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八十二章:零下三十八度

第八十二章:零下三十八度

 
    洪七零上道了,李刚企图一而再,“那要是卖红肠和面包的也关门了呢?”

    “砸开?不行,哥要知道不得挠死我啊…况且我这身份对普通的商家也不好使啊?”

    洪七零挠头,李刚也挠头,鄙视奚落:“还乱服第一瞬呢,我看这名头你以后还是别拿着瞎喊了,连红肠和面包都搞不定!”

    雷蕾噗嗤一笑,顺着李刚的话开了个玩笑,“确实不如红肠和面包,刚才他这么说,有人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八(<一中文  W)W)W).〉8〉1)ZW.COM”

    雷蕾把前因后果稍微解释,尴尬到如坐针毡的武墨试图扯开话题,“我认识一家风味很正宗的,店主是个朝鲜族大妈,人还挺…”

    “你还没被韩族大爷打够!?还大妈,真够奴性的!”

    洪七零突然就很生气,不全是恼羞成怒,但在当下他自己也没想明白是什么。

    他这样不礼貌的打断,说的话还非常不客气伤自尊,这让武墨十分的下不来台。

    和武墨同是新人的雷蕾连忙帮他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朝鲜族和韩族区别很大的,他们确实同根同源,但说到底小日本子也是我们的后裔,但他们和我们能比吗?”

    想到四海网吧做泡菜很好吃的小翠婶子也是朝鲜族,洪七零深吸一口气压了压心中的烦闷。

    定了定神,洪七零对被自己吼得坐立不安的武墨真诚道歉,“对不起墨无痕,是我太狭隘了,等会儿就看你的了。”

    洪七零的这种落差很大的性格让武墨很不适应,但他偏偏觉得好像这样还不错。

    有什么就吼出来,现错了马上就道歉。

    这种态度,不是队友胜似队友,应该叫做战友或是亲人?

    但洪七零会生气,真实原因不是因为他开不起玩笑。

    武墨不知道,他通泰一笑,“没事,你从乱星来,很多情况你都不了解。”

    “就是就是,大家都是自己人了,七零就这德性,和谁都这样,你习惯了就好了。”

    李刚当起了和事佬,顺嘴问道:“七零,话说乱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这顺嘴一问是车上所有人共同的好奇,也是所有不了解混乱星域人们的好奇。

    这却让洪七零深思,他因此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就对武墨了这么大的火。

    乱服第一瞬连红肠和面包都不如…可这是事实呢,乱服第一瞬,自己以为很了不起,但在茫茫宇宙,到底能值几个钱?

    想了很多,车都快到站了,洪七零才大致把自己对乱星的认识随便说了说。

    “乱星是个让人出来后就再也不想回去的地方…却又真的割舍不了,你们知道吗,我这几天经常梦到贫民窟那些看见我就会纯纯笑的孩子们,他们用的还是三百多年前就开始量产的I7内核处理器的古董式电脑打电竞。”

    “在这样凉爽的夜里,他们抱着各自的电脑,街上搭个棚子拉了电线和网线就可以开心竞技一晚上…”

    洪七零脸上的迷茫,让向来没正行的李刚都眼睛泛酸了。

    通过这些天的接触,他晓得洪七零是个粗人,但他更明白的是,洪七零有他的情怀。

    毫无疑问,洪七零这是真情流露了。

    他的真情流露也让武墨灵魂震颤。

    从洪七零挥舞着扳手把大坏蛋苟打翻,他就不觉得这货是个好人。

    暴力、血腥,虽然他两扳手并没有把苟敲出血来…

    还有他从乱星来,这些信息和种种迹象,原本在武墨看来,统统都可以归结为野蛮。

    可这到底是野蛮还是原始,或者能够称之为纯真!?

    “那,你想怎样?”女人都是感性的,雷蕾的眼眶已经有些湿乎乎的。

    她曾经觉得自己和弟弟很可怜,见了悲伤至极的武墨后她第一次将这种想法给彻底否定。

    现在,不用过多的叙述,洪七零用简短几句话就描述出来的简陋场景让她可以想象,乱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洪七零摇头说道:“不知道,但我担心的是,等我回去的时候,看到的依然是那些会对我这个被他们当做乱服第一瞬纯纯笑的孩子们、连干净的米饭和一口最劣质的肉汤都喝不上。”

    连肉汤都喝不上…这是古装电视剧里才有的桥段。

    可是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质疑洪七零的这种说法,也没有人愿意打断他的陈述。

    “甚至很多时候,他们饿了冻了,被人打了、甚至是死于非命都没人能帮他们哪怕说一句公道话…我听我爷爷说过,东北最冷的时候,可以冷到零下三十八度,或者更多。”

    不想洪七零断了情绪,武墨连忙接上,“我们哈尔滨就能这么冷。”

    “那墨哥,你在零下三十八度的日子里都干过些什么乎常人想象的事情?”

    武墨不语,他知道,他曾经以为很苦逼的那些事情,比起洪七零将要说的,只会是苍白而又无力的。

    “冬天要饭好冷哦…”

    噘嘴乱入的小月儿让氛围轻松了几许。

    却还是如此的压抑。

    “是啊,很冷…可为了一口吃的,乱星那些贫民窟出身的小孩,能在零下四十度左右的天气,穿着不算厚实的破旧衣裳,在富人区的垃圾桶边,蹲上好几个小时。”

    “不仅是冷,他们还要时刻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恶宠,那可不是恶狗,是乱星特有的犬猫,又凶又快,一咬一块儿肉,一般小孩哪儿对付得了这个…何况他们还长期营养不良。”

    “这些我都试过…人类社会不应该是这样,我讨厌这样秩序混乱的乱星,偏偏我无能为力,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地球活得这么滋润,还到处惹祸,算不算是在逃避,是不是为了麻木自己,好让自己不会记起那些让我难过的事…”

    洪七零才来地球那天就对刘小宝说过,有朝一日,他要回去当法官。

    但是短短几天下来,从来都是自信非常的他开始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怀疑。

    他怀疑自己没有这个能力,他怀疑自己担不起那个原来以为不是很重的责任。

    说了这么多,洪七零心里好多过了,但他还是迷惘,因为正如他所说,他不知道他能做些什么。

    在地球这个让他格格不入的人类文明之源,他是乱服第一瞬又怎样,好像做什么都会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