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四八章:净衣衫

第一四八章:净衣衫

 
    “让我再待一分钟好不好。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くwくWく.く8√1★z★W√. CoM”

    小月儿萌得都快要化了的小样很得刘小宝的精髓,让只擅长耍刀的朝鲜族老头只能是答应作罢。

    “朴爷爷,你再解释下宫斗什么的啊,不然我回去都给姐姐说不清楚。”

    以为这一茬她早就忘了的朴焕泰就差没吓跳起来了!

    有些哀嚎的道,“你个小机灵鬼,你分明有录音以为我不知道啊?我看是你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小月儿傻呵呵的嘿嘿笑算是招了,却也让朴长老不多费口舌给她解释清楚都不好意思了,“所谓宫斗,就是…”

    “…原来就是争权夺利嘛,你直说不就完了,还说啥子宫斗,听得我云一片雾一片的。”

    “你们这些个女人不都爱看宫廷言情剧啊?”

    “是听雷蕾姐说好看,但人家还没来得及看嘛...”

    “我…”本着言多必失的信条,朴焕泰这次憋死了就说了这一个字儿。

    稍作迟疑,想问问她你是不是该回家了啊小姑娘,不然姐姐叫你回家吃饭了,觉得自己已然和他成了聊友的小丫头停不下的又道,“我记得姐姐说过,王二麻子坏是坏了点,但还没到该死的程度。”

    朴长老表示对此确实无能为力,“我知道你姐姐心善,但把强效安眠药当饮料喝,别说是不懂医术的我,医仙也救不了他啊。好了,都快两分钟了!

    意犹未尽的小月儿不得不离开了,走的时候小丫头给朴老深深的鞠了一躬,好歹让老头欣慰了些。

    告了声别,依依不舍的小丫头开门之前路过王二麻子身边的时候又踢了他一脚。

    见她踢得轻轻的,朴焕泰看出她这不再是愤恨,自然不会说她。

    小丫头想着,王二麻子虽然有些可恨,但好像没到了该死的地步,心中未免有些难过的小情绪,踢这一脚,不是她还有什么怨恨要泄,而更像是一种告别。

    灯灭,小月儿从王二麻子未来得及推开的那扇门走出房间。

    经过一些人和物,又走出一扇门,回头看到的招牌上有四个字——四海网吧。

    再回头,烈日阳光好像瞬间驱散了所有黑暗,让小月儿很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十多天前,她还是一个整天想着能不能吃到肉的小丫头。

    现在,居然就成了这样。

    弱肉强食,见过刘小宝和人厮打,又见了生死,她是越明白这个道理了。

    小月儿以前从来不会念旧,她认为自己的过往都是苦痛,没有丝毫值得怀念。

    但此刻,阳光刺眼带给她的恍惚之感,让她的记忆亦如光一般回流,她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姐姐,我饿。”

    “慢点吃…”

    “…姐姐,我要是明天饿了还可不可以来找你啊?”

    “你跟着我吧,我不会让你再挨冻受饿,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哦。”

    “什么条件喃?只要姐姐让我吃饱,不打我让我整天去要饭就行。”

    “当然不会打你撒,不过你以后得把自己收拾得干净一点才行。”

    “那怎么可能,我们是叫花子,过年没得人给我们买新衣服撒。”

    “衣服是不是干净,和新旧没得关系,主要看你会不会洗。”

    “那姐姐你要帮我,我怕我洗不干净。”

    “好。”

    …

    “凤凰姐姐,你养我们五个都够难的了,你看小花那么能吃,要不…?”

    “月儿,不要衣服干净了,心里变脏了,这种话给我一个人说一次就算了,要是让我晓得你再给任何说这种要抛弃妹妹们的话,我就没有你这个妹妹了!”

    “凤凰姐姐你莫要生气得嘛,我错了,呜…”

    “莫哭,姐姐没真生气,姐姐是在教你呢,以前你是洗不干净衣服,那个姐姐可以帮你,要是心变脏了,你要姐姐怎么帮你?”

    “我晓得错了,姐姐你不准不要我…”

    “好。”

    …

    “姐,你是不是想嫁人了?”

    “哪有的事…”

    “骗人,那你看别个的婚车咋子,看得路都不晓得走了。”

    “…就算是又能怎么办呢,我们是叫花子,办得起喜酒,穿得了婚纱,找得到郎君?”

    “我们存钱还是有可能的哦…保护费要是少点就好了。”

    “不能这么想,保护费高低和我们有没有钱没得直接关系,要是我们不当叫花子,保护费多还是少就和我们没得关系咯。”

    “那我们干啥子喃?我反正是除了要饭啥子都不会…”

    “那你想不想会点啥子喃?”

    “当然想,但是哪个教我嘛…姐姐你教我好不好?”

    “好。”

    …

    “姐,啥子净衣派哦,要不你给宝器说,喊他去哇。”

    “就是不想让他晓得我才喊你去的撒。”

    “为啥子喃?”

    “他要是分心输了比赛,哪来钱养我们喃?”

    “也是哦…那我要是把事办砸了喃?”

    “不会,只要你没忘记以前姐姐教过你的那些话就行了。”

    “哦…不过我等哈儿回来了要吃两根红肠!”

    “就晓得吃,从见你第一面就是吃,但就是吃不胖喃,你看小花,长得多好…”

    “不准转移话题!真是的,以前都没得这么抠,自从跟了刘宝器,变得和他一样小气了!”

    “关他啥子事哦…好好,只要你把事情办漂亮,等你回来了随你吃好多,快点去。”

    …

    “小姑娘,请问你有什么事啊?”

    “尖斗(大姑娘)我来找个人。”

    “小姑娘,我听不懂你说的,这里没有你要找的排琴(兄弟)。”

    “说了我是尖斗,不是小姑娘!哪个找排琴哦,我找靠扇的(乞丐)。”

    “你是?”

    “净衣,薛小月。”

    “…你确定你没逗我?我大侄女儿说派的得力之人就是你个黄毛丫头啊!”

    “不行啊,你个白毛老头!不,花毛老老头!”

    “我…”

    “还是不信哦?姐姐说你叫朴焕泰,你老婆叫崔妍儿,你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你用的刀是我净衣派祖传至宝,一面刻了一个争字,一面雕了长江和黄河,加起来就是一个净字,刀名依山,连在一起就是净衣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