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五十二章:离骚与闷骚

第五十二章:离骚与闷骚

 
    最好的教学就是实战,在对方复活的空隙时间,现李刚正在认真的观察,刘小宝连忙抓住关键,点了那么一句。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李刚心领神会,示意刘小宝认真打就是了。

    刘小宝也不多说,一股脑的教学也就是填鸭式教学刘小宝很不认同,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嘴,填太猛了的话,很容易就会把鸭子给填死,再着急也总得让鸭子有消化的时间才行。

    说来还得感谢刘小宝高中时的语文老师,这灭绝一般的人物就是个填鸭教学的宗师级大拿,从来不看对方是什么材料,抓着就是一顿猛塞。

    想想她刘小宝就不寒而栗,也就知道要怎么教导李刚这块儿料了。

    被封存了记忆,高中三年刘小宝可是一个真正的乖宝宝,就这么乖的他,还被请过一次家长,这正是来自于那位中年女教师的手笔。

    刘小宝一女同学,从小在国外长大,连鹅鹅鹅都没学好的那种,高三刚转学来的第一天就被那语文老师抓着讲离骚,讲得人家一愣一愣的。

    讲就讲吧,偏偏还让她刚刚钦点的语文课代表刘小宝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那女生详细说一说屈原当时的确切心境。

    刘小宝又没在汨罗江里永垂不朽,他能说出来那才怪了。

    更年期内分泌失调严重的女教师可不管你这个,我是老师我就是为你好,不请家长来说道说道你以后还这么一问三不知,那我都不好意思给人说曾经有过你这么一个电竞课成绩提高很快的语文课代表!

    无辜的刘小宝被请家长了不能把醉生梦死的叔叔抗学校去,没办法只得把张狂和祝珊请去了。

    张狂两口子去了先没说什么,而是仔细听那老师噼里啪啦恨铁不成钢的数落刘小宝。

    腼腆的小孩都要因此羞愤痛哭流涕的时候,张狂就回了一句话,一句话就让那女老师傻眼了不说,还让非常想哭的刘小宝转而笑喷了出来。

    这位老师,我觉得你不适合讲离骚,你适合讲闷骚。

    女老师听到这样的污蔑当然是想要歇斯底里的,一边候着的祝珊当然不可能给她撒泼的机会。

    把小宝当自己儿子的祝姨护起犊来那也不是盖的,先是在关于屈原的专业知识上完爆了自诩甚高的语文老师,然后又给她指点了一些常识上的逻辑错误。

    先你不能因为我家小孩电竞课成绩提高快就让他担任语文课代表吧?

    潜意思就是你能当语文老师也不是体育老师教出来的啊,怎么能这样指鹿为马?

    还有你又知道屈原当时确切在想什么?祝珊直接明说了,我也认为屈原是个非常伟大的人,人们也大概能分析出他当时内心的绝望,但是谁敢保证他投江身在半空中的时候,看到汹涌澎湃的汨罗江水扑面而来,心里是不是后悔自杀了?

    那老师听了这些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就是无以反驳,万般无奈试图和祝珊比比学历。

    她趾高气昂的告诉祝珊说她是xx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博士研究生,祝珊说我没你那么高的学位,不过巧了,你们系当时的系主任、也就是博士后导师,年轻时给儿时的我当过语文家教。

    那语文老师彻底无言以对,祝珊最后以一个学姐的身份告诫那位语文教师,什么事情还是别太确切了,你是老师不代表你就是完全正确的,三尺讲台并不是青天桌案,你没有断定任何一件事的权利,更没有逼着无知学生去断定任何一件事的权利!

    刘小宝因而知道,他没有替李刚做主的权利,他只能引导,至于具体到底怎么走位,什么样的情况又该怎么去选择,总得让他自己去悟。

    刘小宝这种思维说不上对还是错,但至少和这个时代炎黄共和联盟国内的电竞主流思想大相径庭,甚至是背道而驰。

    很快,刘小宝就搞定了对面两个互相斗气的活宝,放下鼠标,刘小宝没急着继续赢钱,转而对李刚说道:“我的老师给我讲过,当代炎黄电竞的主流思想在她看来大概可以分两种,一种是团队化的个人英雄主义,她讲得稍微有点复杂,简单说来…恩,就是整个团队为一个人的装x而服务,甚至是买单。”

    李刚表示还是不太明白,刘小宝也不着急,想了想才道:“就比如杨天那种,你想啊,他要是从青训营毕业出来打职业,肯定是他自家投资弄个战队给他玩儿,那猢狲又是那么酷爱装x的人,吃他家俸禄的战队成员要是想多吃点大米,必然是要围着他转的,真到了吃不了米的时候,绝对鸟兽散。”

    李刚听了大点其头,因为他突然惊觉自己原来和小四他们混的时候,好像也有这样的思维,小四他们不正是整天跟着自己吃香喝辣,然后在自己坐蜡的时候还嘲讽或是对他置之不理的么。

    “不过我们完全不用担心被杨天报复什么的,这样的战队致命之处在于,杨天那一类的人普遍心理素质太渣,顺风还好,逆风绝对是各种又哭又闹,要是不顺,他那样的人不是怪队友,就是怪全部的队友甚至是对手,反正就不会找他自身的原因,士气必然因此低迷,输掉比赛当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给别人讲刘小宝也属于是新手上路,不过因为他有一个好的电竞老师,所以虽然有些时候说得生涩一点,但总的来说还是能让李刚听得很明白。

    李刚仔细的咀嚼了一下,才问道:“那还有一种呢?”

    “公式化、应试型的团队主义。这个比较好理解,就是提前会练好很多套路但应变能力不足,因为临场变化太少,很容易就被打得不知所措。而且那种团的指挥一般又是军阀思维,每一个队员什么时候怎么走,都得完全听其一个人的,让你走两步,但其实你走三步更好,可你要是真走了三步,就是放肆,会被喷得遍地鳞伤体无完肤,长此以往一个战队士气不足,输比赛就是家常便饭了。”

    说到这儿,刘小宝终于彻底明白当初张狂为什么要那么说那个女老师了。

    讲离骚我反而看出你是个闷骚,反过来说,要是把闷骚做到极致,会不会就是离骚的至高境界!?

    原来如此,教学相长的刘小宝终于抓住了一丝明悟,他要拿下指挥权担起一种责任,但他一直没敢正式决定要当指挥,原因就是他没当过指挥,不知道该怎么去指挥又不想当个莫名其妙的瞎指挥。

    现在他至少知道了,要想当好指挥,那肯定先不能是一个颠倒常识的独裁者,恩,一定要远离高中语文老师那个路子。

    “七零你带着刚子先打着,我去找点资料来看看。”刘小宝说着查阅起了名将资料,都是战场,他要看看别人都是怎么带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