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八十七章:乞力马扎罗的雪(中)

第八十七章:乞力马扎罗的雪(中)

 
    …姚冰蓝设想过很多,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

    …刘小宝见到姚冰蓝,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 W}W〕W〉.81ZW.COM

    这让姚冰蓝甚至丢失了军人的本能——进入另一个环境的时候,先得观察是否安全。

    因此她没有看到刘小宝原本已经松开的智能电子手铐又悄无声息的合拢了。

    刘小宝很真诚,姚冰蓝能感觉到他是自内心的。

    她不仅忘了她进门之前刚刚才下定决心要给这小流氓一个下马威,甚至她还因此责问起了自己,自己是不是把这个元帅嘴里已经回头的浪荡纨绔想得太过于不堪了。

    刘小宝也万万没想到来人会是姚冰蓝,幸亏他记得姚冰蓝身上那如兰的香味。

    在嗅到这种幽香之前,憋不行的刘小宝已经开始通过默默背诵名人名句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这是杀妻诗人顾城的名句。

    我同情所有不想上床睡觉的人,同情所有夜里要有亮光的人…这出自疯子小说家海明威《乞力马扎罗的雪》。

    刘小宝认定,那些疯子肯定也曾经和自己现在一样煎熬,不然不会那么疯狂…

    …没有亮光,也不用让眼珠子去寻找光明,那些仿佛来自乞力马扎罗之雪孕育的独特芬芳不是亮光,对刘小宝来说却比亮光更加清澈照人。

    刘小宝先在潜意识里确认了他主观意识都没有来得及去思考的一点,那就是星球部队办事绝对不是家里那群老家伙能插得上手的。

    他的主观意识第一反应就是要给姚冰蓝道歉,因而他生生把一肚子坏水给暂时憋了回去。

    “对不起。”只有三个字。

    也只需三个字,就足以成为点燃姚冰蓝累积在潜意识里那些愧疚的导火索。

    “为什么?”姚冰蓝问道。

    刘小宝硬邦邦回道:“对不起就是对不起,为什么非要有为什么。”

    姚冰蓝想想也是,没有深究,把从刘小宝头上摘下的加密锁头套扔在了桌上,然后端坐上了桌后的椅子。

    从黑暗中被姚冰蓝释放出来,刚刚才适应了亮光刘小宝这时才看到,在她的对面不远处也有一把椅子。

    不同的是,刘小宝一看那把椅子就觉得是坏人坐的。

    都不像姚冰蓝那张椅子有按摩海绵垫什么的…这就是区别。

    做一个坏人有什么不好?小爷我桥洞都睡过,桥洞睡得还有凤凰的软玉…还在乎这些?

    不在意椅子是否松软安逸,刘小宝大马金刀走过去坐下,随之挤出了满脸的笑意。

    “你就不能笑一笑?其实你很靓哦美女,多笑笑,你会更有女人味的。”

    其实刘小宝真的是很真诚的在说这话,但姚冰蓝怎么可能这么认为。

    我很靓…会更有女人味…我有女人味关你什么事!和你有一毛钱的关系?

    刘小宝那性格里夹带的轻佻,让姚冰蓝当即把心中所有对浪子回头的幻想打消,再一次在内心深处把刘小宝彻底否认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好色无耻之徒。

    “你从来都是这么肆无忌惮?”

    姚冰蓝的冷漠让刘小宝知道,她这是生气了。

    生气就意味着有了烟火气,刘小宝觉得这是个好的开始。

    思考了一下,刘小宝决定乘胜追击。

    “你应该都知道的。”

    刘小宝喜欢和人心理战,他一次又一次的体会过,把人心防击碎是一件多么痛快的事情。

    自他嗅到那冰冷的芬芳之时,他就确定了很多事。

    他现在确定的是,把自己晾了一晚上就是这美女的手笔。

    如此说来,心理战在不知不觉之间早就开始了么…尿意盎然的刘小宝认为自己现在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但他并不慌张,就是难,他才会觉得有意思。

    强硬弹压着膀胱持续传送到中枢神经的抗议,刘小宝心头活泛得一塌糊涂。

    很快,他就有了对策,但不同于设计克里斯,他是想姚冰蓝不要再活得这么冰冷。

    至少刘小宝觉得自己就是这么认为的。

    他觉得自己有责任让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不再冰冷得就好像是台人形机甲一般。

    刘小宝没有察觉到的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如此高尚的人。

    对于他这个很有侵略性的回答,姚冰蓝并不搭话。

    拿起笔,姚冰蓝翻开一个本子,埋头的同时,冷声问道:“姓名。”

    刘小宝沉默,好像压根儿就不想回答一个如此幼稚的问题。

    可当姚冰蓝忍不住就要抬头的瞬间,这厮非常及时,很努力且认真的答道,“刘…宝器。”

    姚冰蓝对四川一点都不陌生,了解宝器是什么意思的她差点就笑了。

    “放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叫刘小宝!?”

    想笑的情绪让姚冰蓝愤怒了,继而她也是回过了味儿来。

    她知道刘小宝这是在挑逗她笑神经,继而她还认为刘小宝这是趁机在企图侮辱她的智商。

    刘小宝真的没有侮辱她智商的意思,于是这厮开始狡辩:“真的不是放肆,你肯定也知道我现在对外宣称我叫刘宝器。”

    说着,刘小宝还朝姚冰蓝挤眉弄眼,贱兮兮的样子,让冰山美人很有先打将这厮暴揍一顿的冲动。

    刘小宝这其实也是在问姚冰蓝问题。

    稍微冷静,姚冰蓝默认了。

    但她一点都不觉得刘宝器这个名字有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好。

    至少比我和师父曾经给你待定下的那些名字差了好多好多!

    比他昨晚上自称的刘小青都差了好多!

    没文化真可怕,居然有人活宝到这么严肃的自称宝器…姚冰蓝轻咳两声,这才彻底将笑意压制住。

    又把心中升腾的怒气压下,姚冰蓝这才更冰冷的问道:“性别!”

    刘小宝看见了姚冰蓝的嘴角抽抽了两下。

    听到姚冰蓝还问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他理所当然觉得很委屈。

    虽然他也知道这是审讯嫌疑犯的常规程序,更晓得姚冰蓝是一个绝对当得起自己真诚道歉的女军人,但是…

    世间最万恶的事情就是但是…

    看着姚冰蓝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冰冷双眸,刘小宝心想,小样的,就算你真是乞力马扎罗山顶上的雪,小爷我再开口也得让你这朵冰花绽放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