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五十八章:狂派(一)

第五十八章:狂派(一)

 
    那胖的年轻人看武墨和小红对撕看得直乐,最终还是帮武墨解了围。<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 W}W〕W〉.81ZW.COM

    “怎么的武墨,还嫌不痛快?哥把她抓回来让你打一顿或是放一炮出出气?”

    武墨摇头,那胖就奇怪了,“那你还不上车来?我家俱乐部的选手可是今天早上就开拔了,现在没准儿都在沈阳那旮旯大杀四方了,去晚了还有咱哥俩的戏唱?”

    “她的味儿我闻不惯,还是再散散味儿我再上去吧,你也不用急着去,现在百城还没开始,一切虚名都是浮云。”

    武墨都没有转过身来,北边的哈尔滨市华灯初上,他要好好看看,看看这座埋葬了他太多梦想的城市。

    他将去往与它背道而驰的沈阳,他还有勇气,但是他没钱了。

    武墨是穷酸孤傲透顶的读书人,尺牍不过就是长一尺的木简或是竹简,可在他看来远比黄金贵重,他可以毫不在乎自己是否有钱。

    可当手上的红肠和面包都是老妈用她存下的低保买的现在,哪怕要与眼前此等人渣为伍、要与自己无数次跌倒的地方背道而驰,武墨也只好把心中那把尺子暂时降一降。

    一切,或许都只为了让那已经非常飘渺的梦想能够实现,也或许梦想早就不重要,他需要再坚持一回,给自己一个交代,然后答应一门没有爱恋的亲事,生两个娃娃,给老母亲一个安慰。

    这样的日子,不是武墨想要的,所以他看向了远方。

    稍南边,他将要去的地方,他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等着他,他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所以他看得非常入神。

    武墨的眼里只有远方,于是只知元芳的哥怒了。

    “武墨你以为你啥玩意儿呐,还当这是十年前道上有人罩着你的时候?指手画脚的,作你大爷啊,还浮云呢,我看小红说得没错,你们这些个文人啊,就特么的活该被特么的饿死!”

    武墨动也不动,哥更怒,“你再不上来信不信老子劈了你啊!?得了,别搁那儿装了,老子开空气净化还不行吗!两分钟搞定,妈个巴子的,要不是指着你给老子当炮灰,老子指定砍死你个瘪犊子玩意儿!”

    武墨任凭他骂骂咧咧,眼皮都没眨一下,两分钟后,他上车了。

    磁悬浮装置让车直线浮升的时候,车窗已经全部闭紧,武墨也闭上了眼睛,一手紧紧抓着装着红肠和面包的袋子,一手死死攥着那个破旧的鼠标,整个人好像进入了绝对静止的状态。

    哥把车开入磁悬浮快车道,启动智能驾驶,转头看到后排如老僧入定的武墨抓着一个如此破烂的鼠标,不能忍受般的嚷嚷起来,“武墨,你这是把你家祖坟挖了呐,次奥,还地狱狂蛇,吓死哥我了。”

    这是人类电竞历史上太经典不过的一款鼠标了,性价比高,简约而又不简单,很多人都用过它,哥也不例外,所以哪怕武墨的手掌挡住了那插电后就会亮起的标识和鼠标大部分地方,他也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雷蛇公司三百多年前就开始量产的地狱狂蛇鼠标。

    武墨眼皮子都没动一下,像是根本就没听到哥在说什么。

    哥觉得无趣,转头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烟快抽完,车已经走到了快车道的尽头,哥单手驾车,先把浮在空中的车稳稳停在地上,让所有车窗降下的同时,哥开启了汽油动力装置。

    烟头飞出,车窗灌入的风从四面八方吹得武墨的头到处乱窜,哥因此哈哈大笑,武墨坐在那儿还是那般古井无波。

    停车的同时,武墨睁眼,车门自动打开,他先于哥下车,静静站在那里,他的身前是一个叫做幽城的网吧。

    一手抓着红肠和面包,一手提溜着破旧鼠标,没第三只手能伸出来理理自己的头,身材颇为高大的武墨这般模样看着不仅和身后的豪车格格不入,甚至都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

    在幽城网吧VIp贵宾玻璃包房里端茶送水的一个年轻人此时正好抬起了头,就好像在穿越火线里敌人出现在屏幕上的瞬间,哪怕武墨只露了半个头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却也让他第一时间就把目光锁定了武墨。

    武墨没有注意到那年轻人,他这时低头,还没吃饭就被叫了出来,原本准备在车上吃的,那三分钟的震动却让他把这个打算抛到了九霄云外。

    刚在思考要不要先填饱肚子,“幸好车快,不然就抢不到这个车位了,武墨啊,俱乐部的人就快来了,据说这网吧的常驻战队在这周围还有点名头,我们就拿它祭旗了。”

    武墨这时才现,丰田霸道不远处一辆面包车正停在那里干瞪眼呢,看来就是它被丰田霸道抢了车位。

    武墨知道在打完这场比赛前,这饭是没得吃了,他默然点头,示意知道了。

    让他终于有些不忿的是哥接下来的絮絮叨叨,“我知道你很强,但你也要知道,没有我,你没得这次比赛打,你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了,你能走路来沈阳打百城?”

    “也许吧,也许啊,你在哈尔滨还能随便找个队打百城,但就凭你一个再给力有毛用啊?打得过那遍地都是的韩族跟和族?你都在哈尔滨打了十年百城了,拿了两次第二?一次第三?还有六七次队友太渣连八强都没进?拿的奖金全耗在里面了吧,去年还被人打个半死,都特么快把命都输进去了,要是还连打不过就跑的道理都不懂,也白瞎我这么牛掰的狙击手带你来沈阳了。”

    武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远走,而哥是可以高谈论阔的逃避。

    道不同不相为谋,武墨本不想说话,但情绪有些了波动的他还是说了,“因此我就要给你当好炮灰,你想打哪个点,我先跳出去帮你抗第一波子弹,防守时我死也要顶住,你先撤退,放心,我能做到。”

    武墨没有说的是,这本来就是步枪选手该为狙击手做的事,但如果硬要把牺牲看成是炮灰,那一场比赛往往还没开始打,就已经输了。

    “知道就好,要不要我给你换个鼠标?也是地狱狂蛇,不过是今年新出的土豪金至尊款,比你这破烂货牛x多了。”

    武墨知道哥说的那款鼠标,他想着那锋芒毕露的金灿灿颜色,好像确实是要比自己手上拽着的这个老旧货要华丽太多,不过他还是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