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穿越火线之电竞为王 > 第三十一章:你的梦想是什么

第三十一章:你的梦想是什么

 
    好像灵魂瞬间涅槃,刘小宝顷刻间泪如雨下。>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昨天才当着李刚一家三口哭过一场,今天又是泪水混着鼻涕横流。

    就算喝了解药,刘小宝也记不得自己上一次这么频繁的哭是什么时候,他瞧不上这样弱鸡的自己,但就是控制不住。

    “小宝,你不要这样…”凤凰终于开口说话了。

    听到这话的刘小宝几乎就要忍不住去找李冬城和陈醉了,他们还是关心自己的,刘小宝当时虽然头也不回的走了,但是他能感觉到这一点。

    可刘小宝不想再靠任何人活着,哪怕依靠别人会让他活得很好。

    如果此时一个电话打到中央星,家里那群老不死的,肯定会在电话那头哭爹喊娘求自己回去吧。

    然后呢?穿上定制西装,开着限量豪车,享受各界媒体的聚光灯,完全为了取悦别人而活?…三年平凡至极的日子让刘小宝已经不爱、甚至是厌倦这种表面华丽、内心塞糠的波澜壮阔了。

    两条路,不论走哪一条,都会让凤凰得到最好的治疗,自己的未来也会一片坦途。

    但都不是自己的,都不可靠,别人高兴还好,不高兴记忆都可以给你弄没了。

    刘小宝想起曾经,苦笑连连,在中央星时,那些被自己打得痛哭流涕的二代们,都比自己年龄大,甚至有次一个学校十多个高中生约着来准备围殴自己,反而被自己抢了他们的钢管追着他们敲。

    那些人呼爹喊娘的时候,刘小宝觉得自己异常的强大。

    过去总是可笑的,最底层摸爬滚打过,刘小宝才晓得,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

    “凤凰,你相信老子不。”刘小宝哽咽又强硬的试图打破僵局。

    他已经被这个女人彻底打败了,虽然他也不晓得她这么做到底是图什么,但毋庸置疑的是,凤凰对他的好,已经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刘小宝在想,或许张狂夫妇和那些街坊对自己有这么好,但是他们从来没用这么蠢的方式来表达过。

    面对刘小宝的真情实意,一脸乞丐涂装的凤凰倔强的点了点头,却还是斗鸡一样死盯着他。

    刘小宝并不退缩,他笑了,腼腆和桀骜都有,并且完美交融在了一起。

    “那你就去治伤,不就是学费吗,老子连克里斯都能打傻,还能被点钱给难倒了。”说着,刘小宝还朝凤凰眨了眨眼睛。

    克里斯是谁?谁把克里斯打蒙圈了?成都甚至整个炎黄共和联盟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凤凰给刘小宝洗衣时见过他的录取通知书,当时没当把刘小宝三个字当回事,就想他好歹考起了名牌大学,要是不能读书岂不是太可惜。

    这下凤凰是傻眼了,她不能想象,那个已经被人吹捧到了天上的天才少年,怎么就会躺在垃圾房后边被自己给捡了回来。

    他意思是他是真的刘小宝,不是和那个一夜成名的天才少年恰好重名。

    但凤凰点头答应要信他的,所以哪怕这再是天方夜谭,凤凰也只会深信不疑。

    “月儿,带我去找王二麻子,我和他淡淡人生去。”

    谈谈人生?满脸麻子一身凶悍的王二麻子会和你谈什么人生,他要是知道你是因为我找上他的,他不给你两巴掌就是好的了!

    凤凰还未开口制止,刘小宝示意她还光着身子,凤凰慌乱遮掩之时,刘小宝已经是牵着小月儿大笑着离开了,留下因为不知所谓而呆若木鸡的凤凰被其余六个小妹妹扶着去找医生治伤去了。

    …

    看着高挂的网吧招牌,和玻璃门里无数上网的人们,刘小宝有种何处不相逢的感觉。

    都是网吧,只是名字不一样,装修不一样,规模不一样罢了。

    网吧是一个刘小宝分外依赖的地方,所以这时看到网吧,他有了十足的底气,也把路上顺手在一栋将要寿终正寝的老建筑身上抠出来的火烧板砖扔到了地上。

    “刘宝器,这可是王二麻子的大本营,这个网吧都是他罩的,里面三百台机子,平常至少有两百个人在里面上网,其中有一半的人他喊一声就要动,你真的要进去?”

