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一一一章:活学活练

第一一一章:活学活练

 
    如果在第一时间RushB点的情况下,雷焅和武墨都被击毙,那就意味着进攻B通道的彻底失败。?(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刘小宝不会天真的去想,除了那个重残的货色之外已经没有人机了的事实。

    狂派战队接下来的比赛中将要面临的对手,势必会越来越强,狡猾程度又哪是呆板的人机能够比拟的!

    刘小宝的一切推想都是在最艰难的前提展开的,这是一个指挥必须要有的居安思危。

    “队长,想什么呢?人机模式其实挺不错的,我觉得刚子再玩一阵植物大战僵尸,就可以来和我练练人机模式了,毕竟杀敌和切菜也没什么区别,切得多了自然就知道怎么打了。”

    刘小宝点头表示同意雷焅的说法,然后才回道:“我在想,如果比赛里真有对手五人前压B通,我们除了缴械投降还能怎么办。”

    “还用得着想怎么办?敢用这么嚣张的战术对付我们,当然是直接全部弄死了!”

    “那万一弄不死呢?如果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二比七落后的情况下,再这么输一局,一场比赛基本上就可以宣告结束了。”

    雷焅认同刘小宝的说法,但是他并不觉得刘小宝说法的出点是正确的,“我觉得这样的战术在比赛中出现不太可能吧?”

    “一切皆有可能,我刚才就在想,如果明天爆破抽到了供电所,防守时我们是不是可以看情况,在某一局来B通扔五个手雷试试?”

    刘小宝活学活用提出的奇葩战术让雷焅无语,但他想想也觉得很给力,眼放光的连连点头。

    “甚至都不用三个人防守B点,来个步枪手来个狙击手就行了,先扔两个手雷炸一下,然后步枪选手先跳去右边那片必须要冲上去才能造成杀伤的区域,狙击枪在B区口拱门那里闪躲着打狙,这样的话,一小局的失利几乎就成了定局。”

    不管是在B通被手雷炸,还是被步枪和狙击枪配合着揍个鼻青脸肿,都是刘小宝他们之前一个星期内不止一次遭遇过的悲惨之事。

    事实证明,在实战中,在保卫者有防备的情况下,要想再把深蓝秘籍那视频里的Rush套路一板一眼的打出来,是非常天真和幼稚的事情。

    那怎么办,刘小宝之前一直都把自己设身处地的放在深蓝色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不论装备差距,比分上都是2比7的绝对逆势!

    冲锋一次就改打阵地推进,那刚刚提振的士气,绝对会马上变得比提振之前更要弱鸡!

    在大比分落后的情况下,这样让队员的战斗情绪紧了松的,等着己方的,极有可能是再也紧不起来!

    真这样,输就会成了必然之势!

    可是,到底又能怎么赢?

    肯定要继续冲,至少还得打出两次成功的Rush来才行!

    之前刘小宝一直没想明白,到底要怎么冲。

    旁观雷焅的遗憾,刘小宝先是从思维误区走了出来。

    雷焅自己的练习习惯,让旁观的刘小宝清楚的意识到,RushB包点的时候,冲第一个的选手不一定非得像那一局视频里的金黄色一样,在小石台上停下等待,而是可以扔了闪直接就紧跟着冲上去!

    就像刚才的雷焅,一个闪扔了自己打头阵冲上去,直接就弄翻了四个敌人!

    剩下一个残血敌人,为毛必须得用子弹把他补死?

    为什么非要像视频里的深蓝色一样,让冲在最后的那个人去扔那个能弹射到右边两个箱子后的夺命手雷?

    武墨扔这个雷也是可以的啊!

    子弹不可以击穿厚厚的石墙,也不可以拐弯,但手雷可以弹射,去往在某些时候子弹去不了的地方,从而一样可以做到及时补枪的效果!

    甚至武墨可以在雷焅和人交火之前,就提前将这个手雷扔出去!

    这样先放掉敌人一些血量,雷焅再去泼水爆头,这样他还可以活着,甚至最终可以做到,以无人员伤亡的巨大优势,就把B通道给彻底占领下来的结果!

    阵型的脱节,在这种情况下,只需要一个及时的手雷就能衔接起来!

    终于明白把鸡蛋敲碎一边就能立起来的刘小宝一通百通。

    就是要打破常规,甚至是打破所有已知或是看到过的成熟战例。

    以此为立足点去思考问题,那么,RushB点不一定要像那一小局视频里那样,全员去往水帘洞。

    就算全员去了水帘洞,也不是非要像金黄色深蓝色他们那样三人强攻B通…

    就好像他和克里斯的那场单挑。

    第一局克里斯只是被他打得有点烦躁了,第二局才是愤怒,第三局才彻底迷失…

    套路不一定要上得很猛很秘籍,要一个接着一个才行,最好像波浪一样,把对手压得喘不过气来才是高明的策略…还是要叠浪!

    不同的是,之前和克里斯单挑时的一朵朵浪花是他刘小宝一个人在助推,现在,是五个人在助推,要想做到完全同步,还需要他这个指挥官在未来的日子里花更多的精力去推敲制定细节。

    领悟到这些的野路子指挥刘小宝,终于是破了这些天来表象带给他的桎梏。

    他不再纠结于深蓝色他们在那副视频里打出来的细节招数,他开始尝试着自己去找解题的方法。

    “酷哥,酷哥…你试试这样…”

    “刚子,来酷哥这房,快点,我有点想法。”

    “…七零,贫民窟暴动了,快起来!”

    “墨哥吗?都睡了啊?反正又不是和雷蕾姐畅聊人生,快来训练室…”

    …条条大路通罗马,数学题从最简单到最难的,往往都不止一种解题办法。

    而做题者和数学家的区别就在于,数学家可以自己找到解题的办法,并且将之变成理论化的公式,而不是像做题者那样,往往只知道用公式,但公式蕴含着什么样的绝妙逻辑,往往却是三闷棒槌不出个屁来。

    而不论是怎样的公式,最简单有效的往往是最令人偏爱的。

    刘小宝把一个队的人都捉在一起,将他一时间能够想到的所有东西尽量化繁为简,一直练到了十二点多。

    他从来都不缺乏创造性,之前会闷缸一个星期,完全就是他被震撼坏了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