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四六章:刀与尽头(下)

第一四六章:刀与尽头(下)

 
    王二麻子能得知凤凰来了北方,说到底完全是洪七零的功劳。★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W√w W.81zW.CoM

    洪七零不会知道,十来天前,他遥控指挥的那次对杨天进行的浇粪行动,执行的那帮人是王二麻子的手下。

    正在进行电竞比赛的他也不会知道此刻王二麻子快死了。

    洪七零更不会有兴趣知道王二麻子现在还在胡思乱想着些什么。

    …找上朴焕泰手下的人,我得到了一个如此重要的任务。

    让我去和巴洛特利接头!对方可是美联邦大名鼎鼎的瞬狙单挑之王!

    朴长老这是有什么打算呢?也想往电竞圈展转型!?难道这就是他重出江湖的端倪所在?

    王二麻子的思维快到了尽头。

    他想着朴焕泰的打算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原本应该有点开心——对方给了他如此重要的任务,可能却根本没想到他对此一点都不上心。

    像是一个画痴被夺走了最挚爱的一幅画,或许从被刘小宝一刀砍废的那刻起,没了梦想的王二麻子心中就只剩下了一个执念。

    这个执念,此刻无限放大,可也离他越来越远。

    你已经再也不可能让我远远观望和守护一下了。

    我能做的,或许只是在等待的同时好好运筹帷幄,没准儿有一天朴焕泰会在我的设计下去和那个砍废我的小杂种比一比刀法?

    我会咸鱼翻身?这不一定是我想要的。

    如我递给朴焕泰的那句话一样,我只是想得到你啊!

    然后呢,后来会是怎么样的呢…

    …可能真的没有后来了吧,头好疼,每一寸血肉都像是在燃烧。

    喝下一豪华杯1oo度的酒精再在1oo度的开水里烫个澡也就这种感觉了吧。

    ‘呲’的一声,好像皮球泄气的声音,我的心脏是不是也泄露了啊…

    像被无数把样式不同却都又致命的刀砍过,有再多奇葩透顶的怨念,王二麻子终是停止了呼吸。

    每一个生命体把一条路走到尽头的瞬间,总会在刹那间想到无数的事情。

    仿佛这样尽头就不再是尽头了。

    而实际上有今生,才会有前世和轮回。

    或许生命是没有尽头的,但在想过很多很多之后,王二麻子的今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听不见,说不出,美梦会让人不肯醒来,而对生的眷恋更会让人不愿死去。

    死亡,不是尽头,或许只是一个开端罢了——就好像王二麻子来时走过的那条路,尽头,不一定就是尽头。

    人能在一条路上走多远,是天注定或是自己作的。

    空气中的安静,掩盖不住房间内的味道。

    人死灯亮,漂浮着腐朽潮湿气味的小房间有着两扇门。

    暂不知另外一扇门后是哪儿,但另一扇门的存在足以证明,这里并不是王二麻子所想的这条路的尽头所在。

    王二麻子已经没机会去推开另一扇门了,房间除了已然身亡倒地的他,还有一男一女。

    确切的说,是一个头花白的魁梧老头和一个半大的小丫头片子。

    小丫头长得很好看,呆萌的她就着灯光看清倒地的王二麻子那全身无处不在的扭曲之时,只能是一把抱住了身旁魁梧老头的大腿。

    “别怕孩子,他已经死了。”尽管被小丫头这突兀的一抱弄得有点痒酥酥的,魁梧老头却还是平静至极的把摆在眼前的事实再给小丫头确定了一遍。

    过了两分钟,小丫头麻着胆子走上去怯怯的踢了王二麻子两脚。

    确定这人真的如老头说的那样是死了无疑,小丫头有点不乐意了,嘟着脸道,“朴爷爷,啥子情况哦?这个瓜娃子杂个死了嘛!他都没有说清楚杨越和巴洛特利到底有啥子计划呢!”

    小丫头一开口就满嘴的川味儿,又一身小大人的做派,但偏偏跳不出她自己那无比幼稚的思维,不是古灵精怪的小月儿还能是谁。

    本该在幽城网吧跟着她的凤凰姐姐一起忙活着小吃之事的她绝对不该出现在这里。

    但她就是出现在了这里,这般的不合理,就好像是刚刚降临在王二麻子头上的死亡一样,会让人仓促间非常的捉摸不透。

    “他不知道的事,他怎么可能说得出来。”

    眼前的景象很残忍,看到如自家小孙女一般大的小月儿,朴焕泰忍着慈悲又一次把事实刨开,既然已经来了,那这些都是她必须面对的事情,而且只是一个开端。

    小月儿这时已经不是那么怕了,想着自己为什么来这儿,她有些担忧的道,“那怎么办,巴洛特利好像有点歪(凶的意思,在这里可以理解成不好对付。)哦!王二麻子这么凶的人都弄不过他!”

    平心而论,小月儿也觉得王二麻子的故事讲得很精彩,但让她觉得可惜的是,他讲的故事完全不像睡前童话故事那般的浅显易懂。

    过往就对童话故事见识颇多的小月儿虽然完整的听了王二麻子讲的故事,但还是没能想明白其中的弯弯绕。

    以她的人生经历,她会把王二麻子认知成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其实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朴焕泰还不了解小月儿,所以老头显得有点无语。

    凤凰会让这么一个还没长醒的小孩子来和他接头,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他已经十年没见过凤凰了,也有十年没有过与她有关的消息了。

    但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还没有老糊涂,他就不会记忆中那个公主般的小姑娘的决定有半点的怀疑。

    眼前这个小丫头再无知,也是她派来的,那么就肯定有她的道理。

    如此一想,朴焕泰耐下心来给小月儿解释道,“说到底,王二麻子充其量就是收收保护费的小街霸,就他也能和巴洛特利相提并论啊!”

    小月儿直不楞登的连连点头,老头当然会认为她是听懂了,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妄图绑架美联邦的无冕特工之王,说真的,他蠢得真是让我叹为观止啊!就这样的货色,能死在巴洛特利的手上,还真是他的荣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