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四五章:刀与尽头(上)

第一四五章:刀与尽头(上)

 
    历经十多分钟的路程,下了公交车的王二麻子进入了一间商场的地下车库。★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W√w W.81zW.CoM

    在一个所有人都看得到却不会太注意的角落处有一扇上着古式旧锁的木门。

    锁看着很给力的样子,但王二麻子伸手一拉就开了,典型的中看不中用。

    将之取下,轻轻一推,王二麻子进入了一条只有微弱亮光的路,亦或者说是暗道更为恰当些。

    七转八拐,过了一扇又一扇的门,见了一个又一个的人,终于到了他觉得像是尽头的地方——他的面前,又有了一扇门。

    一路行来,门很多,但只有这里没人守着,所以像是尽头。

    所以自然也没人阻挡王二麻子走向尽头的尽头。

    推门而入,有人几乎是同时说道,“说吧!”

    王二麻子知道这人应该就是朴了,不问什么,对方叫他说他就说了。

    五分钟,王二麻子不仅成功帮巴洛特利把话带给了朴,还把他随机应变的机智合着他在巴洛特利那里听到的每一个字,把他的见到的一幕幕场景聚合在一起,还原加工成了一个十分精彩的故事。

    “…那个姓杨的最后灰溜溜的走了,朴老你说,这个黑鬼是不是太精灵(机灵、聪明的意思)了撒!”

    房间里黑乎乎的,王二麻子什么也看不到。

    但不需要光明也能听到声音,所以很快,王二麻子就听到了他此生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麻子,我怜悯的是,你怎么这么蠢,让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这个愚蠢至极的错误。”

    “我怎么了朴老,我都是按你递给的吩咐办的啊!”

    “你按没按我吩咐办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毛临死也要带句话回来给我添添堵?”

    王二麻子知道,巴洛特利所说的朴叫做朴焕泰,此人不仅是东北丐帮的牛掰老字辈,更是宇宙丐帮的终生名誉长老。

    这人已经销声匿迹很多年,但其的一些事迹还远未到达会让人遗忘得一干二净的程度。

    王二麻子虽然在这之前并没见过这人,现在也看不见他到底长得什么样,但这并不妨碍王二麻子知道关于他的很多事情。

    道上传说,在其二十岁的时候,也就是四十多年前,他就是北方大地公认的第一刀客——虽然这个时代有了更多更先进的武器,但是在见不得光的黑道江湖,刀从来都是被选用率最高的武器,没有之一。

    从青龙偃月到五虎断门,开山刀,西瓜刀,铅笔刀,指甲刀,剃须刀…刀的种类花样繁多,琳琅满目,数不胜数。

    古话说宝刀配英雄,由此可见,持刀的人比刀本身更为重要。

    而据史册记载,古时候朝鲜族中出类拔萃的刀客是北方道上冷兵器争斗时很牛掰的存在,拔刀见红、勇猛无比等等词汇,经常伴随着他们的故事进入现代人的耳窝里。

    到底是不是真那么牛掰,越来越稀有的朝鲜族刀客让很多无法亲眼所见其峥嵘的人们早已无从彻底考证真伪。

    可不论是谁,从传承得颇为完善的朝鲜族刀舞身上,或许都能见得朝鲜刀客的几分形意。

    因为这个理论,才到东北那天,王二麻子忍着身上的伤痛,仔细的观摩了一场完整的朝鲜族传统刀舞表演。

    快、准、狠…不止是对敌人狠,还有对自己的狠,就好像那个绰号青鸾的小王八犊子一样。

    一场刀舞,王二麻子看到了很多很多,也想到了不少,因而他会震撼莫名。

    从一流红棍到荣誉长老,天知道朴焕泰这个早已隐于江湖的老牌乞丐到底经历过多少惨烈至极的争斗。

    但照着舞里的那种势头去争斗,杀敌一千,不说自损八百,一百是怎么都不止的。

    可也正因如此,这样的大人物会搞出这么玄乎的见面方式,王二麻子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但他刚刚说的话让王二麻子觉得奇怪透了。

    其中的包藏不住的凌厉刀意更是让王二麻子瞬时就觉得头皮快要炸了!

    “临死?医生前天就说我已经彻底度过危险期了啊!”

    惊慌莫名的王二麻子是费解的,但是突然就什么都听不到的他已经没有机会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了。

    不止是头皮炸了,王二麻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炸了。

    青鸾,凤凰,丐帮,成都…浮现在王二麻子脑海中的最后一幅画面他有点陌生,又分外的熟悉。

    一个邋里邋遢的小男孩抢了一个打扮得公主般漂亮女同学的棒棒糖。

    要是小时候也有爸妈给我买糖吃,我会不会变成后来那样。

    后来,我学会收保护费了。

    后来,我成了校园里人见人怕的坏学生。

    后来,我和学校互相把对方给开除了。

    后来,我加入丐帮,成了那几条街的土皇帝。

    后来,凤凰出现了…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小时候被自己抢了棒棒糖的女同学精致漂亮,但即便没见过她的容颜,也让我觉得,她好像才是真正的公主。

    老旧的乞丐装掩盖不了她的脱俗气质,从第一次见到她,我就觉得,她容不得任何人沾染,好像也包括我在内。

    明明喜欢一个人,也能得到她,但抓不着看不见的一丝执念却让王二麻子只能一直远远的注视着凤凰。

    这已经是一个值得他万分悲伤的事情了,但是就好像尽头其实永远都不会是尽头一样,悲伤总会不断生,越来越过。

    那天,派去监视兼保护凤凰的兄弟来报,凤凰捡了一个陌生男人回去,好像还让那人和她在一个被窝里睡了一夜!

    就算知道结果是会被那小子砍成残废,我肯定也会让人打她一顿的吧…她怎么可以这么不自爱啊!

    她说那人病了…病了有医生,所以这不应该成为合理的理由!

    从来都不正眼瞧我一下的她,怎么可以那么善良,我竭尽所能都没吃过一口的窝头,她居然拿了半个给一个才见面的人…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世界谁善良谁死啊!

    我以为她终会来求我带她去治伤,哪晓得等来的是自己得去治伤…

    我不甘心,吴长老被洪七零吓破了胆,又听说你来了东北,我就跟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