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六三章:血还未冷(下)

第一六三章:血还未冷(下)

 
    姚冰蓝与刘小宝你来我往之时,幽城网吧不远处的街边,停着一辆黑色的最新款玛莎拉蒂跑车。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 1√z√W★.くC o M

    车前方一米处,温尚已经站立了很久很久。

    他脑子一片空白,站在这里,或许只是因为他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跑车再拉风,也不是他的…被阳光晒得眼前阵阵黑,头很晕很晕的时候,他终于是想起了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来,转身看看坐在阴凉处等着他的队员们,那种强烈意味的垂头丧气之感让他非常的不爽。

    但他不会因此宣泄情绪什么的,因为他自己也没好哪儿去。

    豪迈走出幽城网吧的那一刻,他觉得世界都是崭新的,在等着他去征服。

    出门来被下午的阳光一晒,什么都明明白白,藏去心头角落里的那些现实,裸/露得彻彻底底。

    走到队员身边,温尚把赛前找上自己的第一拨人塞给自己的十万块拿了出来,给每人都分了两万,“散了吧,我老了,再玩不动职业电竞了,你们,不论未来是否电竞,都要活得精彩。”

    精神因此而错乱是肯定的,两万块钱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笔巨款,稍后…

    “谢谢队长。”

    “队长保重。”

    “队长,今晚去嗨皮一下?”

    温尚拼命扯动嘴角,笑而不语,片刻,三人异口同声,“队长…那我们先走了啊…”

    微笑,点头,一一作别,温尚伤痕满满的心,不间断被撕扯着…

    连香蕉都不要就走了,十斤呢,可以吃死你这个犊子的量啊,今晚你会去哪儿嗨皮,青春不要等燃烧殆尽的时候才后悔没有好好珍惜过呐…

    内心憋着的话闷得温尚愈加难过。

    但又能怎么样呢?他输了,颠覆战队也已经没有了未来,解散,是必然的。

    他的青春已经消亡殆尽,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笑着看自己的队员们离开自己,离开青春之花已经凋零的自己,不然,只会浪费了他们的大好青春年华…

    今天是百城第一阶段的最后一个比赛日,战队解散的事情在沈阳这座城市,在整个宇宙内无数的一级城市都在上演着,众生百像,颠覆战队这样的好聚好散,已经是很难得的善终了。

    又走回了太阳下面,仿佛只有烈日的暴晒才能温暖他的心一样,温尚放眼望去,整条街是如此的空旷,抬手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十分。

    这个点儿要么上班,要么百城,若是在家的闲人,在家赤膊吃个冰镇瓜消消暑看看比赛就挺好的,或是开着空调美美的睡上一觉也是一种享受,那自己在这儿是干嘛呢…

    “队长…”让温尚结束神魂分离状态的是退还到他怀里的两万块钱。

    “小春,你…你今天打得很好,要不是你关键时刻顶住压力拆除了c4,我们颠覆战队爆破模式就丢人丢大了…茶凉人走,哪还有什么颠覆战队,”温尚自嘲笑笑,对紧咬后牙槽的小春继续唠叨嘱咐着,“这钱你拿着,开学了用得上…虽然路费有政府给你解决,但中央星消费高,多点钱在身上,总是好的。”

    “队长,我做得还不够好…队长…你觉不觉得这钱很像柏林墙的碎片?”

    “恩?什么意思。”

    “看着都很干净,但其实满是鲜血…你知道,我有洁癖的,这钱有血,所以我不能要。”

    小春今年大三,他是颠覆队里最小的选手,长得又小又瘦其貌也不扬,温尚平时对他多有照顾。

    知道他底细的温尚并没有像旁人那样,质疑这个少年天才转换电竞项目的决定。

    不管是因为什么,他都很欣赏这个有胆量从鲜花簇拥之路走向荆棘密布之路的勇敢者。

    他们聊技战术,聊梦想,聊中央星,聊柏林战役,聊他们感兴趣的一切,相处至今,无非十多天而已,却俨然已是长兄幼弟一般的感情。

    “有血?这钱挺干净的啊…”无限苦涩再也抑制不住,当枯萎的意味浮出温尚的嘴角,小春的泪也随之滴落在散着炙热气息的路面上。

    泪水刚落地,就消失不见,在炙热的路面上留不下一丝痕迹。

    就好像电竞一样,十多年的拼搏之后,除了少得可怜的一些钱,都没有给温尚再留下别的什么。

    这条空旷的街道也是这么的残忍。

    再热又如何,阻止不了心冷。

    不用小春说得更明白,温尚便能接收到这纯真孩子最全部的想法。

    是啊,自己的钱是有血的,那血,来自于刚刚死去的青春!

    “队长!战队的经济情况怎样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

    温尚不答。

    “你的梦想彻底死了,你就这样让我拿着你的青春抚恤金没有方向的远去!?”

    温尚不知该怎么答。

    “队长,我是你的兄弟啊,你的青春没了,我的青春才刚刚开始,我的血还未冷啊!!!呜啊!!!”

    “啊!”

    温尚猛得抱住嘶吼的小春,嚎啕得比他还更要撕心裂肺。

    这是一本不会有人听见的哀歌。

    但偏偏就是有人听见了。

    抱头痛哭的两人身边是车窗不知何时开了一条缝的玛莎拉蒂跑车。

    里面坐着带着姚冰蓝指示而来的马鑫,她已经在车里踌躇了很久,因为团长的命令,因为她自己的穿着,但更可能是因为温尚独自站立她车边的那种孤寂,她只能一直坐在车里。

    没有人愿意打破温尚方才的寂寥,现在马鑫也只想好好聆听这两个难兄难弟用哭声合奏的一曲末日之歌般的旋律。

    即便是末日,血还未冷!

    抱头痛哭的两人身后不远处是喧嚣鼎沸的幽城网吧。

    网吧里堪称锣鼓喧天,网吧外烈日大街上除了他俩下却是空无一人。

    这般炎热的天气,下午太阳燃烧得正是风骚的现在,街上鲜有行人,亦无春天般醉人的暖风。

    如被烤熟了的空气不断被吸入胸膛,温尚感觉自己燃烧了起来。

    听了如此沸腾的青春宣言,他的血又怎么舍得再冷下去!

    “你小子…跟着我再混两个月!混到你假期结束为止!”

    “然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