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五十七章:更北
    姚冰蓝牙根紧咬,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更不会傻到去解释,她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好解释的,“是你想杀她吧,又怕平白无故杀了她刘小宝会和你反目成仇,所以你才不敢动手。? 〔{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洪七零脸色剧变,知道自己赢了这头一阵,稳住阵脚的姚冰蓝不再受情绪影响,厉声道:“洪七零,我代表炎黄共和联盟军方再最后警告你一次,凤凰的来历早就已经盖棺定论,你没有权利伤害一个无辜的人!”

    洪七零嗤笑,姚冰蓝换了一种姿态,恳求般说道,“不管我怎么想,也不论你怎么想,你应该相信这世界还是好人多的。”

    洪七零冷笑着像个神经病一样目光呆滞的摇头不断,“除了刘小宝…不,包括他在内,我从来不相信任何人。你们军方,还有老吴那帮人,都认定凤凰这个女人就是个大山里出来的姑娘,身无一技之长只能乞讨为生…”

    “难道不是吗?”姚冰蓝步步紧逼,试图消灭洪七零的胡思乱想。

    洪七零不为所动,“或许是真的吧,但这对于什么都不相信的我来说,其实并不重要,就好像哪天我突然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你也不要觉得奇怪。”

    姚冰蓝不屑于理睬洪七零这无聊的威胁,讥讽道,“别嘴硬了,你装傻也否认不了你绝对信任刘小宝的事实!不然你干嘛这么关心他!不关心他你又为什么担心凤凰来历不明?甚至神经病一样想要杀了凤凰一了百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洪七零定住了,不再摇头,眼神如鹰。

    他本来还想让姚冰蓝叫军方派两个人来组队好打百城联赛,可被这冰块脸的女人说得心烦意乱,干脆挂断电话了事。

    很多东西光靠想是想不通的,洪七零不再烦恼,走出厕所,一切如故。

    进网吧找到刘小宝和李刚,按照赵四海给的情报,夜幕悄然降临的时候,三人出了,而这时,更北的哈尔滨远郊,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走出家门。

    一手接过母亲硬塞给自己的红肠和面包,一手提着一个老旧的鼠标,他看到了母亲眼底深埋的依依不舍,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放心去吧墨崽,别傻愣着了。”这妇人脸上的风雪,连最热的夏天也没法融化,那是岁月的痕迹,被人叫做沧桑的东西,她淳淳的笑,想让儿子走得更舒心一些。

    看着拼命摆出一副慈祥,却因而显露了更多老态的母亲,武墨的心几乎都要碎了。

    他已经在母亲这般深情的注视下,无数次从这座很多年都没有翻修过的瓦房小院走向逐梦的远方,每一次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他已经二十五岁了,他的勇气不多不少,刚刚好够最后一搏。

    “妈我走了,你一个人在家要准点吃饭,注意别贪凉受了风寒。”

    母亲含泪点头,武墨转身走入逐渐昏沉的夜色,一个人的夜路,不凉,只是如墨般无光。

    但武墨并不害怕,他知道什么地方有车在等着他,坐上那辆车会让他浑身不自在,却能开启他这最后一次逐梦之旅。

    那是一辆最新款的丰田霸道,市场价大概在两百万宇宙币左右,属于豪车行列的尾巴。

    武墨敲响车窗的时候,停在野地里的丰田霸道刚好开始晃动,就好像是平静大海里的小船有些摇摆,车窗缝里传出的声音让人不用看也知道车里正在生什么样的事。

    也就等了三分钟,车门开了。

    “武墨来了?久等了啊,没办法,哥就是这么给力,哥给力不小红,来哥再亲一个…”

    一个吨位起码在二百五以上的胖年轻人抱着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笑嘻嘻对背过身去的武墨打招呼的同时手也不闲着,上下鼓捣,可惜心有余力不足,最终还是不得不给钱让那小红快点走人。

    在武墨背过身去之前,被胖抱在怀里上下其手的小红分明看到了他消瘦却又刚毅的脸庞,胡茬和凌乱的头将其装点,让武墨整个人看上去很有古装片里的诗人气质。

    自己的衣服才穿了不到八分之一,还非常有看点,可这人匆匆撇过的目光居然没有一丝停留,小红的自尊因此被刺痛,她觉得自己被人鄙视了。

    所以在拿了钱走过武墨身边的时候,小红停了下来,她也要把鄙视送还给这个假清高的装货。

    小红装作很感兴趣的问道:“你是诗人?”

    武墨愣了愣,又想了想,没有看小红,摇头道:“我只是喜欢诗歌,也爱写,但不能算是诗人,我还不配被称为诗人。”

    说完,武墨在想这女人怎么会这么问的时候,成功打了埋伏的小红乌鸦般的狂笑过后,用万分鄙夷的口气嘲讽道,“听说,在三百多年前,甚至更古的时候,诗人都是饿死率很高的行当,婊砸又怎么了,再过一万年,只要男人还没死绝,再丑的婊砸两腿一张,总是饿不死的!你个连诗人都不是的货色,凭什么看不起一流婊砸的老娘我?”

    武墨懂了,他无悲无喜,平静答道,“你说得对,但哪怕是不配当诗人的我,也还活着,你也还活着,所以不是我看不起你,只是我不想看你,你不要误会了。”

    武墨说的是实话,却让小红更加怒火中烧。

    她不是那种当了婊砸还想立牌坊的人,但她之前自认没谁见了几乎就是没穿衣服的她还能不硬。

    无视比鄙视在境界上要更上几层楼,她能鄙视武墨,但是武墨却能做到她做不到的无视她。

    小红因此肯定,不用摸都知道,武墨见了那样的自己,肯定没有硬。

    小红和武墨面对面,她想给武墨一耳巴子,武墨就静静的看着她,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平静,好像他眼中看到的不是一个气急败坏的女人,而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黑土地,在逐渐如墨的夜幕笼罩下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这样的武墨,让小红不知所措。

    如果武墨解释什么,甚至只是有点情绪上的波动,她熟练无比的撒泼打滚马上就可以像她包里装着的各种品牌的套子一样信手拈来,可是现在就算把她曾经所有的胯/下之臣都调来给她当帮手撑腰,她也甚至都没有开口说句话的勇气。

    “差不多得了,快点走人,哥我还有正事要办呢!”

    听那二百五十斤级的胖子这么说,重重的哼了一声,小红走了,她知道那车里的人是干嘛的,她也知道那人现在要去干嘛,那人让她快点走人,再不走她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