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八十三章:安静
    随着洪七零的沉默,悍马车上也变得很安静,就如同此时他们已经远离,喧闹后逐渐入梦的沈阳。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一个小时前,这个历史上曾经被叫做奉天和盛京的城市也很安静。

    那时,那城走出幽城网吧。

    他没有等待刘小宝提醒他就快来了的救护车,而是直接钻进了一辆开着车门的最新款的‘烈龙’多功能越野装甲车。

    虽然是民用版的,但是,这款炎黄军方量产的豪华先进车型,真的是有装甲的。

    而且非常的厚实抗造,至少不会像苟的丰田霸道那样,会被一脚就践踏成饼,但想来被那么个金属怪兽踩一脚的话,至少也是得报废了的。

    这些,都是后来生的事,现在…

    “师爷,好久不见…翠啊,开车吧,走磁悬快车道,我们回家。”

    “舵爷,我们昨天才见过,我昨天散步的时候还看你在街边抠脚。”

    被那城称为舵爷的中年男人,哪止昨天在抠脚,现在也在抠脚,下午也在抠脚。

    这是赵四海多年的爱好,他已经改不掉了,他压根儿也没想过要改。

    “那秀才,散步你散那么八竿子远的地儿去啊你,你不好好做生意又来偷窥我…别给我装,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

    “知道,你我这样不疼不痒的活了十年,我还好,难为舵爷你背井离乡了,我的舵爷…我们四海帮的舵爷…今天您终于愿意回家了,我…”

    那城双眼泛起泪花,赵四海抽出一只抠脚的手,指着他久久无语。

    最终喝道:“别给我扯犊子啊,酸不拉几还给我整起诗来了!把猫尿给老子憋回去听见没…”

    泪水在很多时候都是不能阻挡的,赵四海干脆埋头又抠起了脚,“王峰那边确定动手了不,刚才接了你电话我就把人安排好了,你点个头,我就让兄弟们把事办了。”

    “可能…要换个法子吧…具体情况就是这样了,不过救护车快来了,王峰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舵爷,我…”

    那城陷入哽咽状态已经无法自拔,赵四海不敢看他,埋头抠脚也索然无味。

    老赵试图让气氛愉快一些,所以他决定说些什么。

    “那两个小子白天在我那儿看着都挺乖的啊…擦,原来也都是狼种啊,不过我更喜欢了…那秀才,你别给老子不听劝啊,我背井离乡…你多少年没回过广州了,你好意思说我?金小翠,快给老子劝劝你秀才哥,妈个蛋呐…哭你妹儿啊你们,我…”

    车还未上快车道,赵四海打开车窗,想让风来吹散车里爆开来的忧愁。

    可是…他的目光不由看向车去往的远方,那是武墨来的地方,那是更北的北方…

    那里,有他阔别已久的家,那里,有红肠和面包,那里…

    赵四海的眼里突然就大雪纷飞了,并且捱不过这夏夜的狂风,终于是化成了水…

    车上就仨人,除了他俩,还有个小翠,她姓金。

    她做的泡菜很好吃,但是,泡菜再好吃也治不了哭。

    她早在赵四海说要回家的时候就哭不行了,还要她怎么去劝那城别哭…

    …

    …

    哭是容易传染的,刚下快车道,李刚把车停下,悍马车上就哭成了一团。

    “对不起洪七零,我不应该拿乱服第一瞬来开玩笑的。”

    道歉的是雷蕾,而男人,特别是战友之间,不需要说对不起。

    “七零,你回乱星,我和你一起。”这是李刚的表态。

    “算我一个!”武墨麻木的内心被这个双瞳少年一点都不抒情的讲述彻底沸腾了。

    “你们不要这样…墨哥,你真不要怪我,我祖上是沈阳人,我从小听过最多的故事,就是九一八…我痛恨小鬼子,更恨为虎作伥的棒子韩族…小时候第一次听九一八的故事,我就记得,之所以叫韩族棒子,不是因为他们吃玉米棒子,也不是他们长得比棒子还寒碜,而是他们喜欢用棒刑残杀我们的同胞…”

    “啥子是棒刑哦,呜…哇!”

    不懂棒刑的小月儿也知九一八,小丫头哭得稀里哗啦,却还晓得不懂就要问。

    “就是挖个坑,把人推进去,用手这么粗的大棒子把人活活打死…”

    对此,武墨太明白不过了,曾经,他…

    武墨的言让车上更加的安静,狗爷把他的红肠和面包拍落后,说的那些话,致使洪七零提着扳手冲了进去,继而,就点燃了安静的沈阳…

    …

    …防空警报都拉响了,这夜不是九一八,哈尔滨也不是沈阳。

    棒子砍刀,枪声哭声,自一个离家十载的黑道枭雄归来的那一刻起,夜幕中美丽而又安静的哈尔滨就变成了一个另类的战场。

    把冰城在这夜温暖的,是哈尔滨无处不在泼洒的热血。

    十年,弹指一挥,他还是他,露出獠牙的四海帮,蛰伏了再久,依然还是这么的所向披靡。

    二十分钟里,赵四海吃了两块面包一根红肠,然后还抽了一根烟,最后还亲手砍了一个人。

    红肠和面包是那城去买来的,烟是那城帮赵四海点的。

    温暖透了的哈尔滨,又变得安静而又美丽。

    把砍刀扔在地上,砍刀落地的同时,一辆火焰色的巨型机甲降落在了两人身前不远处。

    赵四海和那城巍然不动,只当它不存在般的聊着。

    “舵爷,这次动静怎么会这么大,听有兄弟说,小鬼子一开始还亮相了不少机甲,但后来不知去向了…难道是?”

    “还用想啊,用的余光看看那个大家伙…你以为刚才那防空警报是白拉的啊!弟兄们伤亡情况怎样?”

    “…我正要给您说,伤的都没几个,棒子和鬼子这次是得从哈尔滨彻底滚蛋了。”

    “有些错不能犯,犯了就要用血来洗刷,看来,关大元帅也是这么想的。”

    “那些鬼子和棒子确实欠收拾,但…我们不会被当成弃子吧?”

    “关大元帅的话,就算过了十年,应该还是靠谱的…”

    那城原本看向了别处,刚要给赵四海再说些什么,然而…

    “啊!”那城这么叫着的时候,赵四海的拖鞋已经从空中掉落在地。

    火焰色的机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用一只巨大非常的机甲手臂把赵四海捉了起来!

    对此,站在他身边的那城居然浑然未知!

    这到底是多么匪夷所思而又举重若轻的机甲操控啊!

    “记清楚了,不是应该,而是绝对靠谱。”

    听完机甲扩音器说的这句话,那城的整个世界就安静了。

    因为他这时也被捉到了空中,恐高症很严重的他只往下看了一眼就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