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七三章:等待与选择

第一七三章:等待与选择

 
    在姚冰蓝的授意下,被挤得七晕八素的小春此时被赵四海这个壮硕的怪叔叔用天天抠脚的两只铁钳般的手捉到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小黑屋里。八 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oM

    “你要干什么!我叫非礼了啊!”

    “你喊破喉咙给海叔我瞧瞧?”

    “我不要,我的第一次还在…”

    “关我蛋事儿!老子是直男,你看我这么大叔的样子,像缺女人的吗!”

    面对分外受宠若惊的四海帮舵爷,自觉无辜透顶的小春点头,又摇头。

    饶是见过了无数风浪,老赵也只能是愣半天都没说出句话来。

    老赵也就是没蓄胡子,不然被这孩子气得保准能把胡子吹得满地都是,没和小春废话的心思,赵四海想要战决,“广州,百花战队,主力突击手,月薪两万,宇宙币。”

    “啥?两万宇宙币?宇宙冥币吧!百花战队?去年sh那个百花战队?不是早就解散了啊,大叔我警告你不要妄想欺骗我啊,我还是读过点书的…”

    “只要有钱,散了还可以聚起来。这队十天前追加注册资金两亿宇宙币,然后刚刚拿到百城联赛广州市的城市总决选入场券,去不去?”

    “你没骗我?”

    “你旁边有电脑,不信可以马上查。”

    …“大叔,我想去…但是大爷,对不起,我真不是为了前途可以出卖色相的人…”

    “停!你长得真的一点都不美…去不去吧,给个痛快话!”生怕这孩子再喊下去就叫自己爷爷了,觉得自己还很年轻的赵四海连忙喝止了这春天不回来的节奏。

    “你没开玩笑?真让我去?你不求色,那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动机?”

    “我…你不信你脱光了去大街上走走,看谁要你!对你,老子真没什么少儿不宜的动机,如果非要有的话,那就是我老来无聊,想在有生之年看到炎黄穿越火线项目,再现辉煌!这么说你信了吧,高考状元,李春!”

    “你怎么知道…”

    “反正我就知道了。去不去吧,去就把这合同签了…”

    …赵四海当然不可能告诉李春这个蠢小孩,自己是奉了姚大团长的命令才来唱这一出拉郎配的。

    而事实证明,也不是谁都能像生在金窝里的刘小宝似的,被再大的金砖砸了还能蹦跶得比小强还欢实,比耗子还猥琐。

    小春的表现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也侧面印证了赵四海的路子也只有刘小宝看了会觉得他是个好人。

    反过来说,觉得刘小宝是好人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恐怕也不是什么好货。

    对于姚冰蓝来说有点不妙的是,马上就将成为她部下的温尚,此刻就自内心的觉得狂派那个叫做刘小庆的队长还不错。

    温尚就要远去,他的战队刚刚分崩离析,小春也不知所踪,但他的心已是了无牵挂,他未完成的梦想,会有人替他去完成了。

    阳光充斥的下午还是这么过分的温暖,他的心当然不再冰凉。

    温尚站在幽城网吧前久久不愿离去,他不舍就这样告别一段人生,还有就是他要在这里等着小春,虽然他也不确定,这个孩子还会不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想象这身体羸弱的孩子或许已经被刚才幽城网吧里如同海潮的波涛挤成了一滴海水般的眼泪,温尚翘起嘴角,面对空无一人的街道,天真的笑着。

    青春年少的自己,要是有自己这样的一个队长,如今会是什么模样?

    设想总是虚幻的,却能在很多时候给人予启迪。

    要换了自己是小春,肯定会因为被抛弃的感觉而倍感受伤,或许,很多年都会恨着?

    不应有恨,但愿他会再出现,去狂派当个小厮什么的也好过一个人飘零四方。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他也许走了?也许躲着自己?也许没想到我会在这里等着他?…

    烈日就在温尚的等待之中成了夕阳,如被上了颜色的画卷,被火烧着了的云彩让刚烈气息浓郁的沈阳陡然多了几许唯美。

    晚霞行千里…温尚疯子似的哈哈大笑起来。

    温尚站在幽城网吧的玻璃门外,刘小宝站在玻璃门内,隔着一层玻璃看见这样的温尚,心中不免也是澎湃得很。

    不能说…刘小宝大概能猜到温尚是要去哪里,了条短信问姚冰蓝,原本没指望着她会回答,却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星球部队呢,多少人想去都去不了的地方,你一下就进了特种部队…为温尚由衷感到高兴的刘小宝开始从昨天想起。

    他站在温尚的视角,在一天之内看到了春夏秋冬。

    或许这个人苦x了太多年,也或许他过得怡然自得,再不然是麻木不仁,但他总还是等到了梦想开始萌芽的现在。

    他说了,他会回家。

    家人会为他喜极而泣?或许吧,谁知道呢…刘小宝笑着走开了。

    已经进入晚饭时间段的时候、温尚就要离去的时候,小春终于出现了。

    “队长…”

    “春!你去哪儿了?我看你直接被人给淹没了,还想着是不是哪个妹子把你抢回家去了…”

    小春欲言又止,温尚只以为他是也觉得自己身板太弱鸡,羞愧得不好意思开口,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又指了指自己肩上扛着的一网兜装备,“走,咱俩卖装备去!”

    “卖了干嘛?难道真去大吃一顿…队长,你明天就要走了,不回家看看?”

    “你小子反正也没家…陪哥回家怎么样…”

    小春讷然点头,温尚不作多想,“明天我就要走了,你要好好的,不要放弃梦想,记着,在中央新哪怕再苦再难,哪怕再冷的冬天,宇宙的另一边,还有我和你一样,血还未冷…”

    温尚当然会给小春说去狂派的事,现在说得这么凝重,无非是想营造落差,从而给这孩子一个惊喜罢了。

    小春不知,他还是木木的点头,温尚又道,“给哥笑一个,有惊喜哦!”

    “什么?”小春有点害怕,还伴着心虚,因为在又见到温尚之前,他就拿定了主意。

    当梦想和现实都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只能可耻的选择了远离温尚,远离这座他深爱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