    宝器是四川地区方言,就是哈儿、傻子的意思,月儿怎么看刘小宝都不顺眼,很是干脆的给他起了这么一个顺嘴的绰号。

    “我不进去。”刘小宝对此也不生气,因为他觉得刘宝器总好过刘小宝,被人当做模仿别人的a货嘲笑,还不如就当个自己被人嘲笑的好。

    “那就别进去了,我们明天来嘛,但是刚才哪个宝器在路上给我说他没有留隔夜仇的习惯喃?”

    小月儿的嘲讽对刘小宝根本不起作用,他只是微笑,“你如果不怕,退开些等我。”说着,刘小宝想了想,还是把板砖又捡了起来。

    在小月儿因此再次嘲讽之前,刘小宝使出全身的力气,将板砖砸向了网吧的玻璃门。

    当然不会碎,这可是展了无数代的钢化玻璃,巴雷特狙击枪也不见得能够击穿。

    如此说来,巴雷特狙击枪的处境貌似很悲凉,连随处可见的民用物品都不一定能够击穿,但其实这并不是能够混为一谈的一码事。

    就好像是汽柴油动机明明早就不实用了,但那些以燃油作为动力来源的顶级跑依然会被人视若珍宝一样,很多东西,包括穿越火线在内,除了实用意义之外,之所以能够长存,其实依靠的是它本身与生俱来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质。

    这种特质会让人着迷,就好像这种劣质板砖总是会在第一时间捉住流氓的眼球一样。

    刘小宝第一时间选用了板砖砸门,而网吧里的那些人,听到响动看到板砖,第一时间也就明白了到底生了什么。

    “小东西,你找死!”一个少说也得一米八的壮汉率先开门冲了出来。

    早跑得远远的小月儿定睛一看吓坏了,其胳膊肘比自己的大腿还粗,对于这样已经冲起度的巨无霸来说,一米七五左右看上去还有点偏瘦的刘小宝,可不就是个小东西么!

    刘小宝不说话,他的动作就是语言。

    一个跨步,手摊成掌,猛的击出拖着下巴往上一推,只这一下,就把那个看上去很容易就能把他揍出翔来的壮汉丢翻在了地上。

    一个又一个人冲了出来,有些还抄了扫把这一类的家伙事儿,小月儿快步后退的同时看得眼花缭乱,刘小宝却只觉得他们太慢。

    一招一个,很简单,很快很准,还很暴力,并且伴随着血腥。

    因为不管是谁,吃了刘小宝一招之后,都没能再站起来,很多人还流了不少的血。

    雨恰好在这时下了起来,又是一个雨夜。

    成都的夏天就是这样,白天闷死,晚上却常有雨来解闷,让人万般无语却偏又指责不出什么不好的地方来。

    “我是王二麻子,这里我罩的,你是谁。”

    “我叫刘宝器,你也可以叫我青鸾哥,凤凰现在我罩的。”

    “老子看上她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冒出来就吃现成的,朋友,太便宜了撒?”

    “她送给我吃,她愿意让我吃,这个不该你管,但是你又管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想杂个办,划出个道来,是单挑还是群架,我王二麻子接着斗是了。”

    “不要那么低劣,群架已经打过了,我不觉得还有再来一次的必要,所以,我们还是单挑吧。”

    “慢着…你真的很厉害,我承认,不过你确定要是我叫兄弟们把刀提出来,你还能活着回去?”

    “我从两岁记事起开始,打架的时候就从来不想活不活,我只想死不死,让我的对手死不死。”

    不等王二麻子气急败坏,刘小宝接着道:“现在我回答了你一个问题,所以也请你来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今年拿个成都的百城冠军吧,袍哥会出了一个刘小宝,我们丐帮也不能弱…”

    又是袍哥会,怎么哪儿都有袍哥会,自己虽然打过不少架,也弄废过不少人,但好像从前没有、从从前也没有招惹过一个叫做袍哥会的黑道帮派吧!?

    刘小宝揉头,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别说让我头疼的话了,我不想听,我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我的梦想就是毁灭所有敌人的梦想,你刚才提到了刀,这让我想起了我女人的血,所以你今天就算不死,一只手恐怕也是保不住了。”

    刚把狠话放完,一声闷响过后,大意失荆州的刘小宝纹丝不动,刚才他扔出去的那块板砖已是碎成了一块又一块。

    被板砖爆头了?刘小宝不是很生气,转身一脚撩起给偷袭自己的那个蠢货踢在裆上,也没用太大的劲,不至于让人断子绝孙,但却已经足以让其跳脚的同时再好好的想一想到底该不该偷袭自己了。

    这时血才顺着额头躺下,雨滴帮助红色将刘小宝的脸上占领了个七七八八,他也不擦,只是当第一滴血就要淌过他嘴唇时,他及时把舌头伸出来挽留住了它和它们。

    ——————————————————

    这位学员,请问你的梦想是什么…