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九一章:一小撮命运

第一九一章:一小撮命运

 
    “…班上有个女同学特别漂亮,那时的她就好像小月儿一样的性格,大大咧咧口无遮拦,喜欢篮球,喜欢电竞,喜欢所有男孩子都会喜欢的东西,哪个少年不思春,妈妈把狂派传给我,就好像是一针催化剂,助长了我的青春狂想…”

    打开一罐‘那费’递给武墨,又扯开另一罐自顾自喝着,伴着武墨的诉说,因为多了些希望而欣喜非常的刘小宝突然现,原来他和正在喋喋不休的武墨一样,也迷惘了太久太久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 wくW.81zW.CoM

    知道目标是什么,但目标太多,长得都还差不多,就好像正在喝着的‘那费’一样。

    怎样才能以正确的方式找到‘那费’丛中的拉菲,就是武墨和刘小宝的迷惘。

    好在,现在对于刘小宝来说迷惘与否已经不重要了,从昨天开始,他就走上了一条不能回头的路,只有向前,若不然就是有死无生。

    一开始的时候他是紧张的,所以他做出了一些过激的反应,以至于现在暴风雨的节奏变得很快,巨大的压迫感让他虽然不清楚事态的完整情况也稍有窒息的感觉,但现在,他的心已经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再回头看看,刘小宝突然觉得很有意思,他觉得走到现在这一步,他是做到最好了。

    与电竞有关的事情,结局无非两个,要么输要么赢。

    但不同于别的事,刘小宝的安排让他自信,不论输赢,都有让狂派声势更上一层楼的把握。

    刘小宝淡淡的笑着,武墨的讲述还在继续。

    “…失败过太多次以后,我已经不再梦想出人头地,初恋的她嫁给了一个拿了哈尔滨百城冠军的韩族,我也用不着再去幻想成功之后,再找一个像她那般让我迷恋的女子,来个左拥右抱什么的了。”

    “原来墨哥你内心也那么的污过…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消极?”

    “因为我现,想要的越多,失去的就越多。”

    “很有道理的样子,可是不想得到,又怎么会得到?”

    这个矛盾的问题刘小宝想不通,但他觉得武墨应该知道答案才是。

    他还没有经历到洗尽铅华的程度,武墨能悟透的人生哲理,很多对于他来说都是陌生的远方。

    “人的思维没有界限,但精力是有界限的。”

    刘小宝对此是认同的,追问道:“如果想要的很多,我又一样都不能取舍,精力有限的我该怎么办?”

    “那就不要想,随缘?如果能重来,我一定会这样,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由也是没有界限的,顺其自然就会活得自在,自在了,心就自由了。”

    这话的逻辑太绕,刘小宝却是很明白,顶级纨绔的思维模式穷究到底其实也就是这样,这大概是曾经某位拳脚师父给自己讲过的,顺心意,自然成什么的,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想想,真的是很有道理啊…

    刘小宝一心二用,聆听和回忆这两者并不冲突。

    “一个又一个队友离我而去,要么去往了地球之外的地方继续电竞,要么结婚生子从此与职业电竞再无半点关联,太多离别,让我麻木透了。”

    “那真的很糟糕。”

    因为想到张紫而有的感悟,让刘小宝十分能够体会武墨当时的状态。

    很亢奋的活着,但内心其实无比的孤寂。

    朝着梦想大踏步前行,但其实连目标到底是什么回事儿都弄不明白。

    出人头地是生在巨富之家的刘小宝与生俱来的东西,而左拥右抱的感觉他也没少体验过。

    但那种感觉,云里雾里的,一点都不踏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

    至于落下来到底有多疼,因此受了重伤的刘小宝觉得,用摔来形容更要恰当得多。

    境界不同,武墨的见解和刘小宝截然不同。

    “回头看看,一点都不糟,麻木是一种很好的状态,至少让我感觉不到内心的疼痛。”

    “这不是掩耳盗铃啊?”

    “不,不会疼,我才能一直不知死活的把我内心坚持的东西好端端的矗立到遇到你的现在,让我还有气力拿起这套刑天之怒,和它一起挥动虚拟世界中的枪械,继续追逐总想见个真容的梦想。”

    “是什么?”

    “温暖。”

    “怎么又说回去了?”

    “都是温暖,小时候是梦想温暖的气候,现在,和你聊了这一小会儿,我已经开始梦想温暖人心了,温暖你我,还有所有同胞袍泽,或许再活得久一些,我会梦想温暖全人类?”

    两人哈哈大笑,显然,关于梦想谈话的最后,武墨说了一个真的只有在梦里才有可能会成型的想法。

    两人都不是光头,平常也不把阿弥陀佛当做口头禅,普度世间所有善恶之人的至高尚之事自然是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去触碰的东西。

    黑白分明的不仅是眼珠,还是他们这种人的人生,是性格早已决定的一小撮命运。

    “说刑天之怒吧,我现在感觉你给我买这套装备,应该不是一个临时的想法。”

    聊了那么久,刘小宝早想好怎么说了,学着罗素老师讲课的风格说道:“‘刑天之怒’的来历非常有意思,比起人为升华过多的亚瑟王,更加可以称之为传奇。”

    “十来年前,中央星战神之光电竞装备公司总部门口来了个抱着个小女娃的乞丐,叫嚣着要让总裁两口子亲自来接见他一下。可想而知,那个乞丐当时是被人当成一出戏来看的。戏的结局往往也是戏剧化的,那乞丐最后真得了总裁夫妇亲自陪同的一餐饱饭。”

    武墨听得津津有味,一如每天听睡前故事的小丫头们一样,在刘小宝停下咽唾沫的当口,急不可耐的问起了后续的事情。

    刘小宝‘那费’也没来得及喝一口,“饭后,那乞丐拿过一张餐巾纸铺陈好,用吃干净的最后一只蟹腿沾了甜酱,用了五分钟不到的时间画了一张草图扔给了总裁夫妇。”

    “这和刑天之怒有什么关系?难道是那张画在卫生纸上的草图!?”

    “我第一次见到‘刑天之怒’的时候并不知道当时生了什么,反正在三天后,也就是在我见到‘刑天之怒’的那天,这套据称和战神之光竞技装备公司固有设计理念完全不同的电竞套装重装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