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七十二章:狂派(十五)

第七十二章:狂派(十五)

 
    “七零!!日,怎么了啊!!别弄出人命来了!!!”洪七零冲出去的时候,脸上无比的狰狞,刘小宝知道是追不上他了,连忙喊了这么一句。?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刘小宝干脆不急着去追他,回身连忙将洪七零刚才所在的那台机子的录像调出来,和当下的直播视角同时看,他决定先搞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会把洪七零给刺激成这样。

    透过直播那一半的视角,刘小宝不用戴耳机也能看得出来,来访的冰城俱乐部一方显然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武墨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他看着地上散落的红肠和面包,动也不动,而那个级大胖子,也就是苟,正脸红脖子粗的对他吼着些什么。

    武墨很无助,他的手甚至都忘了继续牢牢抓住那个从始至终他一直紧紧攥着的鼠标…

    匆忙间弄清事情的大概前因后果,刘小宝就要跟着洪七零冲出去的时候,他余光扫见了武墨那个破旧鼠标插电后之前一直没有显露出来的血红色标识!

    猛然一怔,呆若木鸡,接着是不能抑制的全身抖动。

    刘小宝整个人的状态看上去很像是正在渡劫的牛鼻子道士被九天神雷劈中了一样。

    “宝哥,哥!我到了,就在网吧门口,你怎么了啊?七零,七零呢,怎么都不说话了,次奥,是不是打起来了啊,等我找个称手的武器来,妈个蛋的,自从我现我爹的名字喊着比拳头好使之后我都没打过架了…”

    李刚已经赶回来了…凤凰来了!刘小宝从包房奔出,同时按下说话按键吼道:“刚子你别动,就在车上,把磁悬装置启动,七零已经和人打起来了…不,是已经两扳手把人干得不省人事了…都答应我只用棍子的啊,这个彪货…你先打个12o,龟儿的,我特么真的是个善人啊…刚子,你妹的,你怎么把凤凰引来了!”

    “啊,人事不省!?七零这么悍啊!把人打出血没有啊?哥我也不知道啊…”

    李刚的思维很明显已经混乱了,刘小宝刚要说他两句,他那头就是一阵的嘈杂。

    “…小宝,小宝你和七零在跟谁打架呢…你不要装听不到,你刚才把所有的通话频道都打开了,我全听见了!小宝,小宝你没事吧…你头上的伤还没好呢…呜…哇。”

    最后那是小月儿的哭声,刘小宝看着屏幕里瞬间就成了泪人的小丫头,不禁嘴角抽抽,只能对此表示哭笑不得。

    都给这小丫头说过哭是没用的,怎么还这么喜欢哭呢!

    刘小宝有点抓瞎了,却又不敢怪小月儿,不然不用想刘小宝也知道,这丫头保准只会哭得更加嚎啕,连忙用宽慰的语气说:“没事没事,我还活着,没有出血。”

    “没出血就没事了,那还说死说活的,你骗人!哼嗯…”

    通过车载监控,刘小宝看到凤凰先是红着眼眶把嘴嘟得老高,然后猛的抱着已经哇哇哭的小月儿,最终也是哭出了声来。

    “我说被七零打的那个没出血,我还没和人交手呢…”

    听他这么说,凤凰看上去倒是不担心了,却还是抱着小月儿哭个不停。

    并且她们的队伍还在不断壮大着,另外六个6续赶来的小丫头十分给力的用更大的分贝哭将了起来,场面之浩荡,弄得李刚都跟着她们抹起了泪儿…

    …武墨中场休息的时候就饿得不行了,当时手指头都因此有些泛凉。

    但他想了想还是没拿出塞在裤兜里的红肠和面包充饥。

    吃了它们会让自己温饱,可是神经会因为安逸而反应力下降,这是研究早就证明的事情,武墨不想自己的状态有丝毫的下滑。

    战意还在不断的燃烧,以至于武墨都没听到有些生气的狗爷对他的警告。

    又是酣畅淋漓的半场比赛结束后,武墨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错,那个Id叫做酷哭的阳光年轻人果然是个高手,可惜啊,狗爷的狙击枪再水,倒是没机灵到像他的队友那样,会主动耍那种害死人的小聪明…顶多就是受迫性的犯傻坑死了自己几次而已。

    这般想着,又拿在手里的红肠和面包散出极度诱人的味道,武墨馋了,比赛也已经打完,用不着再为了保持状态而忍受饥饿,所以武墨单手麻溜的把红肠放在两块面包中间夹好,就要把这哈尔滨人心目中最好的吃食搭配送入口中。

    ‘啪’的一声十分响亮,老母亲用低保买的红肠和面包被扇落在了地上!

    面包震动几下后沾了些斑点状的灰尘,应该是高档香烟燃烧殆尽后的灰烬。

    而红肠则是滚动老远,不知已经被玷污得还能不能吃了。

    或许还能?武墨刚想动身去捡红肠来鉴定一下,随后生的事情却是让他不用再费劲去鉴定了。

    苟一口接一口的吐着唾沫…这廉价却又珍贵的东西,武墨就算是饿死也不会再去吃了。

    老母亲的心意就这样被人糟蹋得彻头彻尾。

    这看似是两张面包和一根红肠的问题,但其实,哪是这么简单!

    武墨的心被扎了一刀,他的战意宣泄了,他看到那个姑娘而来的美好幻想破灭了,他又成了那个麻木不仁的武墨。

    无痕、无痕,他坐在那里,就好像是块黯淡无光的墨,甚至连眼睛都忘了眨。

    “吃你大爷个蛋啊!尼玛的!狗爷我把你带来是让你出风头的!?你这个炮灰的种!”

    …“还特么有脸吃东西?去年要不是老子帮你求情,你就被那帮韩族大爷用棒子打死了知道吗!亏我还让你叫我哥!”

    那些刚才还和自己一起并肩作战的二线队员们的目光让武墨幡然醒悟。

    兔死狐悲不外乎就是现在这样了吧。

    武墨忘了,当热血沸腾,把胸膛充盈、又蔓延到五脏六腑的时候,他忘了,他是一个苟延残喘的炮灰。

    他们这些人只能是星星,而苟,再臃肿,都得是月亮——不论捧起他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量,多巨的耗费,又将会是多么的入不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