也不是那样的人啊...而且我怎么也是根老油条了,写故事,吃不准的常识,要么查实再写,要么模糊化,要么干脆不写,那他怎么还这么说呢...因此纠结了一会儿,想着可能就是个键盘侠故意无中生有恶心我,也就释然了。

    我现在码字时间都是挤压出来的,多数时候都是早上四五点起来码一会儿,群里有读者在这时间段和我聊过QQ,应该知道这所言非虚,另外有少数时候,我会在中午挤点时间来码字,特别极端的时候,为了不断更这个目标,通宵一个星期也是有个那么一两天的...这应该可以算是挤牛奶把血都挤出来了吧...

    就这样,我都觉得用在码字上的时间精力不够,连打广告宣传这样事关一本书能红与否的事儿我都没心思去弄,我就想把这个故事讲到我能力的极限,所以实在没时间和精力和这一类热衷抹黑他人升华自己的货色折腾,因此以后遇到这一类的帖子,我会一律删除。

    不过创世这边的书评挺有意思,有个书友问我是哪个区的,他要虐我...嘿,给你们讲个故事啊,我们队的狙击手,打过全国冠军杯的那种,他才和我认识没多久的时候,要和我当着全队人全图瞬一把,我是这么干的,我故意让他开掩体较多的沙漠Td而不是运输船,然后开始之后,在全队人期待队长被虐的观战下,我开镜狙了他两次就果断强退了,恩,他确实牛掰,我就留条缝给他都被他瞬了一次。

    但是!但是,总比分2比1,呵呵,至今为止,我和他认识过六年了,我再没给过他单挑的机会,哇哈哈,到哪儿我都可以拍着胸脯说他是我的手下败将,我就是这么没节操的队长,嘎嘎...恩,最近没时间,以后有时间有机会,欢迎你们来川一虐我啊,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