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四三章:刑天之怒

第一四三章:刑天之怒

 
    战斗因为规则而终止的刹那,武墨想到第一个念头是,原来自己并没有刘小宝说得那么牛掰。八★一中√文网W wくW★.く8 1√z√W★.くC o M

    一般情况下,刘小宝没有把热血当做狗血来泼洒的习惯。

    会把武墨夸得比圆桌骑士还牛掰,完全是这被钱愁怀的贼厮,生怕武墨的狂派再用下去,哪天就因伤退役了。

    刘小宝当然不会卖了狂派鼠标,但这样级别的宝贝贬值大了是让人想想都会把心碎到蛋上去的伤仲永之事。

    在刘小宝都洒了不知道多少吨狗血的不懈努力下,武墨也只好由得他藏了自己的石中剑。

    随即,没征求武墨的意见,成功把狂派鼠标忽悠得供起来的刘小宝大出血了一把。

    他继而给武墨换的足以大杀四方的湖中剑,是战神之光游戏公司荣誉出品、价值二十万宇宙币天价的顶级电竞外设套装——‘刑天之怒’。

    这么天价还有着如此霸气侧漏名字的东西,低调就是原则的武墨肯定是要拒绝的。

    但刘小宝多会忽悠啊,当时他是这么说的,“神话传说,五千多年前,也就是炎黄年间神州大地有一诗人,生平酷爱歌曲…”

    旁听的洪七零立马就费解了,“那年代也有歌星?”

    而略感头疼的武墨则是有点不耐烦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刘小宝不为所动,继续忽悠,“是和你没关系,不过嘛,被炎帝斩后,他就叫刑天了,刑天和刑天之怒,有点关系吧?”

    历史很好的李刚听到这儿也稳不住了,嘲讽道,“哥你这牛还可以吹大点,战神级选手刑天是诗人?你怎么不说王母娘娘是被玉帝从一个叫西昆仑的青楼赎身的花魁啊你!”

    当时狂派所有人,包括小月儿等几个小丫头都对刘小宝的说辞表示不能理解,但随即刘小宝挑逗度娘的成果让所有人都无语了。

    刑天真的是诗人。

    而包括雷蕾在内,狂派所有人都觉得武墨也是诗人。

    就这样,武墨再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诗人都是迷惘的,觉得自己还算不上诗人的武墨受了‘刑天之怒’的这几天,更是迷惘得一塌糊涂。

    平心而论,这套更加适应现代电竞比赛节奏的顶级装备当然比狂派更加好用无数倍。

    但武墨家境贫寒,不算非常规的狂派鼠标,他之前用过最贵的装备,也不过两千宇宙一套,这一下涨了百倍还多,要说他没心理压力,那是没可能的。

    这种迷惘展到方才,成了武墨这局最终还是没能翻盘的决定性因素。

    迷惘随着对手扔出的烟雾弹无限制在武墨内心深处不简单的爆开来。

    画面上飞扩散的烟雾,一如迷惘充斥着武墨那强硬非常的内心。

    以往经历过的事,让武墨的心早就硬如钢铁一般。

    他的心不会破碎,不会软弱,但迷惘是他抗拒不了的。

    就好像再好的钢铁,只要时间够长,环境够恶劣,也要生锈腐烂。

    或是只是因为武墨还没有把这套‘刑天之怒’用到随心所欲的境界。

    但更可能是武墨还不够强大,就好像爱好的写诗时的刑天还不够强大,就只能被黄帝砍了头颅!

    在烟雾弹的障眼之下,自烟雾弹开始弥漫就不间断点射的武墨输掉了狂派打颠覆一个春天的可能。

    击杀了两个重残的敌人,雷包被剩了88血的那只保卫者拆除了!

    武墨原本并没有太过在意结局。

    然而,漫不经心看了一眼一局结束后就会弹出的当局伤害列表,现剩下那个保卫者没被自己打到一点伤害,武墨整个人有一瞬间是错愕无助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如石佛一般的武墨难得吃了一惊。

    武墨的脑海中刮起了一场金属风暴,枪林弹雨都不足以形容。

    就算这局比赛已经结束,硝烟已经散尽,但是武墨还清楚的记着自己打出的每一子弹的弹着点。

    不用看录像,不需要任何旁人告诉他真相,武墨自己就能确定,耗费了整整一夹子弹还多的持续点射,把能拆包的那片区域覆盖了一次还多。

    就算没有把人给打死,但怎么可能连一点伤害都没有打到?

    闷着思考了十来秒,武墨懂了。

    那个人,肯定是在自己开始点射铺盖后的一秒后,直接就站上了最为暴露的那个拆包点位开始拆包!

    只有那个位置,武墨只点了一次,而这一次,也正是在他刚开始点射的那一秒钟内!

    灯下黑的思维逻辑用电竞术语来说叫做意识盲点。

    而对方拆包成功的那个选手,显然是顶着武墨越杀越充沛的气势以最快的度找到了武墨的意识盲点,“那个叫春天不回来的,很强。”

    武墨沉默不再多说,这样的结局,足以证明亚瑟王的传说牛x得不要不要的,真的是人为添加的因素太过于浓烈了些。

    关于自己的故事,实实在在存在于武墨的记忆里,至今还未被谁升华过。

    穷学文,在武墨手持石中剑的那些年,没人能断了他心中的尺牍。

    结果在选王之剑未断的情况下他换成王者之剑才没多久,就由心而的败了这一次?

    想了想,武墨又有些不能确定自己这算不算是失败。

    但内心的灰心丧气感真的是从未有过的。

    以往是过得很寒酸,但狂派在手,他就会深信哪怕是输,尺牍也只会变得更加强壮粗大。

    可是,狂派被供起来了。

    然后,作为狂派的一员的自己就输得整个人如同大病初愈般的全身无力。

    以少打多,还被铺了满屏的烟雾弹,这是所有旁观者都能接受的一局失利,但却不是现在的武墨可以接受的失利。

    不过武墨是已经临场心理非常成熟的选手了,他并没有让自己的情绪影响接下来的比赛。

    终于赢了一局的颠覆,愈加獠牙毕露。

    可狂派不会因他们呲牙就会有丝毫的退缩。

    狂派要将冲锋进行到底。

    颠覆哪肯纵容敌人如探囊取物般对胜利予取予求!

    矛盾不可调和,胜利的只能有一方。

    要么胜利,继续梦想之路。

    要么失败,不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