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八一章:夜袭(三)

第一八一章:夜袭(三)

 
    “下午的时候,你刚走,我就给麻说,我不喜欢心眼多的人,所以他现在应该已经睡着好一会儿了…”

    夜才降临,还不是睡觉的时候,王二麻子不会是真的睡觉了,那是怎样了…被巴洛特利卡着脖子不妨碍杨越思维正常、乃至于是常运转。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W w★W√.√8 1 z Wく.★C★o√M

    说到底,杨越其实也就是个打电竞的,但刚才他被巴洛特利盯着却体会到了杀意。

    如果那种体会有可能是幻觉,但现在他是真真正正的预见了死亡。

    杨越的瞳孔猛的收缩,这是人类极度痛苦或是恐惧的时候才会有的症状,不能呼吸的他自然是痛苦的,但瞳孔收缩是因为他恐惧极了。

    杨天玩儿的是穿越火线,所以他考虑过,如果上了战场他会怎样。

    曾经在无数次的设想过后,他万分笃定的告诉自己,他在现实中也能做到像在电竞战场上那般的视死如归,可现在他只剩怕得要死。

    巴洛特利开始沉默的时候,杨越突然在想,就算现在自己手上拿着一把可以轻松将巴洛特利杀死的武器,怕是也没有力气或是勇气将之举起了吧…

    战与争,很多时候玩儿的不是力量,而是人心。

    就好比在乱葬岗吹风,白天几个人一起在那儿吹风,和晚上一个人在那儿吹风,因为心里想的东西不同,情绪自然就会不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白天和夜晚的区别所在。

    人是一种与情绪脱离不开的动物,情绪会决定人的行为,所以只要能掌控对手的情绪,最终让敌人的情绪坠入黑暗,战无不胜就并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巴洛特利在这方面的修为还不错。

    白天他用一种极度巧妙与讽刺的方法弄死了王二麻子,成功威慑了朴焕泰以及他计划之外的小月儿和姚冰蓝以及更多的人。

    到了现在,他还把这当成了压垮杨越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杨越的的心防被巴洛特利的神经质举动和言语践踏成了碎渣,再也阻止不起有效的抵抗,这一刻的感觉,会成为他这一辈子永夜般的存在,见不到一丝光亮。

    无独有偶,刘小宝打的也是玩弄人心的主意,而且比巴洛特利的简单粗暴更要高级得多,宏大的多。

    到了现在,他连布局都还没有完成,已经弄得很多人的内心都不得安宁了。

    送吴凯离开幽城网吧的时候,吴凯终于还是向刘小宝表示了他的担忧,这货觉得以他狗仔二十年的专业素养去分析,很容易就可以得出狂派将很快需要危机公关的结论,并表示,到时候他必定会为狂派两肋插刀云云。

    刘小宝当然认为自己用不着什么危机公关,但也觉得吴凯这人有意思,所以他和吴凯打了一个赌,赌得不大,输了的话,也就是吃一颗卡罗莱纳死神辣椒而已…

    两人之所以会赌这个,是因为半个月前一只瘸了n多年的大象误食了一颗死神辣椒,结果辣得狂奔几十公里的视频爆红于网络,很多人因而跟风去尝试,充分证明了死神辣椒是足以把人类辣哭的变态存在。

    或许吴凯要是知道龙腾网吧和刘小宝他们之间的恩怨,敢赌十个156万93oo度辣的死神辣椒也说不一定,但不管赌多少,从刘小宝的思维角度去看的话,最后会被辣哭的,只有可能是吴凯。

    同样的,在巴洛特利眼里,杨越就是电竞打得再好,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只臭虫罢了,对于捏死一只臭虫,他向来都是热衷的,虽然很久没有这样干过了,但是他现在很想试试。

    巴洛特利眼中的臭虫是杨越,杨越眼中的蝼蚁是杨天,现在杨天办公室里的三个人中,巴洛特利是食物链的最顶端,杨天是最末端。

    对此,为人鱼肉的杨越是看得清楚了,但杨天还没有摆清楚他自己的位置。

    看到在自己面前拽得不要不要的杨越被收拾,杨天自然非常的解气,因为他理所当然的以为巴洛特利是为了他才这么弄杨越的。

    但他看到杨越的舌头开始伸出来的时候杨天莫名的有些害怕。

    虽然不是同一个奶奶,但杨天毕竟是他的哥哥,如果就这样死在他面前,他会做噩梦,还没办法给家里人交代。

    “教官…放…放了他!”

    杨天终于还是开口求了巴洛特利,有求必应的巴洛特利马上就放开了杨越,什么事都没生似的还顺带手帮杨越整理了一下领口,动作细腻得就好像是一个温婉如水的贤妻良母。

    又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杨越脸色很不好,但还是强自淡定着。

    虽然他一点都不怀疑,巴洛特利真的敢把他给杀了。

    但是,他现在还活着。

    从理智上去分析,之前杨天觉得巴洛特利和他是同一类人,所以他才敢那样和巴洛特利说话,他一直觉得他和巴洛特利是一个档次、一个世界的人,充其量也就是对方比他更奇葩一些罢了。

    现在他清醒得彻彻底底,一个能在浴室里放烟花的货色,是万万不能用理智去分析的,况且从巴洛特利刚才的表现看来,他应该不只是一个电竞选手那么简单。

    杨越告诉自己,必须重新从头到尾审视评估巴洛特利这个人,不然很有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他试着从理智上去思考该怎样和这样的货色继续相处下去,不用太理智,也不用思考很久,他马上就得出了一个结论,要想继续活着,那么最好先离巴洛特利远远的。

    有了这种想法,杨越很想逃跑,但是他不敢。

    “以后不要再欺负我的学生了,只要你不欺负他,我就不会觉得你阴险的,你觉得可以的话,我想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巴洛特利说得很和蔼,甚至还咧嘴笑出了两排大白牙,看上去分外的阳光。

    杨越就要信了他,他却漫不经心把手伸在他自己脖间的轻轻一划。

    巴洛特利的动作很轻,还很优雅。

    杨越看到了无比的狰狞。如同猛兽的气息,撕碎了他硬撑着的淡然,他只能略微失神的无助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