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七十三章:狂派(十六)

第七十三章:狂派(十六)

 
    上半场拿了ace,中场时候什么都没听到,下半场又拿了anetbsp;   我是这场比赛的王者,而实际上呢?

    我是一个连红肠加面包都不配吃的炮灰啊…

    还韩族大爷!?武墨盯着那些被践踏了的食粮惨然而笑,哈哈哈哈的笑声比不上鬼哭狼嚎,却让整个幽城网吧如同堕入黄泉鬼域,鸦雀无声。[?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狗爷也被吓住了,他想到了赛前抽抽的武墨,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对战包房另外一边,雷蕾正在和王峰争吵。

    下半场的时候,因为那城的解读,雷蕾才知晓自己弟弟到底是在经历何等不公正的待遇。

    这些雷蕾都能忍,毕竟新人嘛,干点脏活累活受点委屈,在哪个行当里都是惯例。

    可是,当比赛结束后,她见王峰居然还有脸当着疯人院全体队员的面把所有责任全都怪在自己弟弟身上还不算,居然好意思羞辱非常的说自己弟弟是个废物,再练一万年也就这个鸟样了什么什么的。

    王峰这些话,是在毁自己弟弟的前途,雷蕾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

    这个坏种肯定怕弟弟成长起来,那样的话…至少幽城网吧是再用不着他的疯人院战队常驻了。

    怒火中烧的雷蕾战斗力十足,把王峰压制得几乎不能还嘴。

    眼看敌人就要落荒而逃之时,雷蕾却是突然陷入了极度的沉默之中。

    雷蕾听到武墨那直播得全网吧都是的笑声,她不由自主的想了很多很多。

    那是父亲刚刚离去的时候,自己也时常感受到类似的悲怆,那是失去靠山的无助…

    而这,分明不是那般,却又胜过那般。

    武墨无泪,雷蕾仔细打量他的时候,却分明已经看见悲伤成河。

    “小焅,你要向那个人学。”

    雷焅重重点头,他和姐姐一样,也懂武墨的悲。

    一场对于王峰这些人来说无关痛痒的交流赛,却是他们这些人拼了命也想要抓住的机遇…

    可是,我要的是一次完完全全的释放!

    墨无痕,你也和我一样吧,我们都付出了太多太多…

    我们要的,不是这种充斥了各种利益关系的过家家。

    可是,只有血肉相间的真实战场在哪儿可以找到?

    可以生死相依的队友在哪儿,你我这样的人,要是死了,谁给我们收尸!?

    “学?哟,这是找到榜样了?呵呵,哈哈,嘿嘿!学他连吃口东西的资格都没有吗?雷蕾,我给你明说了吧,我早就结婚了,我也不想娶你,但你要是愿意给我当个情人的话…”

    王峰没有机会再说下去了,从小练散打的雷焅又岂是他这种软脚虾能够承受的!

    阳光帅气的雷焅像一只出笼的猛虎,冲上去猛的站定,如同最急促的钟摆晃动!

    这真是快得就好像一座正在运输途中的大钟、因为运输工具猛的一停,向前惯性带着它的钟摆疯狂舞动一样!

    护姐的阳光少年不用三招五式,只两记摆拳就把王峰这厮的大牙都给打飞了出来!

    雷焅算得上是习武之人,他可以接受别人践踏他的尊严,但是他不能接受别人践踏他习武所为之人的尊严。

    没了父亲,他就把自己练成了刀,谁欺负姐姐和母亲,他就要把谁给砍了!

    况且,还有那个静静呆坐的男子,他还没走进网吧的时候,雷焅就看到他了。

    他身上有如同剑一样锋利的气息,但是,他看上去又是那么的落魄。

    这是一把历经沧桑、而又蒙尘的绝世好剑。

    他就露了一丝锋芒,那些平庸的同类就已经千疮百孔,甚至容不得他的存在。

    埋头死盯着王峰,雷焅其实注意的是身遭的动静。

    在他的预想之中,王峰的走狗们这时是该凑上来找打了吧。

    雷焅不怕,平时在幽城网吧夹着尾巴做人的他,现在只想把至少这个包房之内的所有虚伪都全部撕裂。

    他要的是,哪怕稍微一丁点儿的公平。

    不论是对他自己,还是那个现在都还盯着红肠和面包狂笑不已的男子。

    然而没有,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了同一个方向。

    顺着所有人的目光,雷焅看到,一个挥舞着扳手如坠落的流星一般冲了进来的少年。

    雷焅甚至都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他认为,他只需一脚就能把这张牙舞爪的货色踹飞出去。

    而且度绝对比他来的时候还要快!

    随即,雷焅歉疚的同时被震撼了!

    这少年夹带着前冲的力道,高高跳起,将扳手甩出了一个大风车后,准确无比的击打在了狗爷的脖子上!

    ‘咔擦’的一声不算太响,可在这种万籁俱寂的时候,就好像九天炸雷一般彻底钻进了每一个人的耳窝最深处。

    片刻,如肉山般的狗爷开始无助的倒下。

    狗爷倒得快,不如那少年的动作快!

    不等狗爷完全瘫软在地,那少年已是又将扳手挥出了一个半月状的圆形。

    这势大力沉的凌空一击打在了狗爷的手上,‘砰’的一声沉闷非常,就好像是装满水的鱼缸蒙着布块摔了个粉碎时出的声响…

    没有流血,没有伤痕,被击中的那只手在狗爷瘫软在地的同时,就已连在一起七零八落!

    一切都又好像静止了,只有那个大喘气的少年和笑声已经戛然而止的武墨。

    如此情况,武墨却还是看着他的面包和红肠,不同的只是,他终于说话了。

    “你会很麻烦的。”

    “我从乱星来,不怕麻烦。”

    “那我应该不认识你。”

    “不认识?那你认识乱服第一瞬吧?我就是七零,大名洪七零!”

    “真的不认识,我连哈尔滨第一瞬是谁都不关心,我对这类炒作没兴趣…”

    洪七零以一种看未知物种的万分无语状态,十万分无助的紧盯武墨认真看着红肠和面包的双眸。

    我都把自己得藏着掖着的身份当着这么多人说了出口!

    我等于是光着腚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这全都是为了你!

    然而,原来你连知道我的兴趣都没有…

    如豹子一样的洪七零,就这样被动也不动的武墨几句话就变成了木